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09日 15: 41: 43

王立扔下忍者,面无表情的拉开越野车门,驾驶员已经被气囊弹的迷迷糊糊,王立抬手,剑光一闪,越王剑如切豆腐般齐根切断了驾驶员双腿,王立伸手抓着驾驶员头发把其上半身从安全带里拔了出来,甩手如丢垃圾袋般把驾驶员扔出车外。王立此刻已经杀光了身边所有的敌人。 当众人感叹场面血腥时,王立已手持弓箭站在了押运车车顶,面色肃穆,长袍上此时沾染的血迹也有些干涸,王立闭目感受着风向风速,手持羽箭缓缓的拉开了弓弦,箭头对着前方的天空。   欧德曼也感到了困惑,问眼镜男:“他还想干吗?这是要射谁?那个方向上还有你们什么人?”   眼镜男此时脑海中还在回放着王立杀人的场景,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近乎机械的回答着:“没有什么人,王立刚从车里出来时,那位开枪的狙击手在那个方向的一栋大楼里,不过距离很远,射箭没用,弓箭的有效射程就50多米,奥运冠军来了也就能射100米,狙击手离着大约2000米,这可是超过1英里的距离,子弹打中王立后,狙击手肯定已经离开了,这会工夫,早已下楼混入人群中了,狙击手是军中退役的王牌,那个地方做了信号屏蔽,没有卫星画面。”眼镜男语音颤抖,话语也失了逻辑,完全没有指挥者应有的气度,说到此,眼镜男擦了擦汗,立即吩咐道:“快解除屏蔽,把狙击手现在的画面传过来。”   大风起,王立沾染血迹的长衫被吹得噼啪作响,王立缓缓睁开双目,再次发力,弓满,“嗡”的一声,羽箭再无束缚,乘着风势奔向天际。   欧德曼指着投影对眼镜男说到:“满弓啊!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今天的阳光真好,这是王牌最后一次的任务,打中王立后,王牌知道自己已经退休了,是时候去与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了,四十五年的职业生涯中无一次失手,恐怕以后没人能做到像自己一样出色,自己恐怕会成为一个传奇吧,想到这里王牌的脚步变得轻快,下电梯后,穿梭在小巷中,突然间,王牌心里产生了一丝警觉,感觉到危险的迫近,但是四周没有异常,王牌回头,抬手遮挡阳光,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不过太阳中能有什么危险呢,王牌下意识的张开了嘴,突然一道羽箭夹杂着风声从太阳上飞下,直直射入他嘴里,如此的突兀,如此的迅捷,王牌还没有搞清发生了什么便开始不断的抽搐着咳血,眼睛耳孔中同时渗出血迹,他不断挣扎着想用手拔出口中之物,不过一切都是徒劳,只一会儿,王牌用力的咳了最后一口,便没了呼吸。至死,王牌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飞入自己的嘴里,不过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被自己的鲜血活活呛死。    眼镜男此时已看到王牌阵亡的图像,精神已然受创,满脸真诚的对欧德曼说温柔的说到:“先生,这真的是不可能的,弓的有效杀伤半径只有100米,这是常识,而狙击手是在2000米开外的人群里,请注意是在人群里,周围还有建筑物阻隔,怎么可能被射中?!”说到最后时,眼镜男已经咆哮起来。   欧德曼面带微笑直视着眼镜男,一言不发。   蒙古国,地下深处,互济会听证会。   互济会首领钱德勒坐在椅子上,面对五位互济会元老的质询,平静的说道:“我之所以把信息有限度的扩散出去,是因为现在我们所处的成吉思汗陵寝,虽然已经被互济会发现了300年,但却始终无法进入,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们需要有能力的人来尝试并有所突破。陵寝是一座地下城,悬浮在地下的巨大空间中,被迷雾笼罩,地下城唯一与外界相连的是一座桥,据推测,桥的长度大于十英里,宽度可以并排行驶10辆坦克,只要能成功的通过这座桥,就能进入成吉思汗的地下城。”   钱德勒继续说道:“桥上每隔大约两英里左右,便有一位黄巾力士驻守。三百年来,历代互济会领袖一边努力保守着这个秘密,一边尝试进入地下城。我们发明了坦克和火箭弹,发明了无线电,我们更新着科技,却始终无法抵御黄巾力士的攻击。”                         