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4月27日 11: 57: 20

    中华文明的起源一直是个谜,仿佛来自于混沌,连黄帝-这位华夏人公认的先祖,也不是中华的缔造者,他只是个重建者,又重新统一了中国。早在黄帝之前,中华文明就已源远流长,中华文明的发展不过是一次次的破坏与重建,周而复始。嫦娥奔月,后羿射日,唐明皇游月宫,古来多少事,到如今都只能付与笑谈。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7月22日 19点

    古剑奇谭里高人们的造型挺有范儿的(虽然时不时的ji情四射). 高人们的鹤发童颜,雪白的头发,粉嫩的小脸,这个造型其实是有待商榷的,气血充盈的人头发是不会白的,更何况是剑仙.不过真要是黑头发配小白脸,估计气场就没了,没有区分度层次感,更没沧桑感,影响收视率,观众们也不一定喜欢. 满族人剃去前额的头发,辫子便会长得又粗又长,缠在脖子上,搏斗时可以保护颈部动脉,冬天可以保温. 把多余的头发剃去,辫子会长得更好...... 养发秘方: 天天剃头. 今人养发,可以把头发全部剃去,天天剃头,每天用剃须刀刮掉昨日新长出的毛发,小朋友只需一个暑期,三十岁的人需要半年,年龄再大的需要更长的时间.头发会焕发新生,男人们苦恼的脱发地中海都会缓解,女人们的效果更明显.只要不是病理性的问题,大部分脱发出油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无论男女发际线都会下移,如同年轻时的模样. 睡梦中不剃头(禁止给睡梦中的孩子剃头),饱餐后不剃头,临睡前不剃头. 注意防风防凉 注意防晒防烫 用洁净温水冲洗 水温高伤毛囊 可能需要的工具: 剪刀 剃须刀 毛巾 鸭舌帽 假发 大概可能的操作时间: 坐月子期间 寒暑假 失恋后的冲动期心灰意冷期, 折在条子手里后的群居时间 怀疑效果疑心重而又不得不剃头的女娃可以先拿老公or老爸做试验,笑. 护发素 往头皮上蹭姜片等等画蛇添足的手段可以省去,如有条件可以每天吃一点熟黑芝麻. 人的身体自愈能力是惊人的,不恰当的饮食和美发习惯导致了头发的枯萎,从青春期就开始离子烫拉直打卷染色,头发倍受摧残,中年后头发越来越少,头发越来越少的人却越爱留长发来遮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要么头发凋零殆尽,要么发如雪. 不建议去小发廊剃头,担心刀具不洁净以致有外伤后感染疾病.年轻人可去理发店剪个寸头,回来后用温水毛巾热敷软化毛发后用新剃须刀操作,用肥皂水或者专业的剃须泡沫软化后再剃也可. 上班族学生党请认真评估光头对职业生涯 人际关系和学业的负面影响 年龄五十岁左右的气血不一定充足,头皮自愈过程会非常缓慢,需要两年左右. 剃发后头皮得以休养,有益于气血循环,面色变得红润,胆气增加,请控制好情绪和心态,不要亢奋. 这本是道家凉血排毒的秘法之一,不止对头发有益. 方法简单,施行起来却不易,特别是对于女娃. 希望对真心需要的人有所帮助,特传此法. 还俗后小尼姑的头发长得很好看,今日之世界,尼姑见不到几个,还俗的更难碰见,所以今人看不到那种秀发.有舍才有得,有断才有续,人间事,大抵如是.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25日 14点

    眼睛不只是心灵的窗户,更是身体内外通道的开关。体虚有病之人喜欢闭眼睛躺着,特别难受时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因为只有身体平卧,眼睛闭上,血才会归肝,肝脏能更有效率的解毒。闭上眼睛体内的小环境会更有效率的运转,是养。睁开眼睛起床上班工作,是用。小伙伴们惊呆之时,不眨眼,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长时间不眨眼瞪着眼睛比剧烈运动更累,小伙伴们看恐怖片时,会本能闭眼,主动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用与养适度搭配才能得健康。婴儿吃了睡睡了吃,一天睡觉的时间很长,这是养,在成长。长期熬夜不闭眼,如同家用电脑夜以继日的不关机,速度变慢,各部件发热,新出厂质量好的可以继续用,年头久质量差的说不定哪天就罢工不开机了。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4月25日 23点

