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8月06日 18: 29: 01

         孙飞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师傅,你这么多年不容易,一个人时不要瞎想,我带了台电脑回来,插上电话线就可以上网,可以发伊妹儿和即时消息,您先用来打发下时间,以后有机会我带师傅去西安,我电脑里有新下载的大片,您过来看看?”   孙飞继续说道:“网络上个人资料很多都是瞎编的,网络无隐私,您发的消息有心人都可以追根溯源,他们没掐断这里的电话网络,我看也是没安好心,想要从师傅这里知道些什么。”孙飞点到即止,没有深说,随后便手脚麻利的帮王立弄好电脑。“师傅,我这里麦克风设置好了,可以打开聊天,您快过来我教您使用”。    王立端着搪瓷杯子饮了几口水,走过来坐在电脑跟前熟悉的摆弄起来,没有丝毫迟滞,颇有运指如飞的架势,这回轮到孙飞目瞪口呆:“师傅,这玩意儿您也懂?”     王立依旧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嗯”字,随后将盯着电脑屏幕的头转过来,对孙飞认真的说道:“以前了解过电脑,不陌生。道家是土生土长的宗派,衍生出儒家、法家、 兵家、阴阳家、医家等众多分支。道家在,华夏文明的根就在。道家从不反对科技知识,相反,华夏的道人们中只要能叫出名字的,都是那个时代杰出的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医家......掌握着领先于那个时代的知识,所以科学家不一定是道家人,但是正统的道家传人,其科学素养,不逊于同时代的学者。”    王立顿了下悠悠的感慨道:“未有神仙不读书。道家人干的是扭转乾坤颠倒的大事,这乾坤里的事倘若都不了解通透,更谈何颠倒。”    孙飞机械的点点头:“师傅说的对,是这么个理。”    王立敲击着键盘,语气转为平淡:“世界几千年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先进的知识与老百姓绝缘,泾渭分明,秘法不轻传,不外传,不普传,科技最近几十年突然变得突飞猛进了,你难道不觉得蹊跷吗?发明无线电、发明原子弹那帮人,背景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孙飞坐了下来,认真听着王立的讲述。    王立继续说道:“你在国外久了,不要被迷花了眼。不用羡慕帝国主义那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纺锤形民主结构。南面的贫民为其生产粮食,大洋彼岸人口众多的国家 为其提供日用品,沙漠王国为其提供油气资源,这是标准的金字塔结构。帝国主义的纺锤形结构是插在白骨堆起的金字塔上的,全世界的血汗工厂为其输送着营养。 帝国主义的皇帝轮换之后,社会上轻易不会有动乱,因为资源不会再分配,几大家族已经牢牢控制着资源。要是有贫穷国家效仿帝国主义邯郸学步,带来的就是动乱,贫穷国家的国力弱,如果是积贫积弱的大国,那里的诸侯王没有能力跨国榨取他国的资源,只能割据本国来维护既得利益。”   孙飞想了想若有所悟:“师傅,所以世界几千年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民主开放的强国的背后,必定有无数个血汗工厂为其输送营养。那我们引以为傲的汉唐呢?”   “高丽的古代史,就是一部抵抗华夏屠戮的血泪史。”良久,王立缓缓的回答道。     孙飞想了想冷笑道:“可怜那些汉奸们,以为被外国鬼子占领后就能和国外的主子们过同样的生活,却不明白一个民主开放的强国的背后,必定有无数个血汗工厂直 接或者间接的为其输送营养。华夏人口众多,想要幸福,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发展,提高自身实力,让其他国家臣服,甘心为自己服务。欧洲穿洁白婚纱新娘手指上的大钻戒,是万里之外非洲奴工开采的,染了多少奴工的鲜血,高贵圣洁?未必呀!