这时,钱德勒对面的一位元老用手挠了挠鼻子:“虽然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咱们互济会有这么一个秘密,不过听你刚才所说,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既然修建者用桥相连,显然是希望有人能通过的,否则干吗修桥?”                                                                                                                                                     钱德勒瞳孔瞬间收缩,嘴角上扬:“伍德长老看问题果然透彻,黄巾力士身躯高大,堪称巨人,不过操控黄巾力士的,却是坐在其身边的道士,这些道士没有生命体征,应该是当时殉葬时便已死去,我们用了好久才弄清这点。桥上每隔两英里,就有一位黄巾力士和道士,只要能回答出道士提出的一个问题,黄巾力士便不会攻击,闯入者便能继续前进大约两英里,直到碰到下一位黄巾力士和道士,只要能连续回答出问题,我想便能一步步通过大桥,最终进入地下城。”   伍德长老来了兴趣:“三百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出来问题吗?问题有多难?”   钱德勒:“据这几百年的研究,初步结论是道士能扫描回答者的思维,提问的话语完全能用被提问者的母语问出,针对不同的闯入者,会有不同的问题,天文地理数学物理生活常识,无所不包,而且回答问题的必须是活生生的人,机器人如果回答,会被黄巾力士消灭。元首当年在比利时尝试用电话线连接电视机,试图信息资源共享,不过因为战败而没有深入,不过后来者在元首研究的基础上发明了电脑、互联网和搜索引擎,可以回答所有问题。”   伍德长老看看身边的其他长老后,继续问道:“既然进展顺利,你为什么要把陵墓的位置透露出去?我们得知在三十年前,正是你把秘密透漏给王立,而此时此刻,你的人正把王立运送来此。你在想些什么呢?”   钱德勒并没有回答疑问,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把通讯器装入人脑也会被道士识破,包含着人类所有知识的储存设备装入人脑我们也尝试过,最终都没能骗过黄巾力士和道士,我们反复研究,当年华夏一个道派的首领,叫做丘处机,曾被成吉思汗召见,询问长生不老的方法,之后成吉思汗便终止了人口灭绝政策,我们都知道成吉思汗的军队杀了1亿人,而那时候地球上总人口才3亿多,一个灭绝地球上三分之一人类的君王,为什么突然间善心大发停止了杀戮?我们有理由相信,道士丘处机一定是告知了成吉思汗长生不老的方法,避免生灵涂炭。”                伍德低着头,一直在摆弄着手里的微型显示器:“你更是怀疑这些道士和黄巾力士是当年丘处机这帮道士为成吉思汗陵寝布置的,所以你想找一位当今最厉害的道士,看看是否能打破桥上这些防御?”            钱德勒点点头:“王立是最佳人选。”   伍德把手里的显示器拿起来,对着钱德勒:“你看看屏幕,王立已经脱离了押运队伍的控制,杀光了所有人,显然人是送不到这里了。不过没有关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以王立为中心,方圆几英里便笼罩在核爆之中,王立是来不了了。”   钱德勒闻言把手指捏到噼啪作响:“与王立一道前来的,还有刘卫红,他们都是破除陵寝障碍的最佳人选,你要立刻停止核爆。”   伍德听到刘卫红三个字时脸色变了一下:“这个不需要你提醒,李四的徒弟刘卫红,没关系,我们今天就能破除障碍进入地下城,李四想为徒弟报仇也进不来。” 钱德勒闻言瞪大了眼睛,等待着下文。 伍德自信的微笑道:“我能成为互济会元老之首,是因为我能洞悉人的思想内心。我可以远距离接受并传送思维信号,你不是已经弄出了什么搜索引擎和互联网吗,我们现在就把你带到桥上,由你亲自去面对道士和黄金力士,你遇到的问题,请集中精神默念给我,我在桥的这边可以接收到,并会迅速让你手下的电脑操控员找到答案,然后我再通过脑波传送给你。”     钱德勒闻言激动起来:“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不过我们要用志愿者上桥先试验评估一下伍德大人脑波传送的可靠性,确保万无一失。”                 伍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今天你就是这位志愿者,我和诸位元老商议过了,方才已经把重型武器和战斗人员集结到了桥头,现在便出发。来人,把钱德勒带到桥上去,我们去看看这座桥到底有多坚固。” 钱德勒闻言一脸愤怒,不过并未失态叫嚷,只是憋足了力气低声说道:“好,好,那便如你所愿。不用人帮忙,我现在就去。”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19日 21: 39: 49

