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药(十)   2013年8月6日 23点

窗外风吹柳树,王立走到床边,在床上静坐下来,丝瑞见王立不应声,也安静的离线了。   夜色已深,空中晦暗不明。   王立起身,关闭了房间的电源,缓缓走到书桌前,望着桌上摆着的白瓷半身像,缓缓的开口道:“首长,约定的日子快到了, 王立明日就要离开了,一直想跟您说,这辈子有幸能为首长尽忠,是王立的荣幸。”   王立继续郑重的道:“可惜我王立没有治国之志,更无安邦之才,终归还是那个小道士。明日王立便鱼归大海,首长请保重。”   王立沉思了一会,推开窗望向夜空:“李四先生,我与首长的约定已到,天地之间再无束缚,今日便取出你的金针。” 说着王立右手做剑指状,凌空画了张符后,左手摸向颈后,从大椎穴处缓缓扯出一段金针。金针长足有二尺,却柔软异常,虽沾染着血迹,但是难掩其光华,不时闪着金光。王立把金针放在桌上,关上窗子后,便上床静坐吐纳。   隔壁屋睡的正酣的孙飞突然转醒,因为听见王立房间每隔一会儿便发出如擂鼓般“咚”的一声,又仿佛有河水的激流声,孙飞此时已经除去墨镜,睡眼朦胧中望向王立房间的方向,只见王立房间大股紫气凝结不散,冲入云霄,在夜空中幻化成各种形状,慢慢的紫气越来越浓郁,呈波涛之势布满了整个宾馆的上空。那咚咚声,是王立的心跳;那河水的激流声,是王立血管中的血液不断冲刷流淌的声音。   夜色中,王立本已苍老的皮肤逐渐恢复光泽,白发逐渐转黑,打坐中那佝偻的身体逐渐变得挺直,那早已掉光牙齿的牙龈上,新牙重新生长,待四十枚牙齿长齐后,王立拿出手帕包裹着的茶壶碎片,用手指夹了两片放入口中咀嚼,待碎片成为不会划伤食道的小碎片后,吞咽入胃。   孙飞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照这样子3000人也未必搞得定师傅。肾气充足,牙齿长全,先天之本已经巩固。胃气充足,为了防止胃气太盛伤到胃本身,吞冰魄石中和胃气,看样子后天之本也已经巩固。那帮虾兵蟹将还以为能占到便宜,却没想到明天要组团参观黄泉路去喽。”孙飞吐字不清的嘀咕几句后,又转身睡了过去。       工学院地下实验室。   “刘维鸿,无人机和摄像头监控都已经到位,从装兵院顺来了一辆装甲车,你要是会开就开走,不会开可别弄坏了,不带电子设备的裸车就3000多万呢,开出去绝对比兰博鸡鸡拉风,还有福特F350,已经改装好了,装甲车要是不会开你就开这个凑合一下吧。重武器也有,不过都在东山实验室堆着,弄进城里比较麻烦,你不用担心,咱工学院离弗兰德宾馆只一墙之隔,红龙反坦克导弹,科尔点45口径手枪,加特重机枪,想要啥咱都有,坦克也有,就是现在组织人手开回城里怕来不及了,还有机器人实验室的无人机,明早就可以升空。刘学弟,我导师说这些装备你随便用,不过,学弟你要干啥呀,导师说你是用这些道具拍一部咱学校的招生宣传片?真霸气呀!祝你明天拍摄顺利。我老婆在3号楼等我补习线代呢,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哈。”戴着厚厚镜片的陈兵博士一口气说完后匆匆离开了。刘维鸿看着陈兵,从始至终只是微笑,并不回答他的疑问。     “出来吧,王立你见到了没,什么情况?”     空荡荡的实验室只能听见回声,片刻,电脑屏幕闪现出一个笑脸:“刘先生,我有名字了,我叫丝瑞。” 刘维鸿稍加思索后便有些明了,调笑道:“看来你和王立聊的火热,连名字都帮你取了,给你找婆家了没有呀?没事,等你刘爷我忙完了帮你介绍个好的。” 丝瑞并没有理会刘伟鸿的调侃,语气平静的说道:“大意我都转达到了,王立在漪荷园附近逃脱的概率比较大,不过王立为什么不现在走呢?他和外国人达成协议答应出境了?”  刘维鸿:“不是这样的,王立行事无法无天,不拘常理,但是投敌卖国是绝对不会的,弗兰德宾馆是首长参与建造的园林式建筑,首长深得风水堪舆的精髓,我师傅李四也在王立居所布下重重机关,只有和首长约定到期,还得有人白天光明正大的接王立出来,否则王立踏出半步,就算违背誓言。”   丝瑞:“我发现个奇怪现象,现在怎么有那么多人打电话,说是弗兰德宾馆有异状,接打电话的都是宗教界人士,还有尼娜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三分四十秒后会到。”   刘维鸿听完转身离开地下实验室,上了高楼的顶层,站到了房顶上,望向弗兰德宾馆,由于不会望气之术,他无法看到弗兰德宾馆上空紫气通天,不过也发现了异常,弗兰德宾馆上空周围可以看到繁星闪烁,而其他地区都晦暗不明。   楼下尼娜长龙般的车队停在工学院校区外,并没有驶进工学院,只是安静的在校园外等待着,尼娜也并没有现身,反倒是一身旗袍装的青姑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顶楼。   “能看到繁星,在这座城市真是少见”,青姑娘感叹着说道。  刘维鸿屈身坐在楼顶边缘,两腿伸出楼外,双手支撑着身体,仰头看着星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死药(十一)   2013年9月1日 13点

