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1年08月14日 02: 21: 43

      我不留联系方式 不算命 不缺钱 不缺权。只求回帖文明,要是觉得匪夷所思,就当听故事好了,故事琐碎平淡无味,我文笔也不好,呵呵,只是当我的回忆录来。先从枯燥无聊的开始说起吧。。。。。。。。     4月23日 掠燕湖     某贵人夜游掠燕湖,说是听见了龙吟虎啸之声。我和师傅在食堂和师傅随便吃了口饭,便驱车赶赴,车从北门开进校园时,当时感觉四面八方都是隐约龙啸之声,偷眼看师傅,闭目养神中的师傅说不对,要从南门进,南门是正门,途径正门泰山石时,师傅没有坑声,于是脚踩油门通过神道进入校园里,车子行经西华厅时,不但龙吟之声强烈,而且我有了眩晕感,我问师傅是不是地龙出事了,师傅当时笑笑点点头,我也松了一口气,于是直奔掠燕湖,当时无风,湖上的野鸭也不见踪影,而湖水却层层波纹。马不停蹄,我和师傅走上了蟠龙桥,果不其然,桥上石龙的面部晦暗南冥,师傅简单的沟通后,指着图书馆的方位对我说那里在施工,同时有指着尚艺茶楼说有人在那里把秽物丢入掠燕湖中,弄伤了地龙。师傅简单的用朱砂给龙点眼,并把两颗药师一颗天珠投入湖中,算是安抚吧。。。之后风平浪静(当时我们都以为这事就算完事了,没想到以后出了更大的事,以后慢慢道来) 人打赏 10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25日 14点

    眼睛不只是心灵的窗户,更是身体内外通道的开关。体虚有病之人喜欢闭眼睛躺着,特别难受时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因为只有身体平卧,眼睛闭上,血才会归肝,肝脏能更有效率的解毒。闭上眼睛体内的小环境会更有效率的运转,是养。睁开眼睛起床上班工作,是用。小伙伴们惊呆之时,不眨眼,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长时间不眨眼瞪着眼睛比剧烈运动更累,小伙伴们看恐怖片时,会本能闭眼,主动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用与养适度搭配才能得健康。婴儿吃了睡睡了吃,一天睡觉的时间很长,这是养,在成长。长期熬夜不闭眼,如同家用电脑夜以继日的不关机,速度变慢,各部件发热,新出厂质量好的可以继续用,年头久质量差的说不定哪天就罢工不开机了。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6月06日 22点

    法治法制,不是舶来品。早在秦代,律法细致到连人们穿鞋的尺码都有规定,也许秦代距今太远,傻娃们很难再去考证了。宋朝,犯罪嫌疑人翻供,会有另一套系统的官员介入重新审度,称作移司别勘,宋代女子穿抹胸,裹着能暴露曲线的丝绸服饰,西洋政府也不过是在二战后才允许女性穿显露身体曲线“有伤风化”的裤装,谁更开放呢?笑。华夏古代法律细致到什么程度呢,例如宋明律法中,对于斗殴打掉牙齿都有细致的量刑,打掉对方一颗牙还是两颗牙,量刑是不同的,还有保辜制度,被打者伤情要观察十天二十天,要是伤情加重,打人者也要继续负责,如今打飞了牙齿,差人也就劝着双方签个调解协议而已。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官司打到了御前,打了好多年,逐级审问,直到水落石出。刚需傻娃特感兴趣的房产税,也不是什么舶来品,唐朝叫做间架税,按宅子房间数收税,千年前就有了。 古代律法森严繁复,但也与人治相结合。例如古装剧里总喜欢强调当时的人治,导演一般都会给清官主角备着一把利器--尚方宝剑。追根溯源,尚方其实是个企业名称,是专门给老板生产奢侈品的加工厂,那里造的宝剑质量高,后世越来越出名,就和如今的哎呦喂 ,哭泣,乔治按摩你等外国品牌一样知名,青天们也以扛着妹得拜尚方扣奥珀瑞申的宝剑去基层切脑壳为骄傲。 言之总总,法律法制今人无需羡慕西洋,当年新青年们打着德先生赛先生的旗号,把华夏文化埋在故纸堆里一把火烧了,所以今人看什么都觉得稀奇,其实今人眼中的新闻,只不过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罢了。 明日学子们就开始鲤鱼跃龙门了,学子们紧张的心情一如百千年前赶考的书生,历史总是以不同的方式重复着相同的内容。



