不死药(天涯十一)   2013年4月2日 11点

刘维鸿出了宿舍楼,径直走向北面的留学生公寓楼,闪过安保上了二楼,进入一间宿舍内,在宿舍里等候着刘维鸿的是一位旗袍装美艳女子,一只翠绿手镯仿佛一汪碧水环绕其手腕。   “青姑娘,你现在是香港留学生的身份,不用总穿的这么靓丽吧?”刘维鸿略带调侃地说道。   “刘先生是在赞我美貌吗,我只要不去上课就不会引人注目的。”青姑娘掩口轻笑道。   “勘察的结果怎么样了?”刘维鸿找张椅子坐下,关切的问道。   “圆明园的面积太大了,很难确定入口。”青姑娘答道。   刘维鸿面露不甘。   青姑娘继续说道:“八国联军没有找到入口,英法联军也没有找到入口,宝藏到底什么样,很难说,刘先生有什么好思路吗?”   刘维鸿不屑地摇摇头:“外国鬼子不行,不懂中国文化的根本看不出端倪,你知道颐和园吧,那就是个太极图,太极图由阴阳鱼构成,园子里万寿山就是阳鱼的眼睛,你说外国人能看得明白不?交了门票钱拍两张照片就乐得屁颠屁颠的以为自己来过京城。京城这些园子没有一座是稀里糊涂建的,只要把风水堪舆学弄明白了,离找到入口就不远了,这些学问失传了不少,青姑娘,那个叫王立的道士可是真道士,当年还是小道士时正儿八经拜师学过这些的,他的下落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青姑娘道:“小道士?你没经历过这些可能不晓得,王立可是大大的有名的武斗大王,六七十年代被他吓疯的大官可是太多了,一些退休的老人现在想到他都会做噩梦,传闻武斗中枪炮都杀他不死,还有的说他力大无穷能撞翻汽车。”   刘维鸿仿佛回忆起那个在专列中和小道士王立交手的场景,一时间有些恍惚。   青姑娘继续道:“当年首长看他杀性太重,把他安置在弗兰德宾馆,那是首长参与设计修建的园林型宾馆,专门用来招待外国专家的,设计的很有趣。王立是极端的反美者,美帝也一直在打王立的主意,打算把王立弄到大洋彼岸,可能是想弄清当年李四先生做的那些事吧。那宾馆也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监狱,王立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犯人,现在宾馆那面准备把王立送到燕郊关押,一家有美帝背景的保全公司正在接手王立的押送任务,我看王立最终会被强行带到美帝那里。”   刘维鸿沉浸在回忆中也没有接着问下去,只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成吉思汗的墓一定要找到,那里面虽然汇聚了从30个国家掠夺的财富,但是我不感兴趣,我只拿一样师傅当年留下的东西就可以。传说顺治入关后蒙古人把墓的位置夹进《蒙古秘史》中进贡给清廷以表忠心,而清廷把最宝贵的财富都埋在京都的某个地库中,那本《蒙古秘史》一定就在其中。”   青姑娘笑道:“我这里已经组织了几家房地产公司看看能不能以开发楼盘的名义再探探圆明园地下,同时也会建议继续修筑地下铁系统。索性这票咱就玩大的,把整个城都翻一遍,总会找到的。”   刘维鸿沉思了一会叹道:“青姑娘做事当真是好大的手笔呀,有些东西就在咱眼皮底下,偏求而不得,很劳神。”   青姑娘调笑道:“刘先生啊刘先生,你这是在说地下宝藏呢,还是在感叹玉如嫣姑娘呢?那个小姑娘现在怕是已经白发驼背说话牙齿漏风了,你真做好见她的心理准备了吗?她愿意见到这么年轻的你吗?”   刘维鸿平静的说道:“这有什么,青姑娘这么大把年纪我不是也照样见了,你只不过青春永驻罢了。玉如嫣等的是白发苍苍的我,要知道我这么年轻应该不会再见我了。   ”   刘维鸿又低声继续说道:“等我去蒙古找到那样东西就能修合不死药,恢复她的容颜,你这段时间再去确定一下蒙古政府那面的态度,别到时掣肘。我去弗兰德宾馆劫狱,把那个臭道士给弄出来。”