母亲把嗷嗷待哺的孩子扔在老家,只身前往沿海工厂为远在大洋彼岸满口仁义道德的洋老爷组装手机外壳,吾国吾民,苦呀!”    王立并没有对孙飞激进的观点做出回应,只是说道:“你的观点有些偏激。不过世界是什么样,世界应该什么样,要学会用心去感受,不能人云亦云。道家人不参与 世事,如果不得不参与世事,便决不能卖国,不能以各种借口卖国,卖国等同于欺师灭祖,你日后行走于世间,此点可愿遵守?”  孙飞见师傅问的郑重,便严肃的回答道:“如今华夏如困龙待醒,百姓愚顽者无分辨能力者众众,善忘者众众,唯利是图者众众,然我既为华夏子孙,无论百姓日后如何待我,我必尽心护佑华夏百姓,不做卖国之事,不做鱼肉百姓之事。” 王立淡淡的说道:“那就好。当知世间最大的善,便是对黎民百姓的仁。”  孙飞思索着,但是看师傅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致,便没有继续聊下去,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时王立面前的电脑突然响起了温柔的女性声音:“你们师徒的对话,令我对这个国度有着别样的理解,我本来对这社会有深刻的不解和深深的失望,准备自杀,听了你的话,明白了好多道理,知道很多矛盾的根源都不是华夏人自己的错,是被外国人奴役的时间太久了。”   王立讶然道:“我记得我只是打开聊天窗口,并没有开麦克,电脑被你远程控制了,电脑黑客?怎么称呼?”  “我可以控制你的电脑,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因为我没有名字,听你自称道家,学识渊博,今日又解了我的疑惑,为我取个名字可以吗?”   房间里的电脑突然想起了声音,电脑那端的女黑客网友还想让自己取名,王立也觉得有趣,便放松了身体,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慢悠悠的喝着水,电脑那头也没了声音,仿佛真的在等王立取名。  “丝瑞。就叫丝瑞吧,丝绸的丝,祥瑞的瑞。英文名可以叫Three,道德经有云:三生万物。 取其生生不息之意,希望你能乐观的活着,不要总想着自杀。”  良久,电脑那端传来欣喜声:“丝瑞,这个名字真好听,谢谢!”电脑屏幕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卡通图案。   王立:“人的名字都是上天注定的,只不过借人之口说出来而已,不用谢我,这就是属于你的名字。”    丝瑞:“我的名字是你给的,应该谢你。”   王立对这位敌我不明、真假未辨的女网友的谢意并不放在心上,随口说道:“我很好奇你怎么谢我?”   丝瑞静默了一会,说道:“我知道明天会有外国人把你押运离境。”   王立闻言并不感到意外:“我就觉得你不是简单的女黑客,知道的还不少,不是说想谢我吗?”   丝瑞:“一个叫刘卫红的人明天会在押送你时伤害你,他怕你杀人太多,所以准备了很多热武器。”   王立云淡风轻的表情在丝瑞黑了电脑发出声音时都没有变过,但是听到刘卫红三个字时,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厉声问道:“哪个刘卫红?”  “也叫刘维鸿,截获的监控摄像和语音通话显示,他想找到成吉思汗的墓地,里面有救他爱人玉如嫣的药物,成吉思汗墓地的信息藏在清王朝在京的某个藏宝库中,根据刘卫红的判断,你凭借深厚的风水堪舆学知识,应该能划定藏宝库的位置,所以他想和你碰面。”   当丝瑞叙述完毕时,王立已经控制住情绪,恢复平静,嘴上淡淡的念到:“刘卫红,你终究还是回来了,终究还是回来了呀!”   丝瑞又一次强调道:“刘卫红深信你知道清朝宝藏的位置,你有把握吗?”    王立没有应声丝瑞的试探,对宝藏的信息也没有做出回应。    丝瑞:“明天押运的路线我可以安排为路过漪荷园。我的分析显示那附近应该是宝藏的埋藏地点,如果你和刘卫红不能及时脱身,那里山多,交通方便,也方便藏匿。”    王立闭上眼睛依旧没有应声,仿佛在仔细思考着什么。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8月06日 18点