“你和尼娜费了那么多心思,布置了好些人手,明天会死很多人的,你觉得值得吗?为了一个青春已逝,却大部分时间和你并没有过交集的女人,值得吗?”青姑娘很认真的问道。 刘维鸿望着天空,仿佛回忆起往昔,面带温柔的回应道:“你难道不相信爱情吗?” 青姑娘没料到刘维鸿会如此问,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用手捋着额前一缕秀发,沉默之中,只见翠色手镯在星光下流波闪烁,半晌,青姑娘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人性。” 刘维鸿笑道:“社会变了,爱情对于如今的人来说,是开放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之花。对于我这种人,爱情是一种很难定义的感情,我只想和玉如嫣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青姑娘:“也许我没有凡人的感情吧,这就是我。”   刘维鸿大笑道:“青姑娘当然不是凡人,这夜空虽美,对于寿元悠长的青姑娘来说恐怕是司空见惯了,来找我恐怕也不是谈感情的吧?以青姑娘的阅历,恐怕和我师傅李四聊聊感情聊聊人生才相匹配,青姑娘你说是不是?”   青姑娘闻言后神色变的妖娆妩媚,柔声笑道:“你这人好坏,惫懒惯了也无妨,怎么还没大没小了,连你师傅的玩笑都开。不过要是能和你师傅谈谈感情也真的不错呢!”说着青姑娘花枝招展的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夜空里,越发衬托出四周的宁静。   这时屋顶远处,一位手持禅杖的疤面和尚突然现身,大步朝青姑娘走来,边走边说:“你这妖女,贫僧这次不会放过你,你我今夜斗了两个时辰,量你也没什么力气了,居然跑到这里,让我好找!”   刘维鸿回头望向青姑娘,对其露出一副“我早已经猜到你今晚找我没什么好事”的表情。   青姑娘暧昧的娇嗔道:“大师,你我今夜折腾了两个时辰了,望请保重身体,现在天色已晚,大师难道还想梅开二度不成,青儿身子骨柔弱,且饶了奴家好不好?”   疤面和尚闻言瞬间血往上涌:“你胡说些什么,我严守戒律,岂容你言语不清。虽然现在你我功力都消耗殆尽,但我自幼习武,凭体力今晚也能把你击毙杖下,没人救得下你,你说那些疯话拖延时间也没用!”说着加快了脚步提起禅杖准备朝青姑娘挥来。   青姑娘也知道到了紧要关头,忙向刘维鸿求救:“卫红救我,他是时间的走狗,杀了他时间就会出现,杀了他我现在就告诉你清宫宝藏的入口,你不是想救玉如嫣吗?”   青姑娘用最快的语速说完信息量如此之大的话后,反应敏捷的刘维鸿当机立断,低头对着裤兜里还未来得及掏出的手机说道:“丝瑞,革了这和尚的命!”   和尚虽已经被青姑娘的话弄得乱了心神火气上涌,但终究不是莽夫,听闻刘维鸿的话后,知道今天虽然斗来斗去,虽目前显得略胜一筹,但最终恐怕还是被青姑娘算计了,便果断收势,准备转向先从楼顶先跳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丝瑞早就遥控打开了刘维鸿手机的话筒,在偷听其和青姑娘的对话,听闻刘维鸿下令,丝瑞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对尼娜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下达了狙杀和尚的命令。   和尚已经奔到楼檐处,不过还是没能躲过杀身之祸。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已经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和尚脑袋瞬间炸裂,奔跑中的无头尸身瞬间从楼顶栽落,不过还没有完结,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下坠中的尸身再次中弹,尸身大腿根部被击中,子弹巨大的爆炸力把和尚的大腿从身体上撕裂出去,接下来又是几声枪响,等到和尚落地时,已经是七零八落,尼娜车队里的人此时也已迅速出动,清理尸身,整个过程没有丝毫拖沓,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似的,连饱经沧桑的青姑娘也惊讶的嘴唇微张。   