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17日 16: 35: 38

    发表了博文 《不死药(七)》 - 丰台某部驻地审讯室外 “程参谋,程明辉已经被灯烤了48小时,经反复侦查问讯,供述的材料离事实不会有太大的出入。”被称作程参谋的人闻言不语,仔细看了遍弟弟程明辉的口供后 不死药(七)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17日 16点

    丰台某部驻地审讯室外 “程参谋,程明辉已经被灯烤了48小时,经反复侦查问讯,供述的材料离事实不会有太大的出入。”被称作程参谋的人闻言不语,仔细看了遍弟弟程明辉的口供后,径直拉开门走入审讯室。 程明辉见到来人后,诧异道:“大哥,你怎么来了,事情闹这么大了吗?” 程明光点了支烟,吞云吐雾了几口慢慢说道:“明辉,你要是有难言之隐就和哥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他们要是拿你当替罪羊,我的兵现在就在门外,我豁出去脱下这身军皮把你弄出去,咱上山去找首长鸣冤。如果你真的叛了组织,也别遭这罪了,我也给你个痛快,让你去见去世的咱爸咱妈,把你背叛组织的大道理和他们去说,咱老程家的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忠诚,你平时吃的谁的饭、拿的谁的津贴,你还要脸不要了?”程明光越说越激动,站起身掏出枪抵在了程明辉的心脏部位,“你说,你到底干了什么!” 程明辉看着抵在胸口的手枪,耳闻哥哥突如其来的咆哮,表情变得越发镇定:“哥,连你也怀疑我,我是不是叛徒,爹娘九泉之下看得比你们清楚,我这就去见他们。”说着抬手抢下程明光手里的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但枪声并未如期响起,手枪里没有子弹。程明辉愕然不知所以。 程明光直愣愣的看着弟弟自杀的举动,激动的表情已不复存在,神色平静地走到程明辉身前,伸手抽了他两个嘴巴:“记住,军人的命早就卖给了国家,怎么死不由自己做主,死在保家卫国上那叫英雄,自己崩脑壳子你也不嫌丢人!” 说着掏出裤袋里早已经处在通话状态的手机,平静思考了一会后沉声说道:“王秘书,过程你电话里已经听见了,我弟弟为证明清白不惜脑袋开花,请转告首长,我们程家不出叛徒。”说完不待王秘书那面有反应,便挂断了电话,俨然一副骄兵悍将的做派。 程明辉呆呆地站着:“哥,到底怎么回事?” 程明光瞅了他一眼说道:“资料没有外泄的迹象,这事可能会淡化处理吧,事情经过究竟是什么样?” 程明辉依旧有些不明所以:“事情的经过我重复无数遍了,已经白纸黑字写了,就是一个大学生劫了我的车,我当时也迷迷糊糊的,手里攥着一个挂坠,可能是推搡中从他脖子上拽下来的,也可能是他遗落在车里的,那个挂坠我研究了一下,像是储存卡,用单位的仪器试着从里面提取资料,结果网络就瘫痪了。” “那个大学生怎么知道你们单位有设备的,怎么知道你是从事这方面研究的?” “哥,我也回忆了一下,那学生劫车之前,我在打电话,那个电话拨号按键不好使,我用的是拍击公用电话舌簧的方式打的电话,那个学生可能通过我这个举动知道我懂这些,知道我肯定对那个芯片感兴趣,可能会提取里面的数据。哥,你不懂,只要给电话一个特定的音频,电话就可以任人摆布了,不用付电话费,这些知识普通老百姓都不懂的。我真没瞎说,有实例的,美帝的樱桃公司,他们创始人就是靠这种漏洞赚取的第一桶金。” “你说的这些技术上的事情,虽然我听不太明白,但是能肯定这只是你的猜测,你的个人猜测就不要对别人乱说了。”程明光嘱咐完弟弟,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组织上会还你清白的”,说完便准备起身,但半途又坐回原位,郑重地低声问道:“明辉,我也有些好奇,你和哥再说说,这个东西导致了网络瘫痪,我们用的是内网,怎么会瞬时有那么多数据流进来,说它是间谍程序,但是资料都是只进不出,没有外泄,这种异常只持续一个小时便又恢复正常,到底会是什么目的呢?” 