         孙飞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师傅,你这么多年不容易,一个人时不要瞎想,我带了台电脑回来,插上电话线就可以上网,可以发伊妹儿和即时消息,您先用来打发下时间,以后有机会我带师傅去西安,我电脑里有新下载的大片,您过来看看?”   孙飞继续说道:“网络上个人资料很多都是瞎编的,网络无隐私,您发的消息有心人都可以追根溯源,他们没掐断这里的电话网络,我看也是没安好心,想要从师傅这里知道些什么。”孙飞点到即止,没有深说,随后便手脚麻利的帮王立弄好电脑。“师傅,我这里麦克风设置好了,可以打开聊天,您快过来我教您使用”。    王立端着搪瓷杯子饮了几口水,走过来坐在电脑跟前熟悉的摆弄起来,没有丝毫迟滞,颇有运指如飞的架势,这回轮到孙飞目瞪口呆:“师傅,这玩意儿您也懂?”     王立依旧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嗯”字,随后将盯着电脑屏幕的头转过来,对孙飞认真的说道:“以前了解过电脑,不陌生。道家是土生土长的宗派,衍生出儒家、法家、 兵家、阴阳家、医家等众多分支。道家在,华夏文明的根就在。道家从不反对科技知识,相反,华夏的道人们中只要能叫出名字的,都是那个时代杰出的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医家......掌握着领先于那个时代的知识,所以科学家不一定是道家人,但是正统的道家传人,其科学素养,不逊于同时代的学者。”    王立顿了下悠悠的感慨道:“未有神仙不读书。道家人干的是扭转乾坤颠倒的大事,这乾坤里的事倘若都不了解通透,更谈何颠倒。”    孙飞机械的点点头:“师傅说的对,是这么个理。”    王立敲击着键盘,语气转为平淡:“世界几千年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先进的知识与老百姓绝缘,泾渭分明,秘法不轻传,不外传,不普传,科技最近几十年突然变得突飞猛进了,你难道不觉得蹊跷吗?发明无线电、发明原子弹那帮人,背景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孙飞坐了下来,认真听着王立的讲述。    王立继续说道:“你在国外久了,不要被迷花了眼。不用羡慕帝国主义那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纺锤形民主结构。南面的贫民为其生产粮食,大洋彼岸人口众多的国家 为其提供日用品,沙漠王国为其提供油气资源,这是标准的金字塔结构。帝国主义的纺锤形结构是插在白骨堆起的金字塔上的,全世界的血汗工厂为其输送着营养。 帝国主义的皇帝轮换之后,社会上轻易不会有动乱,因为资源不会再分配,几大家族已经牢牢控制着资源。要是有贫穷国家效仿帝国主义邯郸学步,带来的就是动乱,贫穷国家的国力弱,如果是积贫积弱的大国,那里的诸侯王没有能力跨国榨取他国的资源,只能割据本国来维护既得利益。”   孙飞想了想若有所悟:“师傅,所以世界几千年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民主开放的强国的背后,必定有无数个血汗工厂为其输送营养。那我们引以为傲的汉唐呢?”   “高丽的古代史,就是一部抵抗华夏屠戮的血泪史。”良久,王立缓缓的回答道。     孙飞想了想冷笑道:“可怜那些汉奸们,以为被外国鬼子占领后就能和国外的主子们过同样的生活,却不明白一个民主开放的强国的背后,必定有无数个血汗工厂直 接或者间接的为其输送营养。华夏人口众多,想要幸福,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发展,提高自身实力,让其他国家臣服,甘心为自己服务。欧洲穿洁白婚纱新娘手指上的大钻戒,是万里之外非洲奴工开采的,染了多少奴工的鲜血,高贵圣洁?未必呀!