黄家村。黄家祖上显赫,曾官至少保,村里有一座道观,住着老道士和一位姓黄的小道士,老道士不怎么见人,小道士则学得一手道术,村里的救死扶伤,赶鬼收惊各种法事,都仰仗着小道士,小道士很受村民们爱戴,小道士有母亲和一个刚满十岁的妹妹,黄小妹虽然顽皮异常,不过却深得老道士的喜欢,白天准许其在道观里玩耍,老道士对小道士要求严苛,经常责罚,对黄小妹,则宠爱有加,常展示道术神通逗其开心。不过老道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出云游,只在过年的那段时间回来,回来后会考察弟子道术,也会教黄小妹识文断字,记得那年过年,黄小妹问为什么过年咱们村不贴福字,而贴春字,老道笑着答道,你忘了吗,你们祖宗黄少保小名叫福,怎么能贴祖宗呢,黄小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第二年,老道云游未走多久便匆匆回来,命小道士及其家人准备好行囊,老道准备把小道士及其家人安置到海外。小道士的母亲勤劳善良,是个好人,但是性格也比较执拗,故土难离,说什么也不肯走,老道说改朝换代,你们家人留在这里一个都活不成的,小道士的母亲哭哭啼啼的死也不肯走,小道士见状便也要留下来奉养母亲,黄小妹也哭着不肯走。第二天,黄小妹便失踪了,村里人都说被道士领走了,其母亲发疯般找了两天,还没等到第三天,红色运动便波及到了自身,小道士及其母亲,被村民绑了,挖了大坑,活埋。活埋当天,人山人海,老道易了容貌,领着黄小妹去了现场,活埋大会上,村民不断填土,小道士一直在哭,而他的母亲已经吓死过去,老道咳嗽了一声,小道士寻声望去,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跟着师父平安无事,便高兴的笑起来,一边哭一边笑,又不敢一直盯着妹妹怕被村民发现,只得边哭边笑中偷眼观看,依依不舍,黄小妹流着泪一言不发。 老道带黄小妹去了瑞士,老道问要不要跟着自己学道法,黄小妹不学,黄小妹说恨故土的父老乡亲,自己的哥哥道术精妙,活人无数,最后被自己救的乡亲们活埋,学了道法还要护佑这些人,不如不学。老道闻言叹了口气,把黄小妹交给瑞士的信众抚养,自己则云游四方。几十年后,儿孙满堂的黄小妹突发脑溢血,虽然抢救过来,但是一时间记忆全无,儿孙们问黄小妹姓什么叫什么,黄小妹只摇头说不记得,后来道门信众试着通知老道,老道闻讯前去探望,黄小妹也记不得老道是谁,老道笑着说没事。夜间,老道来到病床前叫醒黄小妹,摸着她的头柔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祖宗是谁啊?黄小妹想了想后说道,我记得,我祖宗姓黄,叫黄少保,说完后以往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来,黄小妹放声大哭。老道笑着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故土啊,难离,更难忘。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2月22日 22: 27: 37

桥笔直的通向远方,看不到尽头,常人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浓郁的雾气笼罩,桥体粗看是岩石质地,不过却泛着金属的幽光,桥两侧是深渊,望不见底。 钱德勒驾驶着武装突击车独自在桥上行驶,对着通讯器说到:“伍德,这桥通往悬浮的宫殿,桥底的深渊埋葬了无数闯关失败的智者和勇士,这些智者和勇士如果集中起来,足以征服全人类了,可惜啊,我今天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对讲机里传来了伍德冰冷的话语:“我这边技术人员已经就位了,不要悲观,虽然武器和电子设备近前都会失灵,但我自有解决的方法,桥是直的,你的车不要挪动方向,我们可以计算出你的轨迹,当你见到什么黄巾力士和道士时,请在心里告诉我他们距离你几步远还有大致坐标,我在桥的这边已经布置了激光武器,我们的攻击至少持续两分钟,请记得,当我让你趴下时,要立即趴下,免得被误伤。”              