    山人2011theone  2021年04月07日 10点

    师父您有小号吗,网友说有几个微博疑似是您,问了也不否认是您,好多人都加了。 答:不留联系方式不表明身份肯定会有这个空子被人钻的,习惯就好了。 ​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02月17日 18点

    春节回老家,家人不同意房子加媳妇名字,一堆破烂事焦头烂额,不提了,男孩有儿媳的话,那肯定有皇后吧,不想听公主的故事,想听男孩与皇后的故事,好不好啊,我抱着媳妇一起听
    答:你这是有家可回,有房产可住,有媳妇可抱,媳妇还愿意被你抱着一起听,确定不是来秀的吗,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12月31日 23点

    再讲讲男孩的故事
    答:母亲给男孩启蒙,巨日依山尽,大河入海流,男孩听岔了,一直读成大河入海楼,男孩懂事的时候问母亲为什么不纠正,母亲笑着说,人哪有听岔的,听的都是自己心里所想,话可以纠正,格局我岂能给你缩小,你长大了未必不能造一个能容纳河海的大楼。



    姑射山人2011  2012年08月28日 18点

      @yang_yafeng 2012-8-28 18:09:00  回复第9692楼,@姑射山人2011  今晚讲故事,有兴趣的可以来听。  --------------------------  今晚一定来,我孩子也是剖腹产的,是觉得胆小,如何办啊,心里很着急  本帖发自天涯社区手机客户端  -----------------------------  再等等吧,以后我会说的,现在机缘不到反而不美。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5月07日 12点

      大家平时看国内驱鬼的事比较多,这里讲讲现代高科技驱鬼,以前提起过,这里系统的讲一下。这是很多职业驱鬼人的谋生手段,所以细节介绍的不多。美国一些职业驱鬼团队,比较常用的方法是场景重现法,角色扮演,重现凶宅惨案,场景重现法可以使亡魂显现,亡魂显现时驱鬼团队会用视频音频采集仪来记录,来分析亡魂的种类,而且这些记录可以向屋主证明室内的确“不干净”,此时屋内已经事先在各处摆放几十枚手机大小的温度感应器,感应器会把温度汇总到电脑里 亡魂显现时温度会瞬间降低,几十枚感应器记录的温度变化顺序,会大致模拟出亡魂的行进路线,判断轨迹,然后驱鬼者用特制的高频脉冲枪去中和鬼魂的能量 。驱鬼一周内,屋内还会布满视频音频采集设备和温度感应器,如果无异常,则证明屋内被净化干净,可以收工了。 欧美这些职业驱鬼团队说是驱鬼,其实本质上是杀鬼捉鬼,这么做,杀鬼如果不成,则会被反噬,所以驱鬼团队如果杀鬼失败,则成员的死亡率会很高,有的当场心梗,有的事后胃癌肺癌等各种恶性肿瘤。 国内农村一些假道士往往对事主自信满满的说自己道行高能捉鬼,有的招摇的架个油锅,当着事主的面把“鬼”包裹起来放在油锅里炸的,那很可能是骗子。 中国民间俗语“和尚超渡,道士赶鬼”。有传承的道士是会帮有需要的人来赶鬼,而非抓鬼捉鬼杀鬼,道士赶鬼,不会与其发生正面冲突,不会弄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九成是用“赶”的方法,有的会通灵和鬼谈条件,达成和解协议,皆大欢喜。 所以目前来看,洋鬼子的现代化驱鬼技术还处于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笑。 几个简易鉴别凶宅的方法: 进屋后感觉里面本来就有人,有头晕呕吐的症状,有的是感觉温度突然降低,有人对你脖子吹气。割腕自杀死在卫生间的,水管经常里会流出锈水,夜半经常有冲马桶的声音,水龙头总是滴水。火灾致死的,每天特定时段,屋内人都会闻到烟味烧焦味。凶杀的会闻到血腥味浓烈臭味。上吊的,屋内小件物品会自己抖动,会常以为是自己眼花,见到人影。 小孩子一领进去就哭闹的房子,要特别注意,小孩子对于不干净的东西比较敏感。   这些异象,九成的人不会遇到,就当恐怖故事来看吧。写这些是给在大城市里经常租房的年轻傻娃做个参考,发现不对,租金宁可不要也不能贪图便宜勉强住下去。选购二手房头脑里也要有这方面的考虑,买前多问问邻居,问问居委会,看看此屋有没有发生过特别的事情,居住在台港澳的,可以向辖区内的警察询问此屋之前的状况。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5月20日 13点