母亲把嗷嗷待哺的孩子扔在老家,只身前往沿海工厂为远在大洋彼岸满口仁义道德的洋老爷组装手机外壳,吾国吾民,苦呀!”    王立并没有对孙飞激进的观点做出回应,只是说道:“你的观点有些偏激。不过世界是什么样,世界应该什么样,要学会用心去感受,不能人云亦云。道家人不参与 世事,如果不得不参与世事,便决不能卖国,不能以各种借口卖国,卖国等同于欺师灭祖,你日后行走于世间,此点可愿遵守?”  孙飞见师傅问的郑重,便严肃的回答道:“如今华夏如困龙待醒,百姓愚顽者无分辨能力者众众,善忘者众众,唯利是图者众众,然我既为华夏子孙,无论百姓日后如何待我,我必尽心护佑华夏百姓,不做卖国之事,不做鱼肉百姓之事。” 王立淡淡的说道:“那就好。当知世间最大的善,便是对黎民百姓的仁。”  孙飞思索着,但是看师傅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致,便没有继续聊下去,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时王立面前的电脑突然响起了温柔的女性声音:“你们师徒的对话,令我对这个国度有着别样的理解,我本来对这社会有深刻的不解和深深的失望,准备自杀,听了你的话,明白了好多道理,知道很多矛盾的根源都不是华夏人自己的错,是被外国人奴役的时间太久了。”   王立讶然道:“我记得我只是打开聊天窗口,并没有开麦克,电脑被你远程控制了,电脑黑客?怎么称呼?”  “我可以控制你的电脑,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因为我没有名字,听你自称道家,学识渊博,今日又解了我的疑惑,为我取个名字可以吗?”   房间里的电脑突然想起了声音,电脑那端的女黑客网友还想让自己取名,王立也觉得有趣,便放松了身体,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慢悠悠的喝着水,电脑那头也没了声音,仿佛真的在等王立取名。  “丝瑞。就叫丝瑞吧,丝绸的丝,祥瑞的瑞。英文名可以叫Three,道德经有云:三生万物。 取其生生不息之意,希望你能乐观的活着,不要总想着自杀。”  良久,电脑那端传来欣喜声:“丝瑞,这个名字真好听,谢谢!”电脑屏幕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卡通图案。   王立:“人的名字都是上天注定的,只不过借人之口说出来而已,不用谢我,这就是属于你的名字。”    丝瑞:“我的名字是你给的,应该谢你。”   王立对这位敌我不明、真假未辨的女网友的谢意并不放在心上,随口说道:“我很好奇你怎么谢我?”   丝瑞静默了一会,说道:“我知道明天会有外国人把你押运离境。”   王立闻言并不感到意外:“我就觉得你不是简单的女黑客,知道的还不少,不是说想谢我吗?”   丝瑞:“一个叫刘卫红的人明天会在押送你时伤害你,他怕你杀人太多,所以准备了很多热武器。”   王立云淡风轻的表情在丝瑞黑了电脑发出声音时都没有变过,但是听到刘卫红三个字时,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厉声问道:“哪个刘卫红?”  “也叫刘维鸿,截获的监控摄像和语音通话显示,他想找到成吉思汗的墓地,里面有救他爱人玉如嫣的药物,成吉思汗墓地的信息藏在清王朝在京的某个藏宝库中,根据刘卫红的判断,你凭借深厚的风水堪舆学知识,应该能划定藏宝库的位置,所以他想和你碰面。”   当丝瑞叙述完毕时,王立已经控制住情绪,恢复平静,嘴上淡淡的念到:“刘卫红,你终究还是回来了,终究还是回来了呀!”   丝瑞又一次强调道:“刘卫红深信你知道清朝宝藏的位置,你有把握吗?”    王立没有应声丝瑞的试探,对宝藏的信息也没有做出回应。    丝瑞:“明天押运的路线我可以安排为路过漪荷园。我的分析显示那附近应该是宝藏的埋藏地点,如果你和刘卫红不能及时脱身,那里山多,交通方便,也方便藏匿。”    王立闭上眼睛依旧没有应声,仿佛在仔细思考着什么。



