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药(二十五)   2018年12月31日 22点

二锅头内,王立闭目而坐,侍剑把孙飞扶到全自动医疗舱内接受治疗,刘卫红对丝瑞说到:“是去蒙古吗,这车能快点吗?”丝瑞:“车虽然在行驶,但一直在通过远距离能量传输系统进化,速度比你想象的更快。”刘卫红有些无聊,对王立说道:“王立,直接去地下宫殿面对道士与黄金力士你有几分把握呀?”王立睁开双目:“目之所及,皆能杀。”说完合上双眼不再作声。尼娜听后,顿觉寒气直冒,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心情。这时丝瑞的话声响起:“二锅头隐形模式关闭,已到与钱德勒的约定地。” 地下,桥上,伍德对钱德勒说,王立已经到了,我已让你的人把他们领过来了,你不要乱说话。钱德勒面露喜色。不久,在一队全副武装人员的带领下,王立一行来到了桥上,刘卫红看着趴着的二人,笑道:“怎么还趴下了,这礼数太周到了吧”,刘卫红虽然如此说,但在如此近的距离看到高大的黄巾力士,还是渐渐收了笑容,面有肃然。尼娜仔细观察着桥体,但只能看到时隐时现的幽光,并不能看出桥的材质。 钱德勒起身对王立说:“王先生,这些年派人给您往弗兰德宾馆捎的信都杳无音讯,也不知道是否冒犯了,今天冒昧请您给看看这桥怎么过。” “我弟子孙飞聪明第一,我把他带来,你和他说吧。”王立道。 侍剑与孙飞此时正听武装小队的领队讲解着黄巾力士与道士的种种,此时听到师父王立召唤,马上走过来,对钱德勒说:“情况我已经了解,但你们要演示一下才行。” 钱德勒对武装小队的领队说:“把志愿者带来”,说完后对王立一行人解释道:“这些都是签了协议的志愿者,用来通关的试验品,我们谨慎怀疑,这座桥的守卫系统出了差错,是系统错误,所以导致没人能通关。” 此时第一位志愿者已经颤抖的站在道士面前,道士没有变化,但众人的耳中都出现了洪钟般的声音:“吾等静待尊者归来。非尊者入,死;答尊者所答,活。可知否?” 第一位志愿者想是经过训练,虽然颤抖,但稍加犹豫,说到,知道,请问。 良久,众人耳边声音再现,问题来了,“天地玄黄,宇宙怎样?请用二字形容宇宙。” 志愿者长舒了一口气:“洪荒”。“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钱德勒小声念叨着。王立也来了兴致,问刘卫红:“你知道这个吧?”刘卫红笑道:“老子可是上过大学的,三字经而已,我怎么会不知道......”王立听后面无表情的扭头不再看刘卫红,尼娜没忍住,笑出声来,刘卫红也觉得好像不对:“不对,天地玄黄,四个字了,你们是趁我不在的时候,篡改了古文了吧,你们这帮人啊......”孙飞一直在研究思考着黄巾力士与道人,此时听到刘卫红说出“三字经”,疑惑的朝师父王立看过去,王立仿佛知道孙飞的疑问,淡淡的回应着孙飞:“没错,这就是玉局长的心上人,假不了,文化水平一直都保持稳定。”刘卫红还想说什么时,众人听到道人放行的声音:“正确,请进!” 只见呈坐像阻挡众人去路的黄巾力士,身体突然变得近乎透明,钱德勒连忙催促大家继续前行,这关就算过了。 就这样顺利的来到第二关。 “眼蝶亚科是鳞翅目蛱蝶科12个亚科中的一个亚科,是以哪个希腊神话人物命名的?” 志愿者浑身发抖以致无法站立,绝望的望向钱德勒,钱德勒看向身后的武装小队,武装小队也不知道用什么仪器在查找着答案,随后小队长对钱德勒耳语一番,钱德勒在心里重复着萨提洛斯,眼里向伍德投出求助的目光,期望伍德能用意念把萨提洛斯这个名字传送给志愿者。 伍德在小队长与钱德勒耳语时,已经直接在志愿者脑海里响起了萨提洛斯这个名字。 “萨提洛斯”志愿者说完这个名字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瘫在地上。 众人焦急的等待,终于盼来了“正确,请进”声音的响起。 伍德双眼中燃起了兴奋之情:“看来这个办法很好啊,钱德勒你能搜索查询到答案,我就能送入志愿者头脑里,相信接下来的关卡都不是问题。” 钱德勒并没有兴奋,皱着眉头:“我们之前其实也有个意念传音者,但是也死了,不确定是传送答案的过程出了错误,还是这个问答系统已经太过古老,已经失灵了,无法识别哪怕是十分正确的答案。” “有这回事,那就难办了。”孙飞一路都在留心钱德勒,期望能了解更多的细节。 第三关到了,这次是一位法国志愿者。 “法国大革命发生于哪年?” 伍德在得知答案后,迅速告诉给志愿者: “1789年。” 正当人们心情轻松准备通过时,响起的声音却不是“正确,请进”。 “错。” 此刻黄巾力士食指微微一动,志愿者被看不见的外力轰击,飞身而起,全身燃火,向桥下的深渊跌去,众人只听见志愿者恐惧的哀嚎,随着下坠越来越远,最后声音全无。