程明辉因长时间被问询而疲惫的脸上逐渐显现出亢奋:“哥,虽然咱用的是内网,但是工作人员的手机却支持国际间数据传输,只要可以跨协议传输,根本就没有内外网之分,这特别像一种情况,就是人工智能的初期自我完善,那瘫痪的一个小时,我想砸掉芯片,但是我的手机一直不停的有重要人物的短信发来,命令我原地停留,还有紧急集合的命令,总之就是突然间来了各种情况,让我不得靠近芯片,但是事后这些消息和电话记录都了无痕迹了,那个芯片虽然已经烧毁,但是我猜它是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哥,这种技术太先进了,美帝目前也不具备这种技术,很有必要深入研究下去。”程明辉的脸颊因为亢奋而变得潮红。 程明光看弟弟越说越不靠谱,连芯片都被说成有思想的东西,半无奈半心疼地说道:“你研究这个太痴迷了,以后换个工作吧,这件事情你先别琢磨了,先好好休息,你自己猜测的东西不能对别人说。” 程明辉听后也逐渐熄了说话的热情,对技术一窍不通的人说这些无异于对牛弹琴,便岔开了话题:“哥,你怎么带兵来了,不违反纪律吗?是不有啥事了?” 程明光听到此便一脸斗志昂扬的表情:“明天负责监控一个老头子的转移,你猜猜是谁?” “爱谁谁,我都48小时没合眼了,押送谁关我啥事?” “就是咱爸生前常挂在嘴边的那位凶神恶煞,我只负责维稳,具体由洋鬼子的安保来押送,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 程明辉听到此处来了精神,“咱爸不说大话,如果真的是王立,那帮洋鬼子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个霉头放在国内多少年都没人敢触,想着等他老死也就算了,可洋鬼子花岗岩脑袋实心的吧,还不甘心,还以为能占到啥便宜,做梦吧。”程明辉说道这里,嘴角也挂上了坏笑。   蔚蓝星球的上方,国际空间站,曙光号工作舱的通信终端电脑屏幕上,突然瞬间黑屏,随后显现出一行文字:Hello World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3月19日 12点

      京城初春,柳芽萌发。清晨,元土城公园里,一身戎装的程明辉坐在柳树边的长椅上,对面是贯穿公园的河流,程明辉掏出手机,按了几个数字,等了有十几秒,发现拨打不通,程明辉摇了摇头,起身走到不远处的公共电话亭旁,摘下话筒,把手指并成一排,有节奏地连续拍击公共电话机的弹簧舌,然后吹了几声口哨,电话瞬间接通,程明辉僵硬的脸上挤出微笑:“你好,我是66-58部队的程明辉,我两小时后到。”随后也不待对方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程明辉仿佛放下了一个包袱似的长舒了一口气,大步走向一辆停在公园路旁挂着军牌的SUV,进入驾驶室并启动车子,车子正缓慢起步,只见一道白影闪过,车前一声闷响,“撞到人了?”,程明辉微笑着点了支烟,推开车门缓慢地下了车,只见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高大男孩躺在车前呻吟,程明辉笑骂道:“行了,小兔崽子, 赶紧起来吧,看你也白白净净的,有18岁没有,怎么学人家碰瓷儿,这要是碰见心黑的,直接就碾过去了”,校服男孩停止了呻吟,坐起身来,瞅着程明辉嘿嘿一笑道:“我上午有个会,想借你车用用,你能给我当个司机不?” 程明辉笑道:“不会是家长会吧?今天不行!要放在平时载你一程没问题,我今天的会比你重要。” 校服男孩听见要求被拒,随即坐在地上捂着腰开始呻吟,程明辉也失去了耐心:“有完没完了,我有事,你再不起来我抽你信不信?”程明辉话音未落,异变突起,校服男孩左手支撑地面,并以此为轴,右腿如鞭子般向程明辉抽来,这一腿速度太快,周围的空气发出炸响,校服男孩一腿抽到程明辉腰间,发现程明辉反应太慢不似习武之人,于是收减了这一腿的力道,化抽为扫,程明辉瞬间被扫飞,落在身后车辆的引擎盖上,男孩随即前扑,一拳打在程明辉脸上,然后拽起他的衣领将其塞进车内,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半分拖沓,程明辉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晕厥了。  军车在路上飞驰,已经清醒过来的程明辉不住地咳嗽,驾着车的校服男孩道:“身子骨怎么这么弱,深呼吸,我没使劲儿,内脏不会出血,再咳嗽把你扔后备箱里!”程明辉止住了咳嗽:“你他妈的有病吧,抢夺军车是什么罪你知道吗?城区里到处都是电子眼,你跑得了吗?”男孩笑道:“够硬气,这时候嘴巴还不干净,思维也清晰,还行,没怂,像个汉子。”