    风水,那些所谓的迷信事 风水堪舆之事,常人眼中这些东西过于虚无缥缈。几十年前,京城中心城区的旧宅子要被征了改造成商业区,老王家宅子地点好,要建成门脸铺面,朝廷问老王是要三环的房子还是要现金补偿。现在看是条条大路通北京,霾着也繁华着,可那时候的京城三环是正儿八经的郊区,中关村还是白菜地,安贞那地方是坟场,南边不用瞅,本地人不喜住南城,所以最终老王选择了现金补偿。 说起老王家的宅子,那是有来历的。王家祖上和皇帝是亲戚,老王爷爷在世的时候曾对老王说过,说这个宅子可千万不能卖,当初选这个宅子是有讲究的,是求高人给点的位置,高人说当子孙福薄无法居住此宅之时,此房就能生出许多房子,让王家子孙能有个安身之所。这话往后传的过程中,简单的概括为:这房子以后能下崽,房生房。老王对这话倒是记在心上了,不过却没有当回事,因为旧京城人的做事风格和今人不太一样,卖祖宅换钱的人不多。满清末年,旗人守着家传字画冻死的都有,穷苦潦倒时也不肯卖祖产,嫌丢人,有点倒驴不倒架的意思。所以老王就没把先人的嘱咐当回事,卖房子换钱的事老王自认为是不会做的。 不过当选择是要三环的房子还是现金时,老王倒是想起了先人的话语,也觉得挺神的,因为确实可以选择朝廷在三环的多处房产补偿,老房子换多个新房子,房还真的能生房,老王惊讶于先人的所言不虚,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现金补偿,因为补偿款的金额确实比较有诱惑力,有几十万之巨。当时社会平均工资是每月几十元的水平,万元户算是大熊猫,虽然少,但是还能见到。有几十万的人,那就是妥妥的UFO了,听过但都没见过。 老王的花钱速度颇有祖上遗风,所以后面的故事就简单了,老王临走时不动的产和能动的产都花没了,笑,急公好义、仗义疏财等词语在朋友谈起老王时都能用得上。这类人做朋友不错,但是做丈夫很多女人就无法接受了,所以老王最终也没能组织家庭,更无一儿半女,王家后继无人,最后是老王的朋友们凑钱给操办的后事。昔日皇亲国戚笏满床,今朝子孙凋零再无半间房,这种变故在常人的想象中本应是轰轰烈烈的,可在现实中当故事讲都觉得平淡。这便是房生房的故事。 故事还在继续,后续的就比较重口味了。老王当时挺有钱,于是被人惦记了,被老于骗了几万块,那时候几万块足够在烤鸭市和阿拉市等现在所谓的一线城市买房。老于用骗来的钱做启动资金,事业风生水起,期间老于投资了市中心的铺面,大赚了一笔,自此跨入了富人的行列,市中心的那铺面的原址是老王的祖宅。不知道诸位理顺了没有,这等于是老于坑了老王的钱,并用这脏钱占了老王的祖宅。 老于有钱了,买车买别墅买铺面娶妻结婚,事业越来越好,但是身体越来越差,一路国内外中西医结合下来还是不见效,连走路都吃力。后来偶然碰见一个道士,给指出是老于住的别墅风水有问题,需要改造。彼时老于也是抱着死马活马的态度,谁说该怎么弄,那就怎么弄,万一有效呢。道人说此别墅地下的阴气重,于是开始从地基改造,施放了各种镇物,最令人瞩目的是在别墅地下深处引了根通气管,沿着老于的屋子通上房顶,做了个迷你烟囱,烟囱的形态比较怪异,像是个葫芦,说是能把地下的阴寒之气宣泄出去,别墅的地下室墙体用狗血混合了多种芳香类草药配置成黏糊糊的东西涂刷封闭,施了符咒后用木板贴满墙体和地面,道士说石头阴寒,木头能克制阴寒,驱邪。别墅的地上部分包括墙体的位置,窗户的朝向尺寸,以及窗帘的选材都按道士说的改造。老于当时体弱长期卧床,整个工程都是老于的妻子监工打理,接触了不少风水知识。道士临走前特地对老于说,说老于不靠坑蒙赚了黑心钱也买不起这别墅,如果按照正常因果轨迹,老于命不长久。如今改了住宅风水,当思修身多行善事,你爱人对你不离不弃,当好生善待,家庭和睦方能诸事兴旺,如果家宅不宁,则祸事不断。后来老于的身体果真康复了。