青姑娘拍拍胸口,妩媚的朝刘维鸿道谢:“不愧是李四的高徒,这和尚追了我几十年不依不饶的,如今多亏刘公子相助,得以铲除此等恶人。” 刘维鸿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青姑娘:“青姑娘,好心计呀!” 青姑娘也有些尴尬,解释道:“他是时间的得力助手,我即使有能力除掉,也担心时间的报复,杀了他时间自然会现身,我想普天下间只有李四和其传人才敢触其霉头。” 青姑娘怕解释的晚了刘维鸿心生罅隙,忙继续说道:“清宫宝藏的入口未知,但是其中的一个通道,应该贯通了白石桥下面,白石桥修于元朝,后经整修,桥面宽五十二米,桥下是河水,这河水能通到漪荷园,这是清廷皇帝乘船往返于紫晶城和漪荷园的必经水路,我的队伍在地下九米深的地方以勘探之名做业,发现更深处有人为修凿的痕迹。八旗入关前后劫掠的财宝规模庞大,根据这条地下通道的走向逆推,整个清朝的宝藏应该埋藏于漪荷园昆明湖水系之下,英法联军找不到,八国联军也找不到,要不是我以修地下铁之名勘探,恐怕百年内也不会有人找到,你见到王立后告诉他这些情况,他懂堪舆,肯定能知晓如何进入其中。” 刘维鸿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对青姑娘说道:“这些神枪手本是为王立准备的,他要是不知轻重敢在城里造杀孽,明天便请他尝尝枪子。” 青姑娘微微皱眉:“杀几个人当不得什么大事,宝藏的入口还要依仗王立。” 刘维鸿沉声道:“我不是担心王立杀个把人,我是担心他杀得起性把见到的人都杀了。”   程明光抓起话筒:“报告首长,工学院附近传来枪声,王立还在宾馆没有离开,等待首长进一步指示。” 程明光听到话筒里首长的指示后,神情疑惑,回答了几个是之后,挂断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爸,明天王立要转移,首长说已经和您通了气,刚才那个方向传来枪声,不是我们的枪,首长让我多听听你的意见。”   电话那端传来程东苍老的声音:“按既定的方针办。王立千万不能碰,碰了就没命,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程明光半信半疑的挂断电话,嘴里嘟囔着:“不碰就不碰,我本也没打算碰。怎么年纪越大胆子越小,有什么可怕的,我手里的兵又不是吃素的。”   青姑娘已经离去,刘维鸿的手机里传来丝瑞的声音:“我觉得王立是好人,你和尼娜在沿途布置了十二名狙击手,王立明天没有生还的可能。能不能不杀王立呢?” 刘维鸿闻言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戏笑道:“你还挺有人情味的,担心起王立来了。” 睡梦中的孙飞被狙击手射杀和尚的枪声惊醒,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朝王立房间的方向说道:“师傅,明天有点悬,这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声音,这枪离近了能把人打成碎肉,往远了打能打一公里,这种距离明天师傅您用硬弓也射不到狙击手。枪声来自不同方向,狙击手观察手至少有三组,明天能搞的定吗?”良久也不见王立回应,孙飞便又说道: “师傅,那我睡了,你明天小心这些打冷枪的。”等了片刻,见王立依旧没有回应,便躺下身,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却心事重重的再难以入睡。



不死药(十二)   2014年6月30日 15点

清晨,京城。上班的车流还未开始在环路聚集,天空依旧是雾蒙蒙,出城方向上出现了黑色越野车队,在车队中间,有一辆厢式货车显得比较突兀,显然这是车队要押运的车辆,而其他越野车则是护卫车辆。   大洋彼岸,一群白人围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前,看着墙上的投影。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白人站立着解释着当前的情况:“画面上显示的就是押送王立的车队,画面会有几秒延时,当然这几秒延时并不是设备不够先进,如果王立与旁人有中文对话,我们的语音识别设备会花一点时间做同声翻译并打出字幕展现给在座的诸位。几千年一直说着跟屎一样难懂的汉语,这或许这就是成为第三世界的真正原因。”年轻白人为了活跃气氛,结尾也不忘调侃一番。