    姑射山人2011  2011年08月14日 02点

      我不留联系方式 不算命 不缺钱 不缺权。只求回帖文明,要是觉得匪夷所思,就当听故事好了,故事琐碎平淡无味,我文笔也不好,呵呵,只是当我的回忆录来。先从枯燥无聊的开始说起吧。。。。。。。。     4月23日 掠燕湖     某贵人夜游掠燕湖,说是听见了龙吟虎啸之声。我和师傅在食堂和师傅随便吃了口饭,便驱车赶赴,车从北门开进校园时,当时感觉四面八方都是隐约龙啸之声,偷眼看师傅,闭目养神中的师傅说不对,要从南门进,南门是正门,途径正门泰山石时,师傅没有坑声,于是脚踩油门通过神道进入校园里,车子行经西华厅时,不但龙吟之声强烈,而且我有了眩晕感,我问师傅是不是地龙出事了,师傅当时笑笑点点头,我也松了一口气,于是直奔掠燕湖,当时无风,湖上的野鸭也不见踪影,而湖水却层层波纹。马不停蹄,我和师傅走上了蟠龙桥,果不其然,桥上石龙的面部晦暗南冥,师傅简单的沟通后,指着图书馆的方位对我说那里在施工,同时有指着尚艺茶楼说有人在那里把秽物丢入掠燕湖中,弄伤了地龙。师傅简单的用朱砂给龙点眼,并把两颗药师一颗天珠投入湖中,算是安抚吧。。。之后风平浪静(当时我们都以为这事就算完事了,没想到以后出了更大的事,以后慢慢道来) 人打赏 10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山人2011theone  2021年06月01日 16点

    看来还是国内更有趣
    答:再早几十年,孙飞去农村吃了老乡家一顿饭,聊的很愉快,初次见面的老乡趁热说既然是从北京来的那带我闺女去北京玩几天吧,孙飞也觉得带小姑娘见见世面也不错啊,于是就把12岁的姑娘带去旅游了一周再送回来......以前这种情况孙飞经常遇到,后来就不再有了,老乡们的眼中起了雾,多了提防与怀疑,小姑娘们的眼神也不再明亮。



    山人2011theone  2021年10月17日 00点

    小神女在夜广场看着那无穷无尽的星星,看了好长时间,随后对神说,星星真好看,谢谢神带我看,我把那些星系打扫干净都固定在这里陪着神,神看星星时就会想起我,我看星星时也会想起神,这样行吗?神没有回答。小神女又说,我被送给男人时不会哭的,也不会伤心,见到男人时我还会告诉神我们很幸福的,我也会对男人很好的,但离得太远怎么告诉神呢,我还不知道神的名,神能告诉我吗?那时神已走远,宫殿里传来一个悠远空旷的声音,说了一个字,天。一直在流泪的小神女破涕为笑的说,我记住神的名了,我到男人身边时会告诉神的,神要看护着我,我不在时神也不要难过,我就现在多哭一会儿,哭出来就好了,以后我就不哭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20年03月21日 14点

    真不容易啊,我喜欢的一个厨子回上海被集中隔离了,每天刷他微博,看他吃啥,一天有两次叫外卖的机会,看他也没抱怨,带了很多小零食和酒和咖啡和杯子
    答:嗯,这也是惩罚,笑,厉害国开过饭店或当过厨子的平时都不怎么下饭店的,更别说叫外卖了,这回没办法只能强颜欢笑往嘴里塞了,基本不敢也不想琢磨饭菜用了什么料是怎么出的锅,笑。



    山人2011theone  2021年10月28日 17点

    大 咋知道男友合不合适啊 配不配啊
    答:离开校园进入社会还天天哄着你依着你信息秒回的应该是资源贫瘠没见过啥女人的男人,反正要买房为求舒适应买自己买不起的,俗称找银行贷款,能让你去追的男生更适合自己,而那些追自己的男生嘛,自己多半是他的猎物,估计挺配对方的胃口。当然了,高端的猎手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捕猎男人可以把自己伪装成猎物,你可以没事给他发发照片求他帮忙修个图,手机电脑不会用让他教教你,要露出崇拜的表情,男人就那样,很轻易的就飘了,找机会拿下很容易。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7年11月10日 22点