时光荏苒,老于钱越赚越多,但是苦于膝下无子,道人的话也忘在了脑后,老于有了别的女人,女人怀了老于的儿子,老于行事越发没有底线,竟然在这个别墅区购入一套别墅给这位三姑娘,老于的原配夫人也忍耐到极限,冲突不断爆发,老于开始悄悄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为离婚做准备。老于这回装修别墅很慎重,从德国请的知名学者来装修设计这新别墅,请德国人来装修的花费能再买两套别墅。老于忙于生意,老于的新欢还未入住,平时老于的夫人不时过来看看这新别墅的装修进度,当然也是走马观花,看不出所以然。快要交工验收时,那天于夫人过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德国人从新别墅地下引了管子到房顶,和自己家的别墅设计惊人的相似。于夫人会一些英语,和德国人可以进行简单的交流。德国人很傲慢的解释道,这是最先进的技术,目前你们还无法掌握,此宅土壤中放射性气体超标,我们在地下挖了个深坑,安装气泵用来换气,把新鲜空气和放射性气体置换,那个管道就是用来排放地下放射性气体的。地下室刷的漆是还未上市的新配方材料,刷完后墙体的漆膜混着胶体有半寸多厚,可以封闭从地下逃逸出的气体。京城不是风沙大嘛,整个别墅的采用的是新风换气系统,可以过滤空气中的悬浮颗粒…… 于夫人也许是无法忍受欧洲大陆人特有的傲慢,也可能是想检验道士的功力,于是对德国人说你这哪是什么新技术,你看看小黑国人给我装修的房屋,那才叫先进,说着把德国人领到自己住的别墅,德国人用了三天时间检测,之后对结果大吃一惊,各项指标全都优于自己新施工的建筑,而且很多布置都比自己设计的简洁,没有用气泵换气,也没有放射性气体外溢,最令德国人不解的是别墅里没有空气过滤系统,但是空气中的悬浮颗粒物几乎检测不到,德国人对这点特别不理解。 现实比故事出人意料,经过这次装修后,于夫人对风水学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开始尝试学以致用。于是对丈夫千依百顺,嗔怪丈夫给三姑娘装修舍不得花钱,于是拿自己的私房钱给三姑娘装修房屋,房间里贴满了大理石,无法贴大理石的地方用瓷砖替代,嫌不够气派,还用石头砌的假壁炉,加急定制的欧式家具,气泵于夫人说自己的房子都没装,设计的多余,还有噪音污染,于是新房子也没启用气泵。装修完成后邻居都觉得这是皇宫风格,当然有品位的人会觉得这好像更接近KTV的风格。老于的朋友们也羡慕他的齐人之福。乔迁之日,于夫人在老房子里开始吃斋念佛,于先生随三姑娘和儿子入住新别墅。一年后三姑娘的孩子白血病,夭折。于先生旧病复发,检查身体确诊是癌症,不久病逝。三姑娘精神失常,后来不知所踪。 这个故事讲完了,后续还有插曲,那个德国人比较实在,觉得没有室内过滤系统就能净化室内空气,这是绝学呀,德国人远赴小黑国去找业内顶尖专家请教。小黑专家说无空气过滤系统就能使室内空气变得清新,这是胡扯,俺们可没这技术,三藕浮碧池,你肯定是在山寨国被人忽悠了。俩人争的面红耳赤,最后结伴来华拜访于夫人,于夫人道出实情,房子是在道人指点下装修的,至于原理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俩外国人研究了一番还是无法理解其中的玄妙,不过又不甘心把这归因于超自然现象。多年后总算理出一些头绪来,清洁的空气和别墅小院的植物和房屋窗户朝向和尺寸和风向都有关系,这里的人称其为阵法,传统的五行阵法知识外国人理解不了,不过他们还是有收获的,俩人研究后发现道人当年布置的窗帘帷幔等饰品在特定的摩擦下产生的静电能吸附空气中的悬浮颗粒物,外国人以此为基础试制了新型空气滤网,赚得盆满钵满。 很多明白人宁愿传统知识顶着迷信的大帽子也不愿外宣其道理奥妙,因为一旦被用到恶处,毁家灭族,杀人于无形。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4月26日 09点

