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uyeshanren2011  2016年10月10日21点

    陈会计的方法是加大物资供给量,釜底抽薪。集中解放区的人力物力运力向阿拉市源源不断的运送大米棉花煤炭。驰援阿拉市,台胞们急了,天上飞机轰炸铁路干线,企图阻止对阿拉市的物资输送,当时的物资运送是冒着生命危险的,陈会计也着手成立了相关部门保障运输,后来阿拉市物价平稳后,很多部门被保留了下来,如现在的中粮集团。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1月13日 19点

    以后圣人出,天下大同,就没什么地域人口之别了。现在,世界主流还是推崇制度,慢慢看吧。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1月26日 9点

    就想问下师父,傻娃有生之年可以坐到用于日常通勤的小型飞行器吗?
    答:六十年前设备就成熟了,小型直升飞机的可靠性不低于汽车,售价不比国产suv贵多少,但要明白天空是社会上层人士的,不会轻易开放,坐直升飞机上下班的是领导,普通人坐地下铁吧。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9年12月13日 13点

    抱住老大!听见肺癌就怕死了,哎。
    答:表面上山清水秀的发达国家,pm0.3及更小的纳米级别的污染颗粒,致病致癌效果也是杠杠的,如果煤炭是植物尸体化石,如果石油是动物尸体遗留,那现代文明就是建立在大范围焚尸体烧尸油上面的,动物如果开了灵智看到人类尸油文明估计能吓尿了,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1月19日 14点

    那么青岛现在是几类城市?一线?
    答:全国人民的共识是,排名在前两名的大学,有两所,排名前三的大学,那可就多了去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12月17日 19点

    张作霖在官方史料里是普通的东北军阀,其实张当年被称作北京第一执政,是民国的实际元首,一国之君的地位。后来校长不杀少帅,一定程度上是顾忌其身份,不敢放其出来,是因为少帅有能力让大部分的民国将领听其调遣。当年为防止华夏崛起,罗刹与扶桑竞相暗杀张作霖,皇姑屯炸张作霖的铁甲车,选在了关东军控制的铁路段,罗刹爆破组与扶桑敢死队合谋,不是在铁轨下埋炸药,是趁铁甲车从立交桥桥底穿过时,让挂在桥底的炸药,在张作霖铁甲车的上方起爆,用了近300斤炸药,炸不死也要震死,但求一击毙命。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8月24日 19点

    印纸币就是为了贬值,不是为了使用方便,金条体积更小,方便携带和分割,不怕水火。贬值是所有纸币的内在属性,老百姓买黄金也不能发财,因为金价上涨时,各国的央行都有抛售黄金的冲动。江山都不能万万年,别指望这些黄白之物保障生活。投资身体,投资大脑,才是一本万利。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7月15日 10点

    民国美男子中,小鸡炖蘑菇最是多才多艺,蘑菇臀翘,电臀,一口标准的满洲普通话,风趣幽默,好网球,枪法好,功夫好,琴棋书画好,张大千引以为知己,汽车发烧友,攒出了第一辆国产车,喜开坦克,擅开飞机,调制得一手好大烟,国内绑过校长,国外忽悠过元首。校长夫人,墨索里尼家闺女都是其粉丝。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2月26日 7点

    近来瑞典承认14岁的绿教徒婚配为合法,这是标志世俗法律逐渐向绿教教法妥协。古人是12岁结婚,现代人惊讶的难以接受,但是14岁的孕妈妈就司空见惯了,古人三妻四妾,现代人女朋友谈了无数,实际上现代人的两性关系更混乱不堪。什么叫青春期叛逆呢,就是到了婚育年龄把其关在屋子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现在很多发达多家的高生育率,多是由18岁以下人口贡献的,受理性教育多年学有所成的女性,生育意愿越来越低。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1月30日 13点

    满清晚期有个中兴,现在一般称之为同治中兴或咸同中兴,满清的国力恢复的很快,那时候交通运输靠轮船,满清可以自主生产轮船,商业也蓬勃发展,横向比较,满清暴发户的绝对数量是很多的,满清出口钢铁煤炭,也输出劳动力,那时候满清自觉实力已经是亚洲第一,世界前三,脑子一热走扩展路线。在光绪八年的时候,美国出台法案排华,对地产物业定向限购,华人只能租赁地产,不得拥有产权,所以有点历史的唐人街,华人是没有物权的,只是租客。现今在美国西海岸的唐人街,大多是异地重建的,华人有了产权,早年那些街区原址因为城市扩展大部分都已泯灭于时光中。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8月24日 19点

    知道一江春水向东流,并不意味着你在西边撑一叶扁舟就能由江入海。那些判断出原油会呈现下跌趋势的很多已经淹死在江里了,知道了水的流向,顺势而为,并不意味着能避开瀑布漩涡,那需要运气和技术。目前很多人连水流向都搞不清,就急忙要撑船出海,后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