钱德勒面部显出了嘲讽的表情,不过伍德显然是看不到的,钱德勒小声嘀咕着:“如果靠武器强攻有用,那事情就简单多了。”,钱德勒虽然心里鄙夷着伍德的决策,不过并未出言反对。   钱德勒的武装车慢慢停了下来,钱德勒推开车顶盖,从里面钻了出来,徒步走向前方。雾气越发浓重,但是桥身散发的金属光泽也愈加明亮,隐约中钱德勒看到远处闭目坐着一位黄巾力士,钱德勒抬头仰望,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见到力士时,钱德勒的内心依旧震撼异常,黄巾力士太高大了,如梦似幻,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虽然呈现坐像,但也需要抬头仰望,黄巾力士面部被雾气笼罩,看不清眉眼。钱德勒早有预料,缓缓的俯身趴下,集中精神在心里对伍德说:“伍德,我的通讯器已经不能用了,现在我到了第一个守桥的黄巾力士面前,它坐在了桥的正中央,距离我有五十步的距离,我现在趴在地上,头顶正对着它,现在我朝右侧移动四英尺,你们攻击时不要误伤到我。”说完钱德勒屏住呼吸,眼神紧盯着力士,缓缓地朝右侧移动着身躯。“伍德,你能听到吗?”“伍德!你那狗屁激光武器呢?”                “放松,现在开始攻击了”。钱德勒脑中响起了伍德的声音,钱德勒一脸惊诧,没想到,伍德真的能用脑波传递信息。 在钱德勒琢磨着脑中伍德声音之时,无数透明激光束越过他的头顶向远处黄金力士照射过去,霎那间黄金力士周身光华大耀,近处的钱德勒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观察着黄金力士是否被摧毁,伍德显然没有全部寄希望于激光武器,炮弹破空声也随之大作,伍德又朝黄金力士倾泻着常规弹药,钱德勒嘴角扬起了微笑,在心里对伍德说道:“我还在桥上,你想连我一起炸死吗?”炮弹没有打到近前,便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横向变轨,落入到桥底的深渊,连个响声都没发出来,黄金力士有了动作,只缓缓抬起右手,指向激光和炮弹射来的方向,钱德勒也好奇的沿着指向回头望去,只见远处突然爆发出火光,几秒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朝黄金力士倾泻弹药的据点淹没在爆炸里。钱德勒在心里对伍德说:“伍德长老,你们是不是全军覆没了,长老们都死了,留下我独自执掌大权,我会非常寂寞的,你们怎么没耐心听我说,黄金力士会反击的,强攻不行的,所以我策划让王立刘卫红他们来,现在核弹是不是已经被王立解决掉了?”说完钱德勒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突然间,钱德勒脑中传来伍德的声音:“王立他们什么时间能到?”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过黄金力士的攻击。”钱德勒一脸诧异。“我就在你后面,你研究古墓这么多年,跟着你才是最安全的。” 钱德勒半信半疑的向后望去,远处一个黑点正朝自己移动过来,不久,便看清是伍德匍匐着爬到近前。“我把进攻部队和其他长老留在桥那边,你把他们变成了炮灰,你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是不是?”伍德严肃的问道。钱德勒一时语塞,良久,也反问道:“这个结局你也知道吧,所以故意把其他长老留在那里等死。”   伍德也没有回答,只是把目光转向了远处的黄金力士:“王立什么时间能到,我没有他们的讯息,他们真能躲过核爆吗?”   钱德勒对伍德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如果用核弹就能解决王立,当年地球最强的红俄也不会顷刻间分崩离析。想必王立自有解决的方法。” 伍德好像捕捉到钱德勒话语中的透露出来的重要信息:“你是说,对米哈伊尔进行远距离脑部攻击的是王立?果然啊,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太,太令人惊讶了……”伍德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钱德勒察觉到自己的失言,便不再张口,转身爬向武装突击车,伍德从回忆里惊醒过来,连忙紧跟在钱德勒身后,在这个未知的地下世界,跟紧钱德勒才是平安的保证,钱德勒从桥侧拉出一根拇指粗细的线缆,接入突击车。