    与欧洲不同,中国历史上每次分裂都被民众视为暂时和非法的,并坚信不久又会由领袖效法黄帝一统天下。在民众心里,分裂是暂时的,统一的中国才是常态,这就是华夏人内心深处的民族凝聚力,它使得中国在历次战乱后最终重归一统,它展现了这个民族的高贵。华夏人的大国意识和民族优越感是烙印在血脉里的。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12月08日 10点

    当小张做好应对各种场面的心里准备后,却遇到了从未想过的情况,进去后发现:床还在,姑娘却不见了。房间角落里码放着金砖,屋内还有一些家具,只是不见了姑娘,小张泛起了单相思,天天都要来这里看看,晚上便在床上过夜。一夜睡至正酣,姑娘来了,小张在朦胧中便与其云雨起来。恢复理智后,小张便问姑娘到底怎么回事。姑娘说自己是个丫鬟,在这里伺候武娘娘,武娘娘把我送给你,服侍你一辈子,也算有个归宿,其余的便不肯多说。小张初遇新欢,大脑思考能力已经归零,也没深究下去。直到几日之后,想想这事有些不对劲,便对老张坦白了这事,其实小张已经不太在意姑娘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是人是鬼无所谓,主要是想让老张想想办法,看看把姑娘从墙里带出来,能不能弄个身份,然后两人结婚。 当小张做好应对各种场面的心理准备后,却遇到了从未想过的情况,进去后发现:床还在,姑娘却不见了。房间角落里码放着金砖,屋内还有一些家具,只是不见了姑娘,小张泛起了单相思,天天都要来这里看看,晚上便在床上过夜。一夜睡至正酣,姑娘来了,小张在朦胧中便与其云雨起来。恢复理智后,小张便问姑娘到底怎么回事。姑娘说自己是个丫鬟,在这里伺候武娘娘,武娘娘把我送给你,服侍你一辈子,也算有个好归宿,其余的便不肯多说。小张初遇新欢,大脑思考能力已经归零,也没深究下去。直到几日之后,想想这事有些不对劲,便对老张坦白了这事,其实小张已经不太在意姑娘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是人是鬼无所谓,主要是想让老张想想办法,看看把姑娘从墙里带出来后,能不能弄个身份,然后两人结婚。 老张听后根本不相信,两人便约定当夜一同进去,一探究竟。再进去时,屋内两个女人,除了丫鬟外,多了一个面目冷清秀丽的姑娘,就是丫鬟口中的武娘娘。中间发生了许多对话,小张也只能记得个大概,小张回忆说,这个房间有个暗门,武娘娘住在隔壁,武娘娘把丫鬟,也就是后来的小张太太送与小张,同时请求老张阻止拆墙运动。老张回应自己没有那么大能力阻止。武娘娘自述自己与相公一心修道,后来应皇命,守护此城墙,在墙里闭关修行,相公外出访友一直未归,如果墙拆了,怕相公回来找不到自己,也说此城墙还有气数在,护墙者会有福寿。老张被武娘娘的真情感动,在组织里开始旗帜鲜明的反对拆墙,但是效果不大,老张也是个老陕脾气,气性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写信上书内阁,这事闹的动静不小,墙暂时得以保全。后来没过多久,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开始,群众开始被动员起来,眼见谁也保不住这墙了,老张觉得对不起武娘娘,武娘娘安慰老张不要担心,感谢老张的义举,并说过一阵转机就来了,墙不会拆,说完后武娘娘便回到屋内闭关不再出来。老张只当是安慰了,破四旧运动轰轰烈烈,墙是非毁不可。但是转机却一夜间冒出来了:秦皇的地下武装力量突然现世。霎那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国际友人络绎不绝,世界媒体曝光不断,长安城成了那个年代世界了解华夏古国的第一窗口,拆墙运动一夜间消于无形。 在武娘娘的指点下,运动之初,小张便携夫人带财宝一路南下,过香江,入不列颠,后辗转至小黑国。老张在风紧时,进入墙内避难,据说打通了菜窖,自给自足,直到运动过去才正常生活。二十世纪末,小张携夫人重回长安探望武娘娘,但是洞口被封,外砌城砖,墙已焕然一新,无法再进去探望武娘娘,小张临别时与夫人对着城墙磕了几个头后便离开了华夏,自此再无音信。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6月06日 22点