    神仙爷爷,以后技校和职高生有没机会考大学啊?不是说好了大国工匠吗?一线工人技术差又没老工人带,要是再连上大学深造的机会也没有,怎么升级产业啊?当然,如果全被机器人取代,我也无fuck说了
    答:你可知领袖时期有小学文化的工人,去图书馆查字典逐字翻译机器的德语使用说明及技术文献,更有在同事们关灯睡后到路灯下继续看书深造的木匠。作为年轻人要明白一个道理,不要梦想等我当上经理就能月收入怎么怎么高了,职位决定薪酬都是表象,千万不能被表象迷了眼睛,职位薪酬的跃迁只是能力资历提高积累足够后的副产品,年轻时不能舍本逐末,否则混社会是混不明白的。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20年01月25日 13点

    师傅,关注您很久了,想请教一个问题,我们村一个人(研究生)15号从武汉回来了,我昨天大年三十晚上碰到他了,当时以为他回来很久了,,且当天医生去他家聊了会就走了,因此感觉他没事了,所以就和他聊了几句,当时在室外,下着雨,聊完后发现他15号回来的,于是立马回家洗澡,现在特别慌,怎么办啊。
    答:电视新闻中被抓的嫖客都是男性,但这并不代表地球上所有男性都是嫖客,笑。



    姑射山人2011  2012年08月28日 10点

      @猪八戒666 2012-8-28 10:20:00  谢谢山人的解答,很激动。您说的很对,刚得这病的时候,身体发烧两个多月,膝盖水肿,不能下床走路,两个膝盖做了冲洗手术,一个膝盖上打两个孔,挂两个掉瓶,一个进药,一个冲洗。可以想象当时我受的痛苦,那时我才十九岁。当时爸妈都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走路了。当时也去大医院看了,用的是西医。后来我像小孩一样,重新学习走路。记得我刚能走几步路时,爸妈都哭了。说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这些事,我从来没对别人讲过,提.....  -----------------------------  做好和疾病常年抗争的准备,在持久战中坚持到底的人才会收获胜利。坦然接受你的病,你就是个病人,病人怎么了,病不是你的负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去郊游去唱歌,那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你的业余时间大部分用来和疾病抗争了,寻找治病的方法就是你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每个人有每个的活法,请接受它。  不要自卑,有些人对病人眼光异样,他们只看到了病人肢体的残损,但是世俗中人脑子愚顽不灵行诸多恶事者数量远超肢体残损之人,他们更应被异样目光对待,你不但不要自卑还要骄傲的活着。  在令人绝望的环境中努力寻找希望的人是最美的,这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你的父母和先生应该以你为荣。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6月30日 15点