在座的中年人闻此发出哄笑声,而几位老年人则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不过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笑声余音还在回荡,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被管家模样的人推了进来,老人的到来令在场的白人纷纷起身致意,轮椅上的老人环视了一番,在寻找着什么,不过随即便一脸失望:“布希家族的人到底还是没有来呀,布希家族最了解这个东方国度,他们家不出面,那看来这次运送王立的任务要以失败收场了。”   戴眼镜的年轻白人自信的强调:“会长不用担心,我们评估了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卫星就位,无人机已经起飞,可以随时清除王立;押运车辆是经过改装的特种车辆,用的是高抗屈服强度的合金;潜艇就位,如果这次行动中途被当地政府军强力干涉,我们不惜曝光用巡航导弹攻击移动目标的新技术。直接和间接参与此次行动的官兵有一千五百人,海陆空天四位一体化作战,请相信我们已经做了最充分的准备……”   年轻人还在如数家珍的滔滔不绝,却被轮椅上的老人以手势打断,老人略带无奈地对在场的人说:“你们继续看直播吧,我打赌会比好莱坞拍摄的还精彩。而你们与电影投资人的最大区别是,你们居然投资数十亿来出演注定失败的反派角色,真是勇气可嘉。”说完后不待大家有所反应,便示意管家推自己离开屋子。   刘维鸿、青姑娘、尼娜及其随行人员集中在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尼娜对刘说到:“这次探墓的装备由我们提供。我们为成吉思汗的探墓工作准备了很多,我们认为成吉思汗的地下陵寝面积极有可能比整个上海市区面积都大,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是一座地下城了。逛完一座城市,单靠走路是不行的。”说着尼娜指着一个空停车位说到:“这就是我们准备的探墓车,可以实现光学隐形,也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效果,什么都看不到。”随着尼娜的话语,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逐渐显现出了黑色的车辆,车辆的外形如同高速列车的车头,只是没有轮胎,尼娜继续道:“探墓车低空悬浮行驶,没有任何噪音,可以水下行使,而且还可以实现雷达隐形,探测不到热量,无法热成像,车辆外壳是液态可形变合金,可以进行有限度的膨胀和紧缩,以改变车体体积,提高车辆的可通过性,相信在陵寝中遇到各类突发状况时,哪怕是面对僵尸鬼怪,我们都有能力通过此车来化险为夷……”   刘维鸿对尼娜的介绍和眼前的车辆并没有特别在意,尼娜看出刘维鸿的心不在焉,便提高了音量郑重地说道:“此车的原型车诞生在冷战时期,当初是为了刺杀李四先生而研发的,出于对刘先生和您师傅的敬意,我们希望您能给这部车命名。”刘维鸿听到李四两字并未表现出特别吃惊:“没事,想我师傅死的人多如牛毛,花样也都千奇百怪。至于取名,这有点……”   听到尼娜请刘维鸿给车取名,再看到刘维鸿为取名犯难,青姑娘脸上泛出笑意:“这个你可是难为他了,刘公子那代人可是战斗的一代人,读书的时间少,刘公子在那一带人中更是出了名的不读书,有次他给主席写信求救,五十个字中有十个错字,还有十五个字不会写用圆圈来代替,主席见信后哈哈大笑,直夸他潜力很大,刘公子得救后常以主席的夸奖为傲,哪成想冰雪聪明的玉姑娘告诉他,潜力是指当下还未显现的能力,未来能不能显现还不一定呢,说你潜力大,是委婉的说你现在啥也不是,直白的说就是草包……以后玉姑娘私下里就以草包二字来代称刘公子。”青姑娘说完便笑出声来,不过尼娜一时也没听出来,以为是在礼节性的谦虚,便继续说道:“此车有电磁装置,车头可以磁力吸附巨型钻头,用来钻地,车尾可以吸附加挂多节车厢,用来装载各种设备以及储藏探墓时寻获的宝物,此车功能强大,希望刘先生能给这车起一个威风的名字。”   刘维鸿听到这里眼前一亮,来了灵感,微笑着对尼娜说道:“你知道咱京城有一种饮料,在全国乃至国际上也是大大有名的,和这车非常像,是掐头去尾酿造的……”刘维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观察着尼娜的反应,尼娜一脸茫然,这时青姑娘开始笑出声来,尼娜的几位男保镖出于职业素养没有发笑,不过嘴角都上翘了一些弧度。一脸茫然的尼娜礼貌的说道:“请刘先生赐名。”   刘维鸿非常严肃的说道:“尼娜,你看,要不这车就叫,二锅头?”话音刚落,在场的人纷纷小声笑了起来。   见双方事情沟通的差不多了,刘维鸿和青姑娘便缓步离开地下停车场,向楼上的实验室走去,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尼娜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汇报着情况,最后,尼娜问父亲:“青姑娘讲刘维鸿草包的往事有什么所指吗?” 