    法治法制,不是舶来品。早在秦代,律法细致到连人们穿鞋的尺码都有规定,也许秦代距今太远,傻娃们很难再去考证了。宋朝,犯罪嫌疑人翻供,会有另一套系统的官员介入重新审度,称作移司别勘,宋代女子穿抹胸,裹着能暴露曲线的丝绸服饰,西洋政府也不过是在二战后才允许女性穿显露身体曲线“有伤风化”的裤装,谁更开放呢?笑。华夏古代法律细致到什么程度呢,例如宋明律法中,对于斗殴打掉牙齿都有细致的量刑,打掉对方一颗牙还是两颗牙,量刑是不同的,还有保辜制度,被打者伤情要观察十天二十天,要是伤情加重,打人者也要继续负责,如今打飞了牙齿,差人也就劝着双方签个调解协议而已。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官司打到了御前,打了好多年,逐级审问,直到水落石出。刚需傻娃特感兴趣的房产税,也不是什么舶来品,唐朝叫做间架税,按宅子房间数收税,千年前就有了。 古代律法森严繁复,但也与人治相结合。例如古装剧里总喜欢强调当时的人治,导演一般都会给清官主角备着一把利器--尚方宝剑。追根溯源,尚方其实是个企业名称,是专门给老板生产奢侈品的加工厂,那里造的宝剑质量高,后世越来越出名,就和如今的哎呦喂 ,哭泣,乔治按摩你等外国品牌一样知名,青天们也以扛着妹得拜尚方扣奥珀瑞申的宝剑去基层切脑壳为骄傲。 言之总总,法律法制今人无需羡慕西洋,当年新青年们打着德先生赛先生的旗号,把华夏文化埋在故纸堆里一把火烧了,所以今人看什么都觉得稀奇,其实今人眼中的新闻,只不过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罢了。 明日学子们就开始鲤鱼跃龙门了,学子们紧张的心情一如百千年前赶考的书生,历史总是以不同的方式重复着相同的内容。



    姑射山人2011  2012年08月14日 17点

      @姑射山人2011 2012-7-7 20:26:00  如果有一天碰到手拿平板电脑 塞着耳机 满嘴英文歌曲 拿过欧美博士学位 穿着时髦 并自诩为道家传人的年轻人 也先别嗤之以鼻 没准还真让你碰到了 道教是宗教 而道家不同于道教 它是研究道的 研究天地运行规律和万事万物的 中华文明领先了世界几千年 道家传人一直是最领先的科学家 例如 火药是炼丹时发现的 葛洪也是化学家 也是名医 天花这种传染病就是他首次记载的 并且指出传染病是空气传染的 不是老天的刑......  -----------------------------  @该谈恋爱了 2012-8-14 16:09:00  仙师,我问下若是得了乙肝,修行能换来治愈吗,用轮回之说解释,是不是说明我上辈子做的坏事太多?  -----------------------------  站桩,站上一年,每天一个小时。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02月06日 09点

    史书上说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种说法后世儒家杜撰的成份居多,儒家的大发展是在宋朝后期,汉唐以前中华文明的内核是道家,延续的叫道统,统治者修道修仙,满清时期的统治阶级企图灭绝华夏精神文化,灭绝道统,所以力推儒学,所以给今人的印象好像儒家学说兴盛了几千年似的,满清灭道时,世俗的道观为了生存,纷纷改为佛殿,满清几百年的儒家教化之下,汉人追求自由的精神所剩无几,为什么宋朝汉人几被灭族,当追求科举功名物质利益至上背弃信仰放弃道统时,则大道不佑汉人。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19日 21点

