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uyeshanren2011  2016年8月21日19点

    最早被阿拉伯人的信仰同化的是波斯人,早期波斯人用的是古波斯语,世人所熟知的楔形文字,早期古兰经的解读释义,用古波斯语的很多,现代的波斯语则源于阿拉伯语,多年同化下的结果。波斯语对吃货来说并不陌生,爱吃新疆菜的一般都说过,老板来个馕,馕就是地道的波斯语,巴基斯坦阿富汗包括阿三那里都是这个发音,饼很早就英特纳雄奈尔了,在帝都的通里弗尼亚,村民还保留做乎饼的习惯,把面摊薄放在灶上,上面撒一些菜,白佬一看就不淡定了,这就是匹萨嘛,还是脆皮的,下脆上软,咬一口汁香四溢,吃法也正宗,不能卷起来吃,要吃卷的,去鲁国,饼里卷根葱,天大的事也得等美美的吃完再说。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10月28日 16点

    山神,我是出自名门的高富帅,现在在相亲,我是个挑剔的人,要找聪明、漂亮、学历高、温柔、善良、对我好也能和我父母相处得来的,请问你觉得除了上述外哪点也很重要,请直说。
    答:不漏气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0月30日 10点

    发表了博文《酒司令》因为发生在前些年,事情还比较鲜嫩多汁,为防人肉,所以细节模糊处理。前些年与罗刹国的石油大单是怎么签下来的呢,真相估计要令经济学家和国际关系学家抓狂了。那时候谈判也没怎么认真,基本都酒司令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7月16日 12点

    师父坐标帝都前一阵预报大雨没下,今天却下了,靠谱不靠谱啊?
    答:靠谱,天气预报里的大雨,是大概有雨的意思,这么理解,生活就美好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7月16日 21点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遥望山月处,谢谢师父~
    答:还是错的,笑,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笑。明月多刺眼突兀,没人把强光手电筒照地上的光误认为是霜吧,笑,所以与地上霜的描写有冲突。诗是思乡诗,不会有明月等刺眼奔放浓烈的字眼,全诗的精华在山月二字,空灵感层次感对比度甚至读者会想山里会有会有声音,连静谧感都有了,所以第一句不会预先用一个明字来给月色定性色彩及亮度......这是五绝诗,一字万金,后世改就改吧,不过改得第一句来个床前明月光,后面还要再来个举头望明月,明月重复使用,李白的词汇量匮乏到何种地步,在五绝诗里用重复词汇......后世这样改完基本就是小学一年级水平的五绝诗,但不妨碍上义务教育课本,老师还一本正经的分析这诗有多棒,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11月21日 12点

    我爸的爷爷好像就是赌博败家,我们家据我爸说,以前挺多地和房,可是赌博都没了,正好赶上运动,我们家成份变贫农。
    答:贫农,贫农的祖上都曾显赫过的,不是赢家哪有子嗣活到现在。只是人们被欲望迷了眼,还在纠结穷富问题。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0月27日 8点

    闲着的时候会逛逛超市,看看物价,大妈多,情侣也多,三三两两的,上次遇到一帮初一的学生,去超市买酒晚间聚会喝,学生中有一对情侣,女孩子悠哉的坐在购物车里,脚搭在车外,男友推着。不知道她是否意识到了幸福,未来坐豪车,坐专机去别国购物,怕是也难再找到这种感觉了,诗酒趁年轻。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2月14日 1点

    回复@xqz2020:人生到最后发现最有意义的证是那追寻结果的过程,最精彩最美好最触动心弦的都是在那过程里,结果反倒是最不重要的。 //@xqz2020:春节回家,列车正行驶在湖南大地上。过了年不想再南下了,不知道在外面追寻什么?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5月27日 11点

    其实女娃在现代就很幸福了。高丽,女子还保留着勤劳坚韧的品格,还有一些旧的宋朝礼数,比如饭桌上只有一块肉,那就给在座的年长之人吃,如果同龄人用餐,则给男人吃,吃喝玩乐是男士优先,干家务女士优先。高丽电视剧就当动画片看吧,嫁给欧巴,是需要勇气的,估计都是真爱吧,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9月13日 1点

    天尊那领袖在北京也住这么漂亮的房子吗?
    答:上图中的漂亮,那是基层地方上的建筑,红色时代,越靠近权力中心,越简朴。帝都,同样的建筑风格,简配到不能更简,更质朴,更贴近人民。网络图片。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9年12月11日 12点

    为什么城市有时会在晚上散发出这个气味
    答:污染厂昼伏夜出开工并排污,包围城市的农村烧硫超标的散煤,尾气不合格的重型柴油车和小货车给市民供应生活物资,蔬菜瓜果得在市民睡醒前摆在货架摊位上,渣土车凌晨红灯看不见的玩命赶进度,基建狂魔的速度岂是吹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