不死药   2013年4月26日 9点

刘维鸿离开青姑娘后,走向校园内的快餐食堂,突然校园内的马路上五辆无牌照的奥迪车急速朝刘维鸿驶来并猛然刹车停在刘维鸿周围,车中陆续下来十余名便装男子,其中领头的男子问道:“同学,你是叫刘维鸿吗?”刘维鸿苦笑了一下,没做回答,转身跑两步一跃,身形飞过面前包围自己的汽车,快速朝食堂跑了过去。“你跑什么,别跑!”十余名男子紧接着追了过去,但皆被刘维鸿远远甩在身后,奥迪车队见刘维鸿开溜,便没有等车下便衣们上车,而是第一时间起车跟着刘维鸿,显然是训练有素。直到刘维鸿进入食堂,车队停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身着运动装头戴鸭舌帽的年轻女子,不悦地在站车外等着那十余名便装男子,过了大约一分钟,那十余名便装男子才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带头的男子道:“这小子反应怎么这么快,还能跃过咱的车,连我都没追上,好功夫!”女子不耐烦地说道:“硬抓怕是更麻烦,我先进去单独和他谈,你们随后进去把里面的学生清一清,抓捕他不能伤到无辜学生。” 刘维鸿坐在食堂角落里,喝了一口只有苦味没有香味的速溶咖啡,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发呆,午后窗外的阳光懒洋洋的打在刘维鸿没有表情的脸上,坐在刘维鸿面前鸭舌帽女子首先开口说道:“刘同学,我们得知你在工学院地下实验室藏有火箭筒、手雷、自动步枪,最近还在计划弄坦克,你这是想救一个叫王立的道士吗?我看是想叛国吧,你知不知道这可以判死刑,你年纪这么小,还是个大学生,前途无量,真是可惜了,你通敌叛国,你的亲戚朋友还有工学院和你一起胡闹的那帮同学都难逃法律制裁,你忍心他们坐牢吗?希望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把情况说清楚!”女子真真假假的恐吓道。 刘维鸿表情依旧呆滞麻木,不过却也淡淡地回道:“玉局长听到我的名字,却没有亲自来见我,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死了,要么被限制自由了,玉局长级别虽不高,这么多年来却一直屹立不倒,负责我朝情报,我看除非是变了天,否则能耍手段软禁她的人,怕是没有。那么只能是前者了,不过领导的健康状况历来是秘密,正常情况下,你也不会告诉我玉局到底病到什么程度。”说完后,刘维鸿见鸭舌帽女子没有反应,于是揉了揉脸,身子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接着说道:“你是玉局中意的接班人顾晓红,看你提到玉局时的神情有挂念,有不舍,却没有悲恸,想必是玉老太婆此时还没有见阎王。重病了,是吧?” 顾晓红本来波澜不惊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领导的健康状况岂是你应该窥探的,你到底是谁?” 十余名便装男子此时已经把食堂内的学生清空, 稀疏地坐在食堂远处,隐约形成包围的态势,听到顾晓红提高音量,有些则站起身来朝刘维鸿的方向聚拢。 刘维鸿掏出一本笔记本拍在桌上,说道:“姑娘,这里面是美帝在国内的情报人员名单,虽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能拔掉这些钉子也是不小的功劳,足可以让你更进一步。” 顾晓红没有正眼瞧那个笔记本,依旧严肃地说道:“揭发检举会有相关的部门受理,我们是讲程序的,你说的这些我会如实记录,不过你还是需要跟我们走一趟!你私藏那些重武器,性质很严重。” 刘维鸿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弄那些武器是解救王立用的吗?那些是为了保护美帝押运队伍,确保场面不失控,王立和当年的一号首长有约定,自愿被监视居住。一旦你们让他出来,我看他第一时间就会送那个押运队伍去见马克思,场面你们是控制不住的。” 刘维鸿继续道:“怎么还装模作样的拿架子,你杀过人吗?一会场面会比较血腥,那个带头抓我的便衣男子是美帝的钉子,他的上线,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时间”,不过“时间”太狡猾了,我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如一会我把他的头摘下来送给你这个未来的局长。” 顾晓红:“看在你和玉妈妈有渊源的份上我劝你别乱动,我知道你会点功夫,你说的那位是系统内有名的搏击高手,我们都佩枪,有什么话你和我回去说,乱动我也难保你平安。” 刘维鸿小声说道:“3秒钟后我会诈他一下,喊破他的身份,暴露后他八成会拔枪杀人灭口,不过......如果我是他,第一枪会先朝你开,希望你反应快一点” 顾晓红表情依然严肃,脸上仿佛写着“你满嘴胡言,我不信”几个大字,不过行动上却丝毫没有犹疑,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挎包,准备掏枪, “这姑娘也是个机灵人呀,果然是吃这行饭的材料”刘维鸿心里由衷地赞道。 四周警戒的便衣们虽没有听见刘维鸿和顾晓红的谈话内容,但是一直在密切注视着二人的举动,看顾晓红打开挎包,以为刘维鸿拒捕顾晓红准备动武,遂都将手摸向腰间,并站起身来快速向二人靠拢,刘维鸿突然侧身朝领头的便衣男子叫道:“嗨 Frank,你中计了,今天这次是抓捕间谍的专项行动,已查明你是“时间”的下线,代号Frank,你昨天发的消息我们已经拦截到了!你放下枪,你刘爷我做主给你留个全尸!”那个被刘维鸿称作Frank的领头男子突然拔枪指着刘维鸿,并对身边其余男子下令道:“哥几个,刘维鸿私藏重型武器,现在诬陷并以死亡恐吓国家工作人员,通敌叛国危害国家安全,证据确凿,当场击毙!”说完果然如刘维鸿所料,调转枪口朝顾晓红射击,准备彻底杀人灭口。    