    黄家村。黄家祖上显赫,曾官至少保,村里有一座道观,住着老道士和一位姓黄的小道士,老道士不怎么见人,小道士则学得一手道术,村里的救死扶伤,赶鬼收惊各种法事,都仰仗着小道士,小道士很受村民们爱戴,小道士有母亲和一个刚满十岁的妹妹,黄小妹虽然顽皮异常,不过却深得老道士的喜欢,白天准许其在道观里玩耍,老道士对小道士要求严苛,经常责罚,对黄小妹,则宠爱有加,常展示道术神通逗其开心。不过老道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出云游,只在过年的那段时间回来,回来后会考察弟子道术,也会教黄小妹识文断字,记得那年过年,黄小妹问为什么过年咱们村不贴福字,而贴春字,老道笑着答道,你忘了吗,你们祖宗黄少保小名叫福,怎么能贴祖宗呢,黄小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第二年,老道云游未走多久便匆匆回来,命小道士及其家人准备好行囊,老道准备把小道士及其家人安置到海外。小道士的母亲勤劳善良,是个好人,但是性格也比较执拗,故土难离,说什么也不肯走,老道说改朝换代,你们家人留在这里一个都活不成的,小道士的母亲哭哭啼啼的死也不肯走,小道士见状便也要留下来奉养母亲,黄小妹也哭着不肯走。第二天,黄小妹便失踪了,村里人都说被道士领走了,其母亲发疯般找了两天,还没等到第三天,红色运动便波及到了自身,小道士及其母亲,被村民绑了,挖了大坑,活埋。活埋当天,人山人海,老道易了容貌,领着黄小妹去了现场,活埋大会上,村民不断填土,小道士一直在哭,而他的母亲已经吓死过去,老道咳嗽了一声,小道士寻声望去,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跟着师父平安无事,便高兴的笑起来,一边哭一边笑,又不敢一直盯着妹妹怕被村民发现,只得边哭边笑中偷眼观看,依依不舍,黄小妹流着泪一言不发。 老道带黄小妹去了瑞士,老道问要不要跟着自己学道法,黄小妹不学,黄小妹说恨故土的父老乡亲,自己的哥哥道术精妙,活人无数,最后被自己救的乡亲们活埋,学了道法还要护佑这些人,不如不学。老道闻言叹了口气,把黄小妹交给瑞士的信众抚养,自己则云游四方。几十年后,儿孙满堂的黄小妹突发脑溢血,虽然抢救过来,但是一时间记忆全无,儿孙们问黄小妹姓什么叫什么,黄小妹只摇头说不记得,后来道门信众试着通知老道,老道闻讯前去探望,黄小妹也记不得老道是谁,老道笑着说没事。夜间,老道来到病床前叫醒黄小妹,摸着她的头柔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祖宗是谁啊?黄小妹想了想后说道,我记得,我祖宗姓黄,叫黄少保,说完后以往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来,黄小妹放声大哭。老道笑着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故土啊,难离,更难忘。



    姑射山人2011  2012年10月13日 00点

      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世人只能窥探一般,说点文学方面的,中国人语言和文字是不统一的,从秦汉到明清中华大地操各种方言的人都有,但是落于纸笔的时候写的就不是大白话,而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古文。  中国人几千年前就知道,语言是随社会变迁的,如果把文字和语言统一,那么一百年后的后人就不知道你书里写的是什么。“艾玛,表哥资产其实都上亿了啊”这句话是大白话,50岁以上的人有几个人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500年后的人就更云山雾罩的不知道在说啥。  所以中国人很幸福,只要学几年古汉语,就能知道几千年前孔孟说的啥,上根利器也能看得懂几句金刚经道德经,普通人也能时不时的来一句三人行必有我师这句几千年前的话,英国人就很郁闷,莎士比亚写的到底是啥,基本上靠猜,圣经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对圣经的解读不同而分裂出来的教派多如牛毛。  中国人很聪明,是唯一一个把文字和语言分开的民族,因为祖宗知道语言是随时代变迁的,什么发挥战斗堡垒作用,排头兵,都是特定时代的语言烙印,平时你怎么说怎么orz都没关系,你想orz还是想oh my ladygaga随你便,但是到真正写东西的时候,就用几千年前的文字格式来书写,之乎者也。好处就是你写的东西几千年后虽然大家方言都稀奇古怪了,但是依然有人能看得懂你写的是什么。  现在呢,如果看不懂文言文,就等于站在封存上下五千年典籍的仓库外形单影只,门都进不去,如何传承呢?  五四运动后开始提倡白话文,把文字和语言统一了,一百年还不到,连精英阶层大学生都看不懂祖宗的书籍了,从春秋到明清的典籍,里面有多少宝藏,不知道,因为看不懂文言文。现在再颁个奖,鼓励一下,让精英阶层继续在仓库外站着。人离乡贱,没有根的人,到哪里能被瞧得起呢,那是最容易被欺负也是最好欺负的人。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9月01日 13点