说着男孩一掌砍在程明辉的脖颈处,程明辉再次陷入眩晕中。  车子驶入中关村大街,在北京工学院门口停下,校服男孩把头探出车窗,对着门卫喊道:“孙子过来,爷问你,中心楼报告厅在哪?爷今天是来报道的。”  两个门卫愣在当场,这时旁边的门卫岗亭里走出个年轻门卫,瞅了瞅军车车牌,不卑不亢的说道:“侮辱保安很没素质,况且这里是校园,这里只有老师和学生之分,没有上下级之分。”  校服男孩没成想遇到这么个门卫,也颇有些意外,随即笑了笑:“今天确实很有趣,总能碰到有趣的人,记着我的车,以后进出时记得敬礼。”说完也不待年轻门卫回答,一轰脚下油门,车子提速,驶进校园,在校园里熟练的左转右拐,绕过步行区,停在中心楼门口。  此时中心楼报告厅新生聚集,迎新会已经接近尾声, 台上院长正在做总结性发言:“同学们,我们学院的飞行器制造专业,是有着光荣传统的,也希望大家毕业后能扎根祖国边疆,献身国防… … 边疆男女比例是10:1, 那一位女士的终身大事是不用愁了,肯定嫁得如意郎君,剩下的九位男同学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呦……”随着院长幽默的话语,台下响起了哄笑声,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这时报告厅的门突然被推开,校服男孩大步走了进来,全场目光霎时汇聚于此。  “这哥们是谁呀,怎么才来?”  “会都快开完了,才大摇大摆的进来!”  “这哥们是不是有些呆啊,来晚了不赶快找地方坐,怎么木头桩子似的钉在台下呀!”  这时院长不知是为了继续活跃气氛还是心情本就很好想开玩笑,对校服男孩笑道:“我们学院的传统是开会上课迟到者,是要给大家唱歌的,这位同学,过来给我们唱首歌吧!”  听到院长的话语,台下的新生们顿觉新鲜,大家也开始叫嚷着起哄。  校服男孩听到后感到一阵惊讶,随即摊开双手做无奈状,然后坏笑着走向 台,“既然有这个规定,那没有问题,把麦克给我!”  “Ladies 俺地孙子们 ,为庆祝大家未来扎根边疆,今天我要为大家演唱婚礼进行曲!” 那我就献丑了开唱哈:“结婚了吧~傻b了吧~一个人赚钱要两个人花~~~ 离婚了吧~傻b了吧~以后打炮要买单了吧~~~~ 谢谢,演唱到此结束,谢谢!”  台下顿时哗然,男生们叫着吹着口哨大力鼓掌,女生门不明所以一个个脸上都写满问号。  “李同学,打炮是啥意思?”  “你土鳖吧,打炮是北京话,就是打飞机的意思。”  “哦 那还和俺们的专业对上口了... 咱们专业真能打飞机吗?”  台下一北京新生正在往嘴里灌矿泉水,听到这两位对话,直接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不断的咳嗽,“女侠们,别聊了,让姐先喝口水,你们俩再聊下去,姐一会儿就把肺咳出来了。”  校服男孩微笑地看着院长,只见原本脸上挂着和蔼微笑的院长从听到那句“Ladies俺地孙子们”开始就像冻住了一般,笑容更是无比僵硬,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更没有做好准备接受这一切,他本想着这个迟到的孩子无论唱的好坏都会报以微笑和掌声以示鼓励,然后迎新会圆满落幕,没想到竟会是这样……  但是噩梦还没有完结,男孩伸出左手把话筒递给院长,院长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正准备接过,结果男孩突然伸出右手,抓住院长的右手,两手相握之后,院长突然给男孩跪了下来,男孩故作惊讶,对着话筒说:“哎呀,快快平身,快快平身,朕今天微服私访,不必拘礼。”随着男孩的话声,本来热烈的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众人都瞠目结舌,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原本人声鼎沸的报告厅瞬间鸦雀无声,大家的表情和动作仿佛电影中定格一般瞬间冻结。  这时院长早已满头大汗,男孩正在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飞快震颤着右臂,院长几次想起身,但是腿都不听使唤,终于明白了今天是被这个孩子给算计了,这样想着也就平静了下来,小声问道:“你是谁,这么胡闹想干什么?”  