不死药(二十六)   2018年12月31日 22点

听闻的震撼是一回事,亲眼看到的恐惧又是另一回事,幽幽的地下,全身燃烧下坠的闯关者,这气氛连见惯生死的众人都感觉到十分压抑,众人的沉默被钱德勒打破:“下一个志愿者,上。” “法国大革命发生于哪年?” “应该从制宪会议算作革命的开始,所以是1790年。” “错。” 又一位志愿者身体燃烧跌下深渊。 钱德勒不为所动,继续派志愿者,但离奇的是同样没有回答人能答出正确答案。 钱德勒望向王立,诚恳的说道:“我们的志愿者已经死了几十个了,法国大革命的问题,王先生能不能让爱徒出手帮下忙?” 王立傲然道:“孙飞,上去答题。” 孙飞:“遵命。” 孙飞刚要前行,却被刘卫红拦住了 “你师父说你最聪明,你死了后面还怎么过关,他们还有几十个志愿者,也不能只可他们那面死人不是,不就是想让我们也派出个人答题体现一下诚意嘛,等我死了,他们会继续派志愿者,你得留到最后才上。”刘卫红表情淡漠坚毅,显然绝不同意孙飞先死。 钱德勒:“让李四先生的高徒试一下吧,法国大革命的标准答案我们死了这么多人都试不出来,我怀疑是问答系统老旧失灵了,也许可能因为志愿者是法国人,如果换成其他国籍的人可能会被分配到不同的问题,错过这道标准答案失灵的问题。” 刘卫红听到这里也不待众人反应,快步奔跃向前,来到黄巾力士面前。 “我来了,你问吧,问吧。”说完刘卫红仔细打量起来黄巾力士与其身边的道人,仿佛想在死前记住更多的风景一样。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正式爆炸成功是在哪年?” 伍德习惯性的看向武装小队,小队给出了1964年的答案,众人这时心理上其实已经放心大半,题目果然换了,且这道题刘卫红不但肯定知道,而且知道的内幕详情肯定比局外人多的太多。出于稳妥起见,反复核实答案后,伍德照例把答案1964年,传输给刘卫红。刘卫红看着桥面,目光又投向深渊,仔细感受着这地下空间的宏大,并没有回答。 “最后一次提问,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正式爆炸成功是在哪年,请在十个呼吸内回答。” 众人焦急,不知道刘卫红此时在想什么,王立原本闭着的双目此时也睁开,悄无声息的向其身后靠近,屈腿蓄力,准备搭救刘卫红。第九个呼吸后,刘卫红终于给出了答案。 “我其实没指望着能和玉如嫣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就想每年能看她几眼,说几句话,我太想她了。” 本已经察觉到刘卫红有些异样的众人,此时心里都大呼,糟了,这不是回答问题,这是自杀啊,尼娜惊得要抬手捂住自己的嘴,侍剑正准备闭上双眼,王立此时已蓄力完毕,刘卫红话音刚落,王立瞬间弹射而出,其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人类极限,那蓄力一跃,所踏之处,桥身都微微变色,扑缠挤撞四种力量同时从王立身上涌出,擦着刘卫红的身体生生把刘卫红撞飞回人群,自己则站到了刘卫红刚刚站的位置上,傲然面对黄巾力士。王立实在是太快了,以致众人有刘卫红最后一个字刚说完,马上就变身成王立的错觉,电光石火不足以形容其快。 钱德勒第一时间俯身在地,静候王立与黄巾力士的冲突。 但是,黄巾力士并没有动,其身边的道士却动了,身体微微前倾。 众人耳边响起了音色堪比洪钟却更加悠远的声音,这声音仿佛自远古而来。 “答案正确,欢迎尊者归来,前方还有一百零五位力士,烦请尊者耐心回答。” 众人一脸惊诧,莫名其妙,怎么就答案正确了?! 此时孙飞悄悄凑近刘卫红,耳语道:“我知道了,答案不能有问与答的逻辑,更不能有关联,不能回答正确答案,也不能回答错误答案,只要不符合问答逻辑特征,无法被识别出一问一答的特征,就是通关密语,请您切记。”