    “你和尼娜费了那么多心思,布置了好些人手,明天会死很多人的,你觉得值得吗?为了一个青春已逝,却大部分时间和你并没有过交集的女人,值得吗?”青姑娘很认真的问道。 刘维鸿望着天空,仿佛回忆起往昔,面带温柔的回应道:“你难道不相信爱情吗?” 青姑娘没料到刘维鸿会如此问,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用手捋着额前一缕秀发,沉默之中,只见翠色手镯在星光下流波闪烁,半晌,青姑娘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人性。” 刘维鸿笑道:“社会变了,爱情对于如今的人来说,是开放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之花。对于我这种人,爱情是一种很难定义的感情,我只想和玉如嫣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青姑娘:“也许我没有凡人的感情吧,这就是我。”   刘维鸿大笑道:“青姑娘当然不是凡人,这夜空虽美,对于寿元悠长的青姑娘来说恐怕是司空见惯了,来找我恐怕也不是谈感情的吧?以青姑娘的阅历,恐怕和我师傅李四聊聊感情聊聊人生才相匹配,青姑娘你说是不是?”   青姑娘闻言后神色变的妖娆妩媚,柔声笑道:“你这人好坏,惫懒惯了也无妨,怎么还没大没小了,连你师傅的玩笑都开。不过要是能和你师傅谈谈感情也真的不错呢!”说着青姑娘花枝招展的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夜空里,越发衬托出四周的宁静。   这时屋顶远处,一位手持禅杖的疤面和尚突然现身,大步朝青姑娘走来,边走边说:“你这妖女,贫僧这次不会放过你,你我今夜斗了两个时辰,量你也没什么力气了,居然跑到这里,让我好找!”   刘维鸿回头望向青姑娘,对其露出一副“我早已经猜到你今晚找我没什么好事”的表情。   青姑娘暧昧的娇嗔道:“大师,你我今夜折腾了两个时辰了,望请保重身体,现在天色已晚,大师难道还想梅开二度不成,青儿身子骨柔弱,且饶了奴家好不好?”   疤面和尚闻言瞬间血往上涌:“你胡说些什么,我严守戒律,岂容你言语不清。虽然现在你我功力都消耗殆尽,但我自幼习武,凭体力今晚也能把你击毙杖下,没人救得下你,你说那些疯话拖延时间也没用!”说着加快了脚步提起禅杖准备朝青姑娘挥来。   青姑娘也知道到了紧要关头,忙向刘维鸿求救:“卫红救我,他是时间的走狗,杀了他时间就会出现,杀了他我现在就告诉你清宫宝藏的入口,你不是想救玉如嫣吗?”   青姑娘用最快的语速说完信息量如此之大的话后,反应敏捷的刘维鸿当机立断,低头对着裤兜里还未来得及掏出的手机说道:“丝瑞,革了这和尚的命!”   和尚虽已经被青姑娘的话弄得乱了心神火气上涌,但终究不是莽夫,听闻刘维鸿的话后,知道今天虽然斗来斗去,虽目前显得略胜一筹,但最终恐怕还是被青姑娘算计了,便果断收势,准备转向先从楼顶先跳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丝瑞早就遥控打开了刘维鸿手机的话筒,在偷听其和青姑娘的对话,听闻刘维鸿下令,丝瑞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对尼娜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下达了狙杀和尚的命令。   和尚已经奔到楼檐处,不过还是没能躲过杀身之祸。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已经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和尚脑袋瞬间炸裂,奔跑中的无头尸身瞬间从楼顶栽落,不过还没有完结,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下坠中的尸身再次中弹,尸身大腿根部被击中,子弹巨大的爆炸力把和尚的大腿从身体上撕裂出去,接下来又是几声枪响,等到和尚落地时,已经是七零八落,尼娜车队里的人此时也已迅速出动,清理尸身,整个过程没有丝毫拖沓,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似的,连饱经沧桑的青姑娘也惊讶的嘴唇微张。   