“这里无法用电子设备,我们研究多年的抗干扰成像技术两天前有了突破,一家科技公司提供了技术支持,公司的拥有人我们只追踪到好像叫做丝瑞,你听说过吗?” 伍德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钱德勒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我们在桥头架设了一根数据传输线缆,可以与武装突击车里的设备连接,这是我们尝试过距离黄巾力士最近的安全距离,再近的话通过物理连接,也收不到讯息的,这就是这个地方的诡异之处,仿佛是另一个文明。”钱德勒把线缆接入车里的设备,“这个可以把卫星讯息转化为可视性更佳的立体投影,现在让我们看看王立刘卫红他们是怎么处理核弹的。”说着钱德勒按动开关,突击车内出现了缩小比例的投影。                                                


姑射山人2011  2016年09月30日 21: 54: 00

王立迈步走向孙飞,侍剑蹲身扶起孙飞,神情淡然,坚信孙飞不会就此逝去,见王立走近,侍剑轻声说道:“我主孙飞护道以致垂危,魂归大罗天,然使命未竟,恳请您向大罗天祈请,使主人还阳。”   王立闻言叹了口气:“护道战死无惧,魂归大罗天堂,本是美事。”王立虽然如此说,但却一把抓起孙飞,沉声道:“大业未竟,生死无常,孙飞,还阳。”还阳二字刚一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孙飞身体,孙飞在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伤口也停止了流血。 大洋彼岸的眼镜男长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的坐回椅子上,对欧德曼笑着说:“你看我就说这影像是假的吧,孙飞就这么活了?王立说话这么有用,还打打杀杀什么,一句话让我们化为尘埃多方便。” 欧德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正确,还记得王立脱困后传出的那一串代码吗,那是给石器时代下达攻击命令的暗语,确定你们的位置无需三角定位,误差不会超过0.1微微米,别不信,再过不到一分钟你们就能感受到,身躯血液不会浪费,会变成能源,留给后人。”   说完欧德曼把雪茄扔在桌上,匆匆把香气正浓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快步走向电梯口,进入电梯后把一枚黄金累丝小鸟放在了电梯数字键6上面,轻轻按动小鸟,鸟鸣声起,金光闪耀,欧德曼与小鸟在电梯里齐齐消失,不知所踪。   眼镜男拿起欧德曼扔在桌上的雪茄,用力的吸了一口,平静的说:“石器时代是一艘战船,明朝时曾经出现过,传说其如果对全人类展开攻击,其威力可以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石器时代,如果石器时代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如此荒谬的言论,会议室里的人们连询问的兴趣都已失去,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们已经提不起兴趣再询问这次押运的事情了,如此光怪陆离,处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眼镜男继续道:“现在走恐怕晚了,否则欧德曼离开时也不会如此匆忙,愿我们安息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内充满了无数爆炸声,人们来不及嚎叫,瞬间高温,血液沸腾汽化,会议室内凭空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岩石,挤碎人们的身体,位于地下的会议室瞬间被岩石填满,大大小小的岩石逐渐融合,会议室成为了没有空隙的实心岩体。   二锅头此时已经悬停在王立身侧,舱门打开,刘卫红高声喊道:“王立,晨练好了没,快上来吧。”   王立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石器时代的拦截还是预定目标的改变,此时飞行中的核弹已经消失,王立在确认核弹消失后,朝刘卫红点点头,与孙飞、侍剑,一起进入二锅头内,舱门关闭,隐形的二锅头飞速驶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