    清晨,京城。上班的车流还未开始在环路聚集,天空依旧是雾蒙蒙,出城方向上出现了黑色越野车队,在车队中间,有一辆厢式货车显得比较突兀,显然这是车队要押运的车辆,而其他越野车则是护卫车辆。   大洋彼岸,一群白人围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前,看着墙上的投影。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白人站立着解释着当前的情况:“画面上显示的就是押送王立的车队,画面会有几秒延时,当然这几秒延时并不是设备不够先进,如果王立与旁人有中文对话,我们的语音识别设备会花一点时间做同声翻译并打出字幕展现给在座的诸位。几千年一直说着跟屎一样难懂的汉语,这或许这就是成为第三世界的真正原因。”年轻白人为了活跃气氛,结尾也不忘调侃一番。在座的中年人闻此发出哄笑声,而几位老年人则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不过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笑声余音还在回荡,房间的门被轻轻打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被管家模样的人推了进来,老人的到来令在场的白人纷纷起身致意,轮椅上的老人环视了一番,在寻找着什么,不过随即便一脸失望:“布希家族的人到底还是没有来呀,布希家族最了解这个东方国度,他们家不出面,那看来这次运送王立的任务要以失败收场了。”   戴眼镜的年轻白人自信的强调:“会长不用担心,我们评估了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卫星就位,无人机已经起飞,可以随时清除王立;押运车辆是经过改装的特种车辆,用的是高抗屈服强度的合金;潜艇就位,如果这次行动中途被当地政府军强力干涉,我们不惜曝光用巡航导弹攻击移动目标的新技术。直接和间接参与此次行动的官兵有一千五百人,海陆空天四位一体化作战,请相信我们已经做了最充分的准备……”   年轻人还在如数家珍的滔滔不绝,却被轮椅上的老人以手势打断,老人略带无奈地对在场的人说:“你们继续看直播吧,我打赌会比好莱坞拍摄的还精彩。而你们与电影投资人的最大区别是,你们居然投资数十亿来出演注定失败的反派角色,真是勇气可嘉。”说完后不待大家有所反应,便示意管家推自己离开屋子。   刘维鸿、青姑娘、尼娜及其随行人员集中在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尼娜对刘说到:“这次探墓的装备由我们提供。我们为成吉思汗的探墓工作准备了很多,我们认为成吉思汗的地下陵寝面积极有可能比整个上海市区面积都大,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是一座地下城了。逛完一座城市,单靠走路是不行的。”说着尼娜指着一个空停车位说到:“这就是我们准备的探墓车,可以实现光学隐形,也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效果,什么都看不到。”随着尼娜的话语,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逐渐显现出了黑色的车辆,车辆的外形如同高速列车的车头,只是没有轮胎,尼娜继续道:“探墓车低空悬浮行驶,没有任何噪音,可以水下行使,而且还可以实现雷达隐形,探测不到热量,无法热成像,车辆外壳是液态可形变合金,可以进行有限度的膨胀和紧缩,以改变车体体积,提高车辆的可通过性,相信在陵寝中遇到各类突发状况时,哪怕是面对僵尸鬼怪,我们都有能力通过此车来化险为夷……”   刘维鸿对尼娜的介绍和眼前的车辆并没有特别在意,尼娜看出刘维鸿的心不在焉,便提高了音量郑重地说道:“此车的原型车诞生在冷战时期,当初是为了刺杀李四先生而研发的,出于对刘先生和您师傅的敬意,我们希望您能给这部车命名。”刘维鸿听到李四两字并未表现出特别吃惊:“没事,想我师傅死的人多如牛毛,花样也都千奇百怪。至于取名,这有点……”   听到尼娜请刘维鸿给车取名,再看到刘维鸿为取名犯难,青姑娘脸上泛出笑意:“这个你可是难为他了,刘公子那代人可是战斗的一代人,读书的时间少,刘公子在那一带人中更是出了名的不读书,有次他给主席写信求救,五十个字中有十个错字,还有十五个字不会写用圆圈来代替,主席见信后哈哈大笑,直夸他潜力很大,刘公子得救后常以主席的夸奖为傲,哪成想冰雪聪明的玉姑娘告诉他,潜力是指当下还未显现的能力,未来能不能显现还不一定呢,说你潜力大,是委婉的说你现在啥也不是,直白的说就是草包……以后玉姑娘私下里就以草包二字来代称刘公子。”青姑娘说完便笑出声来,不过尼娜一时也没听出来,以为是在礼节性的谦虚,便继续说道:“此车有电磁装置,车头可以磁力吸附巨型钻头,用来钻地,车尾可以吸附加挂多节车厢,用来装载各种设备以及储藏探墓时寻获的宝物,此车功能强大,希望刘先生能给这车起一个威风的名字。”   刘维鸿听到这里眼前一亮,来了灵感,微笑着对尼娜说道:“你知道咱京城有一种饮料,在全国乃至国际上也是大大有名的,和这车非常像,是掐头去尾酿造的……”刘维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观察着尼娜的反应,尼娜一脸茫然,这时青姑娘开始笑出声来,尼娜的几位男保镖出于职业素养没有发笑,不过嘴角都上翘了一些弧度。一脸茫然的尼娜礼貌的说道:“请刘先生赐名。”   刘维鸿非常严肃的说道:“尼娜,你看,要不这车就叫,二锅头?