青姑娘拍拍胸口,妩媚的朝刘维鸿道谢:“不愧是李四的高徒,这和尚追了我几十年不依不饶的,如今多亏刘公子相助,得以铲除此等恶人。” 刘维鸿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青姑娘:“青姑娘,好心计呀!” 青姑娘也有些尴尬,解释道:“他是时间的得力助手,我即使有能力除掉,也担心时间的报复,杀了他时间自然会现身,我想普天下间只有李四和其传人才敢触其霉头。” 青姑娘怕解释的晚了刘维鸿心生罅隙,忙继续说道:“清宫宝藏的入口未知,但是其中的一个通道,应该贯通了白石桥下面,白石桥修于元朝,后经整修,桥面宽五十二米,桥下是河水,这河水能通到漪荷园,这是清廷皇帝乘船往返于紫晶城和漪荷园的必经水路,我的队伍在地下九米深的地方以勘探之名做业,发现更深处有人为修凿的痕迹。八旗入关前后劫掠的财宝规模庞大,根据这条地下通道的走向逆推,整个清朝的宝藏应该埋藏于漪荷园昆明湖水系之下,英法联军找不到,八国联军也找不到,要不是我以修地下铁之名勘探,恐怕百年内也不会有人找到,你见到王立后告诉他这些情况,他懂堪舆,肯定能知晓如何进入其中。” 刘维鸿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对青姑娘说道:“这些神枪手本是为王立准备的,他要是不知轻重敢在城里造杀孽,明天便请他尝尝枪子。” 青姑娘微微皱眉:“杀几个人当不得什么大事,宝藏的入口还要依仗王立。” 刘维鸿沉声道:“我不是担心王立杀个把人,我是担心他杀得起性把见到的人都杀了。”   程明光抓起话筒:“报告首长,工学院附近传来枪声,王立还在宾馆没有离开,等待首长进一步指示。” 程明光听到话筒里首长的指示后,神情疑惑,回答了几个是之后,挂断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爸,明天王立要转移,首长说已经和您通了气,刚才那个方向传来枪声,不是我们的枪,首长让我多听听你的意见。”   电话那端传来程东苍老的声音:“按既定的方针办。王立千万不能碰,碰了就没命,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程明光半信半疑的挂断电话,嘴里嘟囔着:“不碰就不碰,我本也没打算碰。怎么年纪越大胆子越小,有什么可怕的,我手里的兵又不是吃素的。”   青姑娘已经离去,刘维鸿的手机里传来丝瑞的声音:“我觉得王立是好人,你和尼娜在沿途布置了十二名狙击手,王立明天没有生还的可能。能不能不杀王立呢?” 刘维鸿闻言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戏笑道:“你还挺有人情味的,担心起王立来了。” 睡梦中的孙飞被狙击手射杀和尚的枪声惊醒,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朝王立房间的方向说道:“师傅,明天有点悬,这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声音,这枪离近了能把人打成碎肉,往远了打能打一公里,这种距离明天师傅您用硬弓也射不到狙击手。枪声来自不同方向,狙击手观察手至少有三组,明天能搞的定吗?”良久也不见王立回应,孙飞便又说道: “师傅,那我睡了,你明天小心这些打冷枪的。”等了片刻,见王立依旧没有回应,便躺下身,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却心事重重的再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