    刘维鸿离开青姑娘后,走向校园内的快餐食堂,突然校园内的马路上五辆无牌照的奥迪车急速朝刘维鸿驶来并猛然刹车停在刘维鸿周围,车中陆续下来十余名便装男子,其中领头的男子问道:“同学,你是叫刘维鸿吗?”刘维鸿苦笑了一下,没做回答,转身跑两步一跃,身形飞过面前包围自己的汽车,快速朝食堂跑了过去。“你跑什么,别跑!”十余名男子紧接着追了过去,但皆被刘维鸿远远甩在身后,奥迪车队见刘维鸿开溜,便没有等车下便衣们上车,而是第一时间起车跟着刘维鸿,显然是训练有素。直到刘维鸿进入食堂,车队停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身着运动装头戴鸭舌帽的年轻女子,不悦地在站车外等着那十余名便装男子,过了大约一分钟,那十余名便装男子才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带头的男子道:“这小子反应怎么这么快,还能跃过咱的车,连我都没追上,好功夫!”女子不耐烦地说道:“硬抓怕是更麻烦,我先进去单独和他谈,你们随后进去把里面的学生清一清,抓捕他不能伤到无辜学生。” 刘维鸿坐在食堂角落里,喝了一口只有苦味没有香味的速溶咖啡,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发呆,午后窗外的阳光懒洋洋的打在刘维鸿没有表情的脸上,坐在刘维鸿面前鸭舌帽女子首先开口说道:“刘同学,我们得知你在工学院地下实验室藏有火箭筒、手雷、自动步枪,最近还在计划弄坦克,你这是想救一个叫王立的道士吗?我看是想叛国吧,你知不知道这可以判死刑,你年纪这么小,还是个大学生,前途无量,真是可惜了,你通敌叛国,你的亲戚朋友还有工学院和你一起胡闹的那帮同学都难逃法律制裁,你忍心他们坐牢吗?希望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把情况说清楚!”女子真真假假的恐吓道。 刘维鸿表情依旧呆滞麻木,不过却也淡淡地回道:“玉局长听到我的名字,却没有亲自来见我,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死了,要么被限制自由了,玉局长级别虽不高,这么多年来却一直屹立不倒,负责我朝情报,我看除非是变了天,否则能耍手段软禁她的人,怕是没有。那么只能是前者了,不过领导的健康状况历来是秘密,正常情况下,你也不会告诉我玉局到底病到什么程度。”说完后,刘维鸿见鸭舌帽女子没有反应,于是揉了揉脸,身子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接着说道:“你是玉局中意的接班人顾晓红,看你提到玉局时的神情有挂念,有不舍,却没有悲恸,想必是玉老太婆此时还没有见阎王。重病了,是吧?” 顾晓红本来波澜不惊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领导的健康状况岂是你应该窥探的,你到底是谁?” 