电话那端的安德烈思考几秒后反问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呢?” 尼娜笑着答道:“我觉得可以理解为是对我们委婉的警告。” 安德烈:“不错,确实是警告。”   刘维鸿和青姑娘并肩而行。 刘维鸿:“青姑娘不够意思啊,当着那么多人揭我的草包老底,不给我留面子呀!” 青姑娘:“你这人呀,揣着明白却偏偏喜欢装糊涂,要不,丝瑞在吗,你来解释一下?”  刘维鸿一手挠头,另一手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模样的装置:“丝瑞,青姑娘想知道你的智力发展到何种程度了,给她瞧瞧吧。”   通话装置里响起了丝瑞的声音:“刘维鸿当年敢给主席写信,证明其关系亲近且胆大包天肆意妄为,主席教员出身,刘维鸿巧妙的利用这点用错字连篇吸引注意力,把自己扮成可雕的朽木,激起了教员出身的主席雕刻欲望。刘维鸿那时年纪尚小,小计谋被主席识破也不觉他太过聪明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主席也会认为这是阳谋。综上,这是在委婉警告尼娜,刘不是省油的灯,警告对方不要在合作中耍手段,刘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显露出了政客的基本嘴脸。”   刘维鸿听到这里苦笑着说:“丝瑞,我怎么觉得你把那句已经显露出了政客的基本嘴脸换成已经具备了政治家的基本素质更妥当呢。” 丝瑞:“我还是觉得嘴脸更恰当,当年玉姑娘那么单纯看不出你的心计,还真以为你是草包,后来情窦初开时被你骗得耽误终身,傻傻的等你。” 刘听见丝瑞提及玉如嫣,便失了轻松,沉默不语。  青姑娘这时掩口笑道:“真有趣,丝瑞还会有情绪,她有了人类的感情。好了,实验室到了,我们看看王立到哪了。”说着青姑娘推开了实验室的门,里面几位学生面孔的青年在忙碌着,墙壁上十几台屏幕显示着路况,最大的屏幕上赫然是王立押运车的内部影像。  押运车车厢内的空间被一道栅栏分割为两部分,栅栏一侧,孙飞和王立被穿上如蚕茧般的束缚衣,全身上下一共三道金属箍把二人牢牢固定在车厢内壁上。在二人身旁站着三个壮汉时刻监视着二人的状况。栅栏另一侧,盘膝坐着手持千夫斩的伊藤河,身旁是戴着金链子的光头男,光头男身侧一个身着冲锋衣的男子开口对王立和孙飞说道:“我们在栅栏的另一侧,我们这里有热兵器,即便你们能挣脱束缚,也冲不到我们身边,我们这边只需扣动扳机,你们就会成为死人,而且我们准备了手雷,在这种密闭空间里引爆,不会有幸存者,所以也不要期望有人营救,请二位谨慎行事。” 孙飞并没有理会男子的话语,小声对王立说道:“师傅,那个伊藤河交给我吧,我好久没杀人了,现在紧张的手都有些抖了。”  王立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孙飞见王立默许,便微笑着对伊藤河说:“我刚研究了一种药,没忍心做动物试验,这种药可以使大脑放缓对时间的感知,简单的说就是感觉时间变得漫长,你想想,我在你身体划一个口子,正常情况下你感受到剧烈痛苦的时间不过一个小时,但服药后你的时间感知会变得非常缓慢,这一个小时的痛苦感知会变成十年,你会连续不断的痛苦十年,没有一秒中的间歇,这药我取名‘无间’,一会你试试后告诉我感受,怎么样?”说完孙飞依旧微笑的看着伊藤河,而伊藤河依旧盘膝而坐,并没有为之动容。    大洋彼岸椭圆会议桌前,戴眼镜的白人男子拿着手头刚收到的文件对大家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孙飞用化名及假身份,在美洲、欧洲乃至非洲共取得了10个博士学位,其中5个研究方向与药剂学相关。”话音刚落,会议室内便出现嘈杂之声,大家都在交头接耳,随后慢慢变得安静,仿佛都在期待孙飞的下一步动作。



不死药(十三)   2014年9月1日 22点