不死药(二十七)1   2020年1月1日 0点

不死药(二十七) 钱德勒若有所思,很快也明白了答题的关键。 “美洲狮的皮毛颜色有几种?” “蜥蜴不用刀叉吃饭。” 回答正确 巨大宏伟的地下空间,一道道问题的成功解答,众人逐渐走进深处 钱德勒逐渐让志愿者们参与答题,王立、刘卫红等众人不再参与,志愿者们少了来时的恐惧,一个个争先参与这趟难忘之旅 眼见最后一关到了,又一志愿者站在黄金力士前,提问的声音再次充满着看似虚无的地下空间



不死药(二十七)2   2020年1月1日 0点

“这是最后一道提问,如回答正确,你们便可进入下一区域,准备好便可开始答题,请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正全身放松左顾右盼打量桥体结构的孙飞在听到这是最后一道问题时面露疑色,关卡啥时候这么啰嗦开始有提醒了,当听到“请问你们准备好了吗的时候”马上意识到不好,这是陷阱,让人下意识的说出好,时间紧迫孙飞无暇只得大叫一声 “死!”,刘卫红纵身向答题的志愿者跃去,同时抬手一点星芒,鱼肠剑射向答题志愿者的面部,这一剑无致命之意,只为阻拦其发生,站在众人前方答题的志愿者显然并没意识到这是陷阱,正准备说我准备好了,我字已出口,刘卫红的



不死药(二十七)3   2020年1月1日 0点

鱼肠剑才至,“糟了”刘卫红暗叫不好,毫厘之差啊,不一定能来得及阻止他了,刘卫红正焦灼时,突然光华大盛,一路上异常安静的侍剑突然出手了,素手拔剑顺势轻甩,仿佛并没有用很大力气,只见剑气如一道彩虹刹那间把志愿者从腰到肩从下到上斜切成两段。 王立此时身形暴涨,脊椎拉直噼啪作响,转身缩地成寸似的跨步迈入志愿者中,气势如山似岳,伸手一把捂住人群中正欲回答说“准备好了”的志愿者,捏其脸颊把他举离桥面。四目相对,志愿者看到的是王立如万古坚冰一样森寒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就要捏爆自己脸颊。众志愿者被王立散发的杀气震慑,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回答了。 此时已经奔跃过去的刘卫红捡起鱼肠剑,严肃的表情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满脸笑意的对侍剑说:“行啊小姑娘,反应够快的,比我还快,你怎么反应过来的啊。” 侍剑望着孙飞,轻声道:“无需思考,主人让谁死,谁就得立即死,份内事而已。” 听侍剑把杀人说的这么淡然,钱德勒等人饶是杀人如麻,也都感觉寒气阵阵,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刘卫红对这回答仿佛没有任何意外,哈哈大笑,对着惊魂未定的孙飞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最后一道提问,如回答正确,你们便可进入下一区域,准备好便可开始答题,请问你们准备好了吗?”提问声再次响起 刘卫红看了看众人,郑重的回答道: “今天的天气应该是很好的。” “回答正确,尊者归来,请进。” 说着一片更广大的空间在众人面前显现,金光闪烁,众人发现脚下路面是黄金铺造,仿佛进入了黄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