十余名便装男子此时已经把食堂内的学生清空, 稀疏地坐在食堂远处,隐约形成包围的态势,听到顾晓红提高音量,有些则站起身来朝刘维鸿的方向聚拢。 刘维鸿掏出一本笔记本拍在桌上,说道:“姑娘,这里面是美帝在国内的情报人员名单,虽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能拔掉这些钉子也是不小的功劳,足可以让你更进一步。” 顾晓红没有正眼瞧那个笔记本,依旧严肃地说道:“揭发检举会有相关的部门受理,我们是讲程序的,你说的这些我会如实记录,不过你还是需要跟我们走一趟!你私藏那些重武器,性质很严重。” 刘维鸿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弄那些武器是解救王立用的吗?那些是为了保护美帝押运队伍,确保场面不失控,王立和当年的一号首长有约定,自愿被监视居住。一旦你们让他出来,我看他第一时间就会送那个押运队伍去见马克思,场面你们是控制不住的。” 刘维鸿继续道:“怎么还装模作样的拿架子,你杀过人吗?一会场面会比较血腥,那个带头抓我的便衣男子是美帝的钉子,他的上线,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时间”,不过“时间”太狡猾了,我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如一会我把他的头摘下来送给你这个未来的局长。” 顾晓红:“看在你和玉妈妈有渊源的份上我劝你别乱动,我知道你会点功夫,你说的那位是系统内有名的搏击高手,我们都佩枪,有什么话你和我回去说,乱动我也难保你平安。” 刘维鸿小声说道:“3秒钟后我会诈他一下,喊破他的身份,暴露后他八成会拔枪杀人灭口,不过......如果我是他,第一枪会先朝你开,希望你反应快一点” 顾晓红表情依然严肃,脸上仿佛写着“你满嘴胡言,我不信”几个大字,不过行动上却丝毫没有犹疑,用最快的速度打开挎包,准备掏枪, “这姑娘也是个机灵人呀,果然是吃这行饭的材料”刘维鸿心里由衷地赞道。 四周警戒的便衣们虽没有听见刘维鸿和顾晓红的谈话内容,但是一直在密切注视着二人的举动,看顾晓红打开挎包,以为刘维鸿拒捕顾晓红准备动武,遂都将手摸向腰间,并站起身来快速向二人靠拢,刘维鸿突然侧身朝领头的便衣男子叫道:“嗨 Frank,你中计了,今天这次是抓捕间谍的专项行动,已查明你是“时间”的下线,代号Frank,你昨天发的消息我们已经拦截到了!你放下枪,你刘爷我做主给你留个全尸!”那个被刘维鸿称作Frank的领头男子突然拔枪指着刘维鸿,并对身边其余男子下令道:“哥几个,刘维鸿私藏重型武器,现在诬陷并以死亡恐吓国家工作人员,通敌叛国危害国家安全,证据确凿,当场击毙!”说完果然如刘维鸿所料,调转枪口朝顾晓红射击,准备彻底杀人灭口。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8月06日 23点