男孩把话筒放下,弯下腰在院长耳边认真地说道:“你听清楚了,我是玉如嫣玉局长的亲属。”  说完,男孩放开院长,大踏步走出报告厅,踏上军车,绝尘而去。  “陈院长,门卫已经核实过车牌号了,说那个新生很张狂。问过纠察,那辆车是隶属于万岁军,重型装甲野战部队。他说的玉局长,不会是情报局那位吧?无论是军队还是玉局长,这都是通天了,我看还是上报给咱学院的大书记来处理吧?”院长身旁一个秘书样男子说道。  陈院长擦了擦额头的汗:“无妄之灾呀,真是晦气!我怎么触了这个霉头!去找书记吧,对了,那个学生叫啥?”  “我看了档案,那个男孩叫刘维鸿。”秘书样男子继续回答道。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3月29日 17点

      @姑射山人2011 85802楼 2013-03-27 17:28:00  刘维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把车开的很平稳,张扬的表情也不复存在,见座位上的程明辉悠悠转醒,便扔了一个信封过去:“这是一打购物卡,就当今天给你压惊,被一学生抢了车说出去也不光彩,你要是不忿,我叫刘维鸿,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宿舍在45甲,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我才回京不久,媳妇找不到了,所以今天去工学院折腾了一下,希望能见到她。”说着刘维鸿把车一转,在燕京大学的校门口停下,下了车扬长而去。程明辉还在晕乎的......  -----------------------------  @huan311g 86637楼 2013-03-29 15:08:00  山人好,近期计划开一家眼镜店,店面叫什么有无讲究,可否给点建议,多谢啦。  -----------------------------  你不是已经说了, 一家眼镜店 ,笑。  把顾客当家人,把超声波清洗眼镜的机器放到距离店门近的地方,把免费清洗维修眼镜的告示做的大一些,虽然这些为免费而来的顾客最终带来不了多少直接利润。  海外奢侈品店店员会给进店的顾客及其伙伴免费提供咖啡,不着急,慢慢挑,不买也没事,坐下来喝杯咖啡先。国内洋快餐的厕所也一直是尿急的国人首选。有些事情看似商家吃亏,其实不亏,吃亏是福,笑。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十九)》眼镜男闻言看了下画面,也看出狗熊的背影好像确实有些不对:“维奇,王立是不是在狗熊身后?”维奇闻言大惊,高声喊道:“狗熊,王立在你背后!”狗熊反应也是迅速,立刻回身,发现并没不死药(十九)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25日 14点

    眼睛不只是心灵的窗户,更是身体内外通道的开关。体虚有病之人喜欢闭眼睛躺着,特别难受时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因为只有身体平卧,眼睛闭上,血才会归肝,肝脏能更有效率的解毒。闭上眼睛体内的小环境会更有效率的运转,是养。睁开眼睛起床上班工作,是用。小伙伴们惊呆之时,不眨眼,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长时间不眨眼瞪着眼睛比剧烈运动更累,小伙伴们看恐怖片时,会本能闭眼,主动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用与养适度搭配才能得健康。婴儿吃了睡睡了吃,一天睡觉的时间很长,这是养,在成长。长期熬夜不闭眼,如同家用电脑夜以继日的不关机,速度变慢,各部件发热,新出厂质量好的可以继续用,年头久质量差的说不定哪天就罢工不开机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11月11日 13点

    山师,您好,能说说最近的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吗,真是让人义愤填膺,火冒三丈啊