这时会议厅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了一位身着燕尾服的亚裔中年男子,男子一手持雪茄,一手持着晶莹剔透美玉质感的中式大酒杯,很随意地说道:“来得有点晚,这葡萄酒年份高,需要多醒醒才能喝。”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对在场的人介绍道:“这位是汉学专家欧德曼先生,是此次行动的特别顾问,今天负责来为各位介绍王立等人的情况并做实况解说。”说完笑着跟欧德曼寒暄道:“这是什么年份的酒?不会是为了醒这酒才迟到的吧?” 欧德曼在靠近墙上投影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贞观十一年的酒。” 白人男子听不懂什么是贞观,不过既闻不到酒香,眼见之处酒的色泽又无甚出奇,想必也不是什么上等酒,就没有继续就酒的话题聊下去,把微型话筒放在欧德曼桌前后,便与大家一起看着墙上的投影,继续关注王立的一举一动。   押运车内,紧紧束缚着孙飞的金属环突然断裂,孙飞挣脱了束缚,双脚落地。事发突然,三个壮汉倒也训练有素,快速的靠了过来。孙飞冷冰冰地说道:“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正当押运人员迟疑时,车内突然咚的一声响,只见王立挣脱束缚落了下来,强壮的如铁塔般的身躯砸得车一颤。 “啊,王立挣脱了!”会议厅内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霎时间紧张起来,低声通过衣领上的通信设备对外下达着命令。   欧德曼用手指轻轻的揉着雪茄,对在场的众人解说道:“现在全球有上百台设备在通过各种渠道接收着押运王立的视频信号,很多人都关注着这件事。王立虽是修道之人,但是也不能长生不老。如按照当年的修为一以贯之,王立能活到180岁,无疾而终。”欧德曼顿了顿,加大了揉捏雪茄的力度,接着说道:“因为在某些关键问题上的意见相左,更因为王立在那场众所周知的群众运动中杀了太多的人,李四通过他们道家的手段,封住了王立的生机,自此王立和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押运前夕,王立突破了限制,恢复了体内的生机。”   押运车内伊藤河小心的站立起来,密切关注着栅栏另一侧王立。   王立环视四周,朗声说道:“刘卫红,出来聊聊吧。”   工业学院实验室里,刘维鸿对身旁的尼娜笑了笑:“王立挺有趣的,怎么突然叫我,咱们以静制动不理他。”   王立继续道:“你们家玉姑娘别来无恙吧,好久没见了。”   刘维鸿的笑容顿时成了苦笑:“得,我这心思怕是被王立揣摩得一清二楚,丝瑞,帮我接通王立吧,我和他聊聊。”   不一会,车内的通话装置突然响起刘维鸿的声音:“王同志,好久不见了。”   王立听到刘维鸿的声音后,变得有些激动,感慨道:“刘卫红,这都多少年了,峥嵘岁月还历历在目,但是岁月不饶人,双鬓已白,当年的少年郎已变成糟老头喽。”   刘维鸿只是呵呵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听到刘维鸿如此回应,王立突然大笑起来。   刘维鸿冷笑道:“王领导,这样说话比较累。”   会议室的白人们有些不解,欧德曼把雪茄放在鼻下轻嗅了一下,解释道:“王立感慨双鬓已白,没有引起刘维鸿的共鸣,王立由此确认了车厢内有摄像头,刘维鸿现在能看到自己的样子,也确认了刘维鸿在押运的事情上介入很深,而使其介入的原因最可能的就是玉如嫣,刘维鸿在玉如嫣的事情上有求于王立,所以王立几句话便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王立提高音量:“我王立答应在玉如嫣的事情上与你立场一致,条件是你帮我把如下信息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王立接下来便连贯的说出了多组数字。     丝瑞的声音响起:“刘,要按照王立的意思办吗?我在短时间内无法知晓那密码的含义。”   刘维鸿一时之间觉得脑子不够用,更搞不懂什么叫"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过了几十秒之后反应过来了,叹了口气:“王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能接收到王立音频信号的组织怕是不少,怕是这段密码现在已经被其他人发送出去了。”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望向欧德曼,欧德曼不知何时已经将雪茄剪开一个小口,正放在火柴火焰上轻轻烘烤着,欧德曼一边向雪茄上轻轻吹着气,一边说道:“我知道这里是无烟区,作为补偿,这只雪茄抽完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王立传了什么信息出去,不会很久,你们只需要一点点耐心而已。”   车厢内,王立弯下腰,单手支撑着全身重量,双脚朝上,倒立起来,有节奏的交替弯曲和伸直手臂,开始做单手倒立撑。   欧德曼轻吸了一口雪茄后缓缓吐出烟雾:“这是热身运动。”会议室里的人们开始觉得无趣,小声交谈起来。