    窗外风吹柳树,王立走到床边,在床上静坐下来,丝瑞见王立不应声,也安静的离线了。   夜色已深,空中晦暗不明。   王立起身,关闭了房间的电源,缓缓走到书桌前,望着桌上摆着的白瓷半身像,缓缓的开口道:“首长,约定的日子快到了, 王立明日就要离开了,一直想跟您说,这辈子有幸能为首长尽忠,是王立的荣幸。”   王立继续郑重的道:“可惜我王立没有治国之志,更无安邦之才,终归还是那个小道士。明日王立便鱼归大海,首长请保重。”   王立沉思了一会,推开窗望向夜空:“李四先生,我与首长的约定已到,天地之间再无束缚,今日便取出你的金针。” 说着王立右手做剑指状,凌空画了张符后,左手摸向颈后,从大椎穴处缓缓扯出一段金针。金针长足有二尺,却柔软异常,虽沾染着血迹,但是难掩其光华,不时闪着金光。王立把金针放在桌上,关上窗子后,便上床静坐吐纳。   隔壁屋睡的正酣的孙飞突然转醒,因为听见王立房间每隔一会儿便发出如擂鼓般“咚”的一声,又仿佛有河水的激流声,孙飞此时已经除去墨镜,睡眼朦胧中望向王立房间的方向,只见王立房间大股紫气凝结不散,冲入云霄,在夜空中幻化成各种形状,慢慢的紫气越来越浓郁,呈波涛之势布满了整个宾馆的上空。那咚咚声,是王立的心跳;那河水的激流声,是王立血管中的血液不断冲刷流淌的声音。   夜色中,王立本已苍老的皮肤逐渐恢复光泽,白发逐渐转黑,打坐中那佝偻的身体逐渐变得挺直,那早已掉光牙齿的牙龈上,新牙重新生长,待四十枚牙齿长齐后,王立拿出手帕包裹着的茶壶碎片,用手指夹了两片放入口中咀嚼,待碎片成为不会划伤食道的小碎片后,吞咽入胃。   孙飞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照这样子3000人也未必搞得定师傅。肾气充足,牙齿长全,先天之本已经巩固。胃气充足,为了防止胃气太盛伤到胃本身,吞冰魄石中和胃气,看样子后天之本也已经巩固。那帮虾兵蟹将还以为能占到便宜,却没想到明天要组团参观黄泉路去喽。”孙飞吐字不清的嘀咕几句后,又转身睡了过去。       工学院地下实验室。   “刘维鸿,无人机和摄像头监控都已经到位,从装兵院顺来了一辆装甲车,你要是会开就开走,不会开可别弄坏了,不带电子设备的裸车就3000多万呢,开出去绝对比兰博鸡鸡拉风,还有福特F350,已经改装好了,装甲车要是不会开你就开这个凑合一下吧。重武器也有,不过都在东山实验室堆着,弄进城里比较麻烦,你不用担心,咱工学院离弗兰德宾馆只一墙之隔,红龙反坦克导弹,科尔点45口径手枪,加特重机枪,想要啥咱都有,坦克也有,就是现在组织人手开回城里怕来不及了,还有机器人实验室的无人机,明早就可以升空。刘学弟,我导师说这些装备你随便用,不过,学弟你要干啥呀,导师说你是用这些道具拍一部咱学校的招生宣传片?真霸气呀!祝你明天拍摄顺利。我老婆在3号楼等我补习线代呢,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哈。”戴着厚厚镜片的陈兵博士一口气说完后匆匆离开了。刘维鸿看着陈兵,从始至终只是微笑,并不回答他的疑问。     “出来吧,王立你见到了没,什么情况?”     空荡荡的实验室只能听见回声,片刻,电脑屏幕闪现出一个笑脸:“刘先生,我有名字了,我叫丝瑞。” 刘维鸿稍加思索后便有些明了,调笑道:“看来你和王立聊的火热,连名字都帮你取了,给你找婆家了没有呀?没事,等你刘爷我忙完了帮你介绍个好的。” 丝瑞并没有理会刘伟鸿的调侃,语气平静的说道:“大意我都转达到了,王立在漪荷园附近逃脱的概率比较大,不过王立为什么不现在走呢?他和外国人达成协议答应出境了?”  刘维鸿:“不是这样的,王立行事无法无天,不拘常理,但是投敌卖国是绝对不会的,弗兰德宾馆是首长参与建造的园林式建筑,首长深得风水堪舆的精髓,我师傅李四也在王立居所布下重重机关,只有和首长约定到期,还得有人白天光明正大的接王立出来,否则王立踏出半步,就算违背誓言。”   丝瑞:“我发现个奇怪现象,现在怎么有那么多人打电话,说是弗兰德宾馆有异状,接打电话的都是宗教界人士,还有尼娜正在来这里的路上,三分四十秒后会到。”   刘维鸿听完转身离开地下实验室,上了高楼的顶层,站到了房顶上,望向弗兰德宾馆,由于不会望气之术,他无法看到弗兰德宾馆上空紫气通天,不过也发现了异常,弗兰德宾馆上空周围可以看到繁星闪烁,而其他地区都晦暗不明。   楼下尼娜长龙般的车队停在工学院校区外,并没有驶进工学院,只是安静的在校园外等待着,尼娜也并没有现身,反倒是一身旗袍装的青姑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顶楼。   “能看到繁星,在这座城市真是少见”,青姑娘感叹着说道。  刘维鸿屈身坐在楼顶边缘,两腿伸出楼外,双手支撑着身体,仰头看着星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