    答:事情发生前说过这方面的事情。火冒三丈说明年轻啊,还没报社会上的幼童性侵事件呢,尤其是男童,被侵害的人数甚至高于女童。有些人天生邪恶,感化这些人需要信仰的力量,而拜物教信徒总觉得用说教、用严刑峻法、用市场化收入调节就能理顺这些人。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3月27日 17点

      刘维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把车开的很平稳,张扬的表情也不复存在,见座位上的程明辉悠悠转醒,便扔了一个信封过去:“这是一打购物卡,就当今天给你压惊,被一学生抢了车说出去也不光彩,你要是不忿,我叫刘维鸿,是燕京大学的学生,宿舍在45甲,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我才回京不久,媳妇找不到了,所以今天去工学院折腾了一下,希望能见到她。”说着刘维鸿把车一转,在燕京大学的校门口停下,下了车扬长而去。程明辉还在晕乎的状态,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   “老大,购物卡买的怎么样了,这事就得你帮我弄,我那个当局长的老爸也不教教我这些人情世故的,还好老大你提点我买购物卡送校领导,怎么样,买的是双安的还是当代的?”宿舍里一个眼镜男见刘维鸿回来,兴奋的对其嚷道。  “没什么,就是看你爹在宿舍里还给你装个保险柜,学生宿舍确实容易招小偷,我怕保险柜不保险,提前帮你把里面的钱为人民服务了,军民鱼水情,今天用来拥军了,那我再拿点给你去买吧。”说着刘维鸿走近保险柜,熟练地拧了几下密码盘,掏出铁丝状的工具插进锁眼,在眼镜男惊恐诧异的目光中打开了保险柜的门,还边开边抱怨着:“怎么把饼干也放这柜里了?呦,原来是进口的呀!”说着拿出两包来放在自己兜里,又从深处拿出了几打崭新的毛爷爷,再次放入自己兜里,然后快步离开宿舍。   眼镜男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刘老大,那是我半年的生活费呀,你不能….你多少要给我剩点呀!”   已经走在楼道里的刘维鸿也没有回身,只是朝后摆摆手道:“放心吧,董安同学,缺钱你再给局长夫人打电话吧,电话一响,黄金万两。”   眼镜男的苦瓜脸愁云密布:“我爸是畜牧局的,不是财政局的!”随后又叹气说道:“要是公安局的就好了!”   刘维鸿笑了笑继续摆摆手,身影消失在楼道里。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十八)》眼镜男对押运人员下达着命令:“维奇,王立已死,把尸首带回来。”车辆外,被称作维奇的白人男子显然是一个现场负责人,手持自动武器,身着防弹马甲,全副武装的模样,收到指令后,立即不死药(十八)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19日 21点

    黄家村。黄家祖上显赫,曾官至少保,村里有一座道观,住着老道士和一位姓黄的小道士,老道士不怎么见人,小道士则学得一手道术,村里的救死扶伤,赶鬼收惊各种法事,都仰仗着小道士,小道士很受村民们爱戴,小道士有母亲和一个刚满十岁的妹妹,黄小妹虽然顽皮异常,不过却深得老道士的喜欢,白天准许其在道观里玩耍,老道士对小道士要求严苛,经常责罚,对黄小妹,则宠爱有加,常展示道术神通逗其开心。不过老道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出云游,只在过年的那段时间回来,回来后会考察弟子道术,也会教黄小妹识文断字,记得那年过年,黄小妹问为什么过年咱们村不贴福字,而贴春字,老道笑着答道,你忘了吗,你们祖宗黄少保小名叫福,怎么能贴祖宗呢,黄小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第二年,老道云游未走多久便匆匆回来,命小道士及其家人准备好行囊,老道准备把小道士及其家人安置到海外。小道士的母亲勤劳善良,是个好人,但是性格也比较执拗,故土难离,说什么也不肯走,老道说改朝换代,你们家人留在这里一个都活不成的,小道士的母亲哭哭啼啼的死也不肯走,小道士见状便也要留下来奉养母亲,黄小妹也哭着不肯走。第二天,黄小妹便失踪了,村里人都说被道士领走了,其母亲发疯般找了两天,还没等到第三天,红色运动便波及到了自身,小道士及其母亲,被村民绑了,挖了大坑,活埋。