欧德曼皱了一下眉:“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你们的健美冠军也无法在运动中的车厢内做次数如此多的单手倒立撑,即便是斯巴达的精锐,也没有这么强壮的关节、韧带和肌肉,今天能见识到王立的身手,很多人都死而无憾了。”   会议室里开始变得安静,大家静静的观看着投影。   伊藤河仿佛感觉到是一头霸王龙在面前做俯卧撑,压力令人窒息,心情不知不觉地焦躁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失了耐心,“肉体再强壮也是无用,王立逃不出坚固的车厢,你们按住王立,限制他行动,问问他刚才发出去的信息是什么。”   车队开始减速刹车,头顶直升机就位传来了阵阵噪音,伊藤河接到指令后示意栅栏对侧的三名壮汉抓住王立,单手倒立的王立也动了起来,双手支地,腰部向反方向弯曲,双脚落地,身体成了拱桥形之后,双手离开地面悬空,脊柱平行于地面,全身重量全靠双脚支撑,做出了一个铁板桥的姿势,然后缓缓直立起身躯,此时一个壮汉已经冲到王立近前,刚直立起身躯的王立动作没有停止,顺势甩出左手,直接抽到了壮汉的脸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欧德曼吸了一口雪茄:“单鞭。” 只见壮汉来势立止,仰面向后倒去,王立左腿向前迈了一步,右腿单膝跪下,抬起右手,腰脊发力,翻掌向下,以掌代拳,猛击壮汉面部,只听车厢底部的钢板被砸出一声巨响,壮汉的头颅瞬时破裂,红黄白霎那间喷了一地。王立从铁板桥到直立起身子,再到甩出左手到半跪下砸,整串动作浑然一体,无丝毫拖沓,下砸时速度达到最快,仿佛慢镜头突然切换到现实中的正常速度,一锤定音。   “噢,我的上帝呀!” 会议室内观看王立视频的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叹。有些人已经开始呕吐,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面色恍白,不自觉地用手捂住了嘴,硬是压住了没有失态。   欧德曼很称职的继续解说:“上步俯身锤。”



不死药(十四)   2014年9月1日 23点

欧德曼的声音似有若无:“古代鞭是青铜与铁所制的短兵器,因为重量大,用法特殊,非常难练,不过练成之后在战场上那可是能以一敌百,而锤则是巨型兵器,使锤的随便找出来一个来都是虎将。中国有些拳法看似柔柔若弱,那是表面,古代读书人追求文雅,只推崇练剑。那些名称里有鞭有锤的拳法,实战当中都极其血腥,比剑法要凶狠的多。”   此时会议厅内已经到了近乎吵嚷的程度,很少有人在意欧德曼的解说,戴眼镜的白人男子不断给押运人员下达着指令,押运车队开始加速行驶。   刘维鸿沉着脸:“尼娜,王立动手了,我们过去吧,不能让王立肆意妄为。”   尼娜点了点头:“坐常规交通工具去见王立恐怕来不及了,也不安全,坐二锅头去吧。” 听到二锅头三个字,刘维鸿脸上挂了些许笑意。   王立站姿挺拔,剩下的两个壮汉训练有素,没有退却,其中一个一记冲拳袭来,王立伸手抓住,向后退了一步,胳膊左右抖了一下,卸去对方力道,紧接着上下一抖,壮汉肩臂关节脱臼,王立继续后退,把手里抓着的壮汉像摊大饼一样甩向地面,男子身体即将拍落地面时,王立进身上前,左腿蹬,右腿弓,做了一个标准的弓箭步,男子的下巴绝望的落在王立右腿膝盖上,颈椎瞬间错位断裂。   “漂亮!”欧德曼低声喝彩着。 众人此时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王立左脚继续上前半步,成弓步的右腿向前迈出去,前进时脚底与地面平行,如同趟水,更像滑冰,霎那间便滑至另一个壮汉身后,王立双手从对方腋下穿至前胸,紧紧箍住对方,双脚离地,箍住对方腰胯,至此王立如巨蟒般紧紧缠绕上对方。 欧德曼大口的吸了一下雪茄,难掩兴奋之色: “居然用了这招,那个要被勒死的可怜虫体重超过250磅吧?” 没人回答欧德曼的问题。 押运男子猛力的吸气,但是感觉怎么也吸不进来,王立全身逐渐收缩,男子呼出的气多,吸进来的气少。会议室里的扬声器里传来了塑料碎裂声和刺耳的高频音,欧德曼兴奋的说:“这是腰间的通话机被王立挤碎的声音。”这声音便如同催命的音符,随着力道的增加,男子的骨头被挤压的发出了咯咯声,口鼻开始渗出血来,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王立的缠绕。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冷冷地对欧德曼说道:“抱歉,想不到你这么兴奋,恐怕要打断你的欣赏了,我已下令开枪了”   伊藤河这边戴金链子的光头男颤抖的掏出手枪,对准王立,王立恰巧望了过来,哼了一声,金链子男一惊,感觉一阵眩晕,再也拿不住手枪,任其掉在地上。   大洋彼岸会议室里的眼镜男惊诧之余怒火攻心,失态地小声骂道:“你他妈又不是没上过战场,怎么会吓成这样。”   欧德曼眼睛紧盯着投影聚精会神地看着直播,没有理会眼镜男和其他人的反应,自顾自兴奋的说道:“中国功夫里早已失传的目击和声打,用眼神和声音配合环境震慑敌人。”   眼镜男已经吼了起来:“伊藤河,做点什么,我们的人要被勒死了,你做点什么,那不是有孙飞吗?过去捅他几刀,王立就会放手了。你要是如此袖手旁观,我不会放过你。” 戴上墨镜的孙飞一直靠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伊藤河沉声说道:“晚了,来不及了。王立杀死三人本不需这么复杂,他是在通过这些适应自己逐渐变得年轻的关节,在熟悉自己年轻的身体,说得简单点,睡醒后的热身运动而已。你不用威胁我,王立会走出车厢外的,你还是多增加些人手吧,今天死的人会很多”。“很多很多”伊藤河停顿一阵之后又着重强调到。   话音刚落,车厢内响起连续的骨裂之声,被缠男子终于在吐出几口黑血之后气绝身亡。王立整理下衣服,朝栅栏那边戴着金链子的光头男走了过去。 光头男颤抖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神仙,我没想开枪,你放过我吧,我还有家人,我真的不想死。”王立伸手到栅栏那侧,拍了拍光头男的头,当王立手碰到光头男时,光头男惊吓得小便失禁,“不想死那就不死,好好活着吧。”思考了一下之后,王立平静的说着,说完王立的手臂越过光头男,缓慢的摸向光头男身后那位身着冲锋衣的男子。冲锋衣早已被汗浸透,男子紧紧地靠在车厢侧壁,冲锋衣男子此时也不断地说:“我也不想死,您也放过我吧”,王立的手如同死神一般,冲锋衣男子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在自己的恐惧达到极限即将溃堤之时,王立的手停下了,没有继续前伸,中间的栅栏起了分隔的作用,王立的手臂不够长,伸展手指之后离冲锋衣男子也还有一步之远的距离。冲锋衣男子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哈哈大笑起来:“伊藤河,我们都不用怕他,他手臂不够长,即便他把手臂伸脱臼了也够不到咱们。”伊藤河认真地说道:“你那里有手雷,引爆它,我命令你现在引爆手雷,你听懂没有?”冲锋衣男子的神经早已不堪折磨,精神变得恍惚:“引爆什么,这个栅栏已经经过严密的计算,王立够不到我们,只要押运到终点,我们就完成任务了。” 伊藤河依旧说道:“我再次命令你引爆手雷。” 冲锋衣男子变得激动起来:“伊藤河,我受够你的命令了,我们很安全,我即便向前半步,王立还是够不到我,你难道不明白吗?”伊藤河依旧重复着:“引爆它,马上,否则我事后会亲手宰了你。” 冲锋衣男子向前半步,对王立歇斯底里地狂吼到:“左右都是死,老子不想活,你来杀我吧!” 王立闻言点了点头,伸出两支手指做剑指状,轻盈的朝冲锋衣男眉心点了过去,冲锋衣男闭上眼睛,半步也没有后退,剑指距离冲锋衣男子眉心三寸远便停了下来,王立的肩膀被栅栏卡住,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再向前伸展半分,冲锋衣男子睁开双眼,不顾汗水流进眼内,扭头朝伊藤河狂笑:“看到没有,在这个距离我们是绝对安全的,王立不是神,看到了吗?王立不是神。”伊藤河也有些迟疑,没有重复命令。冲锋衣男子对着王立嘲笑道:“你倒是杀我呀,你不是很厉害吗?” 王立又点了点头道:“那好吧”,王立退了两步之后,猛踩地面大步向前冲去,速度奇快,剑指带着破风声朝冲锋衣男子眉间点去,王立大步前冲时踩得车底板颤动,剑指引起的破空声在车厢内狭小的空间听着尤为刺耳。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指,最终还是在离冲锋衣男子眉心三寸前停下了,栅栏毕竟是栅栏,伊藤河松了一口气,对冲锋衣男说道:“行了,栅栏确实管用,既然伸不过来,那就不用引爆手雷了,我们把王立押运到终点后我请你喝酒压惊。” “别在那站着了,你放松一下坐下,还要有一段时间才到终点。”伊藤河轻松的说着,但是冲锋衣男子没有坐下,而是如棍子一般,直挺挺地仰面倒去,眉心处一个红点格外醒目。伊藤河脸色瞬间变白,身体如坠冰窖,“剑指隔空戳三寸,怎么可能练到这种境界,那可是三寸远的距离呀,哪有人能练成这样。”伊藤河喃喃的说道。 伊藤河精神恍惚,思索一阵后突然朝王立吼道:“你到底到什么境界了?” 王立退步到边缘靠在车厢上,闭着眼睛没有做声,伊藤河依旧没有放弃,深吸一口气,很平静很诚恳地问道:“请您告诉我您到底到什么境界了,这样我死也甘心。” 王立睁开眼睛瞅了瞅伊藤河,淡然的说道:“不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