不死药 (二)   2013年4月27日 16点

“啪”“啪”的枪声响起时,顾晓红滚身及时躲过,Frank再次瞄准时,却见刘维鸿右手反握着一柄闪着幽光的短剑已经扑到身前。“好快!”Frank心头大惊,连忙调转枪口准备射杀刘维鸿,但还未及瞄准,刘维鸿握剑的右手就从下往上撩起,先是斩断了其持枪的右手,接着顺势继续向上发力割断了他的喉咙,之后却依然余势未停,生生地把Frank的头给斩了下来,Frank无头的尸身顿时血如泉涌。刘维鸿出手的速度已经快到常人肉眼难以捕获其具体动作的程度,众人中只有Frank看清刘维鸿是朝自己扑来,其余人根本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状况,就已见Frank的头和身子瞬间分离了,这样的变化让众人措手不及、呆立当场。不过刘维鸿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握着鱼肠剑由下向上刺入离自己最近的便衣男子的下颚,穿过面部贯穿了他的头颅。接着只听得噗噗声四起,凡是朝刘维鸿和顾晓红开枪的人,须臾之间都被刘维鸿割断了颈部动脉,没开枪的都被打晕在地。靠在食堂大门旁的便衣男子见势不妙想转身到外面拨打手机求援,刚把手机放到耳边还未张口,刘维鸿甩剑过去,只见鱼肠剑划过一道幽光,洞穿了男子拿手机的右手并刺入其耳部,把男子生生钉在了食堂的大门上,男子依旧保持着侧身打手机的姿势,但鼻眼间不停地冒着血水,身体抽搐个不停,一时间,食堂里弥漫着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刘维鸿走向食堂大门,拔出鱼肠剑瞧了瞧,又走回桌子前重新坐了下来,举着没有沾染丝毫血色的短剑对惊疑不定举枪站在自己身前的顾晓红说道:“我这是宝剑,不沾血,切弹簧钢跟切豆腐似的,当年你们玉局还是小姑娘时,还用瑞士手表哄骗我想要交换,我哪是那么好哄的,当年我们一起去关外找人参,外国兵来凑热闹,把我们包围了,他们带着头盔也挡不住我从上往下刺,操,你说这剑怎么就那么锋利呢!” “你是没见过当年的王立,拳头专往人家头盔上抡,活活被震死的外国兵就有不少,一拳打到脸上面骨都塌了,你说冲出包围不就得了?可王立也不知发了什么神经,杀得兴起就不走了,外国大兵想逃,王立也不让人逃,还追着杀,你说哪有这样的道士?土匪也不过如此。后来洋鬼子也硬气,弄原子弹来炸,可惜遇到了我师傅黄雀在后。不过想想也是,原子弹要真那么好用的话,鬼子早就统一地球了!所以呀,你别掺和王立的事情,押送中王立不弄出点人命是不会消停的,你去泡个病号吧,想走仕途,就要懂得适时进退。” 顾晓红已经不如先前那么紧张,过了半晌,疑惑的问道:“那你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刘维鸿一拍脑袋,歉意地说道:“你瞧,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边说边俯身捡起身旁Frank的人头放在桌子上,手轻拍着人头对顾晓红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搏击高手,屁用不顶。我会去蒙古,最迟一年内就会回京,你要确保玉如嫣在我回来时能见我一面,她病危就用呼吸机维系着,即使死了也要把遗体放在冷库保存,除了你之外任何人不能碰她的遗体,否则你全家的下场将和Frank一样,死无全尸。我知道你忠于组织早就不在乎生死了,作为回报,我会再给你提供一份详细的间谍名单,特别是害死你亲妹妹顾晓丽的那个人的具体资料,怎么样?” 顾晓红听到顾晓丽三个字时身体颤了一下,不过多年的训练使她控制住了情绪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回答道:“我答应你。玉妈妈是我最亲的人,晓丽的事我现在也不追问你,一年后你要是不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刘维鸿大笑道:“你放心,我逃跑绝不会选择去海南岛的。”



不死药(三)   2013年5月3日 22点

刘维鸿走出食堂大门,掏出白色手帕,擦着手里残留的血迹,食堂门外青姑娘等候多时:“刘先生,我们才分别多久呀,我又要担心你的安危。”刘维鸿笑着说:“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美人救英雄,好像还来晚了,我要是不挣扎一下,这时候已经被枪毙十多次了。”   刘维鸿和青姑娘并肩走在校园内,青姑娘说道:“我刚才听同学说,燕大的园子,清大的汉,北外的姑娘,工学院的饭。燕大的校园环境在京城算是好的,适合散步。”   刘维鸿道:“这校园里的环境我看更适合搞对象。现在的孩子怎么不好好学习?”   青姑娘听到这里轻笑了起来:“你可真会说笑,刘大公子,我怎么听说当年你除了射击,其余门门课都是零分呀!” 刘维鸿嘿嘿地笑着:“当时比较调皮。”   青姑娘和刘维鸿走到湖边,找个阴凉处的椅子坐了下来。   青姑娘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刘大公子,万一你死在了蒙古,怎么办?”   刘维鸿笑道:“我是故事的主人公,主角是不会死的。你看西天取经的唐僧,前年后日本人只能等他死后入侵南京掘坟带回岛国。有些人是杀不死的,只能等他老死。” 刘维鸿见青姑娘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便又郑重地说道:“谁也无法杀死我,不用担心。” 青姑娘沉默良久,仿佛做了决定似的说:“那就好,一个法国人想让我引见你们认识,我怕会对你有危险,所以还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他,他听说我们要去探寻成吉思汗的宝藏,便专程从纽约赶过来了,你如果同意他参加,他的家族会协助我们这次的旅程。” 刘维鸿不解地问道:“上午咱俩才说到蒙古之行,下午他就由纽约到京城了,现在的交通这么发达了吗?” 青姑娘解释道:“他们家族有人喜欢花钱研究破铜烂铁,自己攒的飞机速度比一般的飞机快,他也想借此显示一下实力,以便打动你同意他入伙,所以就乘专机飞过来了,这会儿刚下了飞机乘汽车进京,正堵在杜家坎呢,一时半会怕是到不了,也让他体验一下中国式的堵车吧。”说着青姑娘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刘维鸿也附和着笑了一下,随后非常平静地问了一个问题:“法国人提了什么具体要求吗?他想得到什么?” 青姑娘收敛笑容,严肃地说道:“欧洲历次猎巫运动都没砍干净这个家族的人头,近代他们更是不断壮大,家族产业主要集中在武器制造方面,教会对其也无可奈何。” 刘维鸿听到这里笑道:“还说我不好好读书,连我都知道那时候发现巫婆是要烧死的,哪砍什么头!” 青姑娘仿佛没听到刘维鸿的嘲笑,一直盯着平静的湖水默不做声,刘维鸿笑着笑着也意识到有些不对,脸上表情有些凝固,接着说道:“被教会揪出来,那说明是异端。用砍头代替火烧,说明受刑人不怕火。一个不怕火烧的欧洲异端,通常会令人联想到欧洲传说中象征着邪恶的一种生物。” 默不做声的青姑娘这时开口道:“波切利家族的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从龙蛋中诞生的,是喷火巨龙的后代,族徽是合着翅膀呈蹲坐状的龙。” 话音刚落,只见远处几辆汽车朝湖畔有序驶来,青姑娘站起身来朝相反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他们来了,他们到底想从宝藏中得到什么,你们当面谈吧!”   在落日余辉中,刘维鸿缓缓走向来车。



不死药(四)   2013年5月29日 1点

“刘卫红同志,很高兴见到你,我叫安德烈。”   刘维鸿听见坐在车内对面自称安德烈的外国老人叫出自己的本名刘卫红,并没有显现出惊讶的表情:“你的中国话说的很溜呀!”刘维鸿适时的回应一句,并下意识的用手摸着车内的真皮座椅,眼神飘忽,轻声的问道:“安德烈,你知道成吉思汗是怎么死的吗?”安德烈在脑袋里无数次预想过见到刘维鸿时该说些什么,如何应对,但是刘维鸿的思维跳跃性太大,安德烈一时间也不知道刘是什么用意,只是摇了摇头,同时也很期待面前这个外表太过年轻的中国人给予答案。 “成吉思汗是被天雷劈死的,成吉思汗从丘道士那里讨来不死的方法,想不死万万年呀。”刘维鸿把如此惊天的话语说出后,久经世故的安德烈全身汗毛也竖起来,他知道刘维鸿说的不会有假,安德烈在消化着这个消息的同时也意识到今天的谈话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知道嘉庆皇帝是怎么死的吗?”刘维鸿依旧平静的问道。安德烈依旧摇头。“嘉庆皇帝也是被雷劈死的。”安德烈听完后更是震惊。刘维鸿不理会安德烈的震惊,依旧自顾自的说道:“雍正多次下旨让太医院配制龟龄集,一直在研究长生不老,这是逆天,最后人头被道门高人割下,乾隆修炼得法,和佛祖释迦摩尼一样,已经修炼出四十颗牙齿了,身具佛像,涅磐而去,可以说长生之法到乾隆朝已经快掀开神秘面纱了,嘉庆皇帝继承下去想修炼,结果被雷劈死了。” 刘维鸿平静的叙述着。这简单的几句话蕴含着多少惊心动魄的信息,安德烈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还是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刘同志,这还是不太现实吧,长生不老?!你们中国的皇帝都在用力去修炼,但是都没好下场,都吃药重金属中毒而死了。”   “没有无效的药,只有不适宜的病症,长生不老药对服用者有要求的,自古都是修炼有成的人有资格吃,这些人看破世间,不贪恋美色,长生不老药服用后的一段时间内不能行淫邪,你说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能憋得住吗?最后只能是七窍流血爆体而亡的下场。杀戮过多之人服用后往往天雷劈之,这种人要是长生不老,对于人类社会是个灾难。” 安德烈的思维已经完全跟着刘维鸿在走,但还是不太相信刘维鸿的话。刘维鸿笑道:“你以为皇帝老儿真是傻子呀,闲的无聊找些神汉炼制些仙丹把自己吃到七窍流血而死?那要弱智到何种程度?即便皇帝真是愚昧,但皇帝周围尽是人精,还有和皇帝利益绑在一起的众多势力,那些仙丹要是通不过人体试验,他们会让皇帝去吃?你看世俗中被人诟病的明朝嘉靖皇帝,为了炼丹二十年不上朝,只是藏在后台遥控内阁。老百姓就没侧面想想,一个皇帝二十年不上朝,还能牢牢的把握权柄,那智慧和权谋驭人之术到了何种程度,真是深得道德经里帝王之术的精髓。现代社会单位实权领导有敢离岗一年不上班的没有?人一走茶就凉了。电视新闻里你们的总统如果一周不出镜,下面的媒体就议论纷纷了,不久就会谣言四起,随后各方势力也会蠢蠢欲动。”   安德烈在努力跟着刘维鸿中国式逻辑的话语,眉头紧皱道:“你是说即使找到了不死药,我们家族的人也不能服用,是吗,刘同志?”   刘维鸿点点头,说道:“死亡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人从没有脚踏实地的好好活过,麻木不仁匆匆度过人生这几十年。”   安德烈心悦诚服地点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刘先生也真是好权谋,我来之前准备了多套说辞,还没等我铺垫,营造好谈话的气氛,刘同志就已经把我们家族争夺不死药的心思打消大半了。”   刘维鸿有些懒散的说道:“不死药这个东西已经超出常人理解的范围,你们不起觊觎之心,则家族子孙平安,一旦起了心思,后果万劫不覆,我只是打个预防针。你虽然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但是受的是西式教育,想必对寻找不死药也半信半疑,那就说说吧,你们到底想从成吉思汗的坟里刨些什么东西出来?”   安德烈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刘同志,我有一个孙女,8岁的时候,带她回我们家族古老的城堡里用餐时,烛光晚餐,发现她的手对蜡烛的火焰没有效果。”   安德烈说到此停顿一下,仿佛也不知道该如何用中文表述,“你是说你那孙女不怕蜡烛火焰?”刘维鸿试着概括安德烈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