活埋当天,人山人海,老道易了容貌,领着黄小妹去了现场,活埋大会上,村民不断填土,小道士一直在哭,而他的母亲已经吓死过去,老道咳嗽了一声,小道士寻声望去,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跟着师父平安无事,便高兴的笑起来,一边哭一边笑,又不敢一直盯着妹妹怕被村民发现,只得边哭边笑中偷眼观看,依依不舍,黄小妹流着泪一言不发。 老道带黄小妹去了瑞士,老道问要不要跟着自己学道法,黄小妹不学,黄小妹说恨故土的父老乡亲,自己的哥哥道术精妙,活人无数,最后被自己救的乡亲们活埋,学了道法还要护佑这些人,不如不学。老道闻言叹了口气,把黄小妹交给瑞士的信众抚养,自己则云游四方。几十年后,儿孙满堂的黄小妹突发脑溢血,虽然抢救过来,但是一时间记忆全无,儿孙们问黄小妹姓什么叫什么,黄小妹只摇头说不记得,后来道门信众试着通知老道,老道闻讯前去探望,黄小妹也记不得老道是谁,老道笑着说没事。夜间,老道来到病床前叫醒黄小妹,摸着她的头柔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祖宗是谁啊?黄小妹想了想后说道,我记得,我祖宗姓黄,叫黄少保,说完后以往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来,黄小妹放声大哭。老道笑着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故土啊,难离,更难忘。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7月22日 19点

    古剑奇谭里高人们的造型挺有范儿的(虽然时不时的ji情四射). 高人们的鹤发童颜,雪白的头发,粉嫩的小脸,这个造型其实是有待商榷的,气血充盈的人头发是不会白的,更何况是剑仙.不过真要是黑头发配小白脸,估计气场就没了,没有区分度层次感,更没沧桑感,影响收视率,观众们也不一定喜欢. 满族人剃去前额的头发,辫子便会长得又粗又长,缠在脖子上,搏斗时可以保护颈部动脉,冬天可以保温. 把多余的头发剃去,辫子会长得更好...... 养发秘方: 天天剃头. 今人养发,可以把头发全部剃去,天天剃头,每天用剃须刀刮掉昨日新长出的毛发,小朋友只需一个暑期,三十岁的人需要半年,年龄再大的需要更长的时间.头发会焕发新生,男人们苦恼的脱发地中海都会缓解,女人们的效果更明显.只要不是病理性的问题,大部分脱发出油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无论男女发际线都会下移,如同年轻时的模样. 睡梦中不剃头(禁止给睡梦中的孩子剃头),饱餐后不剃头,临睡前不剃头. 注意防风防凉 注意防晒防烫 用洁净温水冲洗 水温高伤毛囊 可能需要的工具: 剪刀 剃须刀 毛巾 鸭舌帽 假发 大概可能的操作时间: 坐月子期间 寒暑假 失恋后的冲动期心灰意冷期, 折在条子手里后的群居时间 怀疑效果疑心重而又不得不剃头的女娃可以先拿老公or老爸做试验,笑. 护发素 往头皮上蹭姜片等等画蛇添足的手段可以省去,如有条件可以每天吃一点熟黑芝麻. 人的身体自愈能力是惊人的,不恰当的饮食和美发习惯导致了头发的枯萎,从青春期就开始离子烫拉直打卷染色,头发倍受摧残,中年后头发越来越少,头发越来越少的人却越爱留长发来遮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要么头发凋零殆尽,要么发如雪. 不建议去小发廊剃头,担心刀具不洁净以致有外伤后感染疾病.年轻人可去理发店剪个寸头,回来后用温水毛巾热敷软化毛发后用新剃须刀操作,用肥皂水或者专业的剃须泡沫软化后再剃也可. 上班族学生党请认真评估光头对职业生涯 人际关系和学业的负面影响 年龄五十岁左右的气血不一定充足,头皮自愈过程会非常缓慢,需要两年左右. 剃发后头皮得以休养,有益于气血循环,面色变得红润,胆气增加,请控制好情绪和心态,不要亢奋. 这本是道家凉血排毒的秘法之一,不止对头发有益. 方法简单,施行起来却不易,特别是对于女娃. 希望对真心需要的人有所帮助,特传此法. 还俗后小尼姑的头发长得很好看,今日之世界,尼姑见不到几个,还俗的更难碰见,所以今人看不到那种秀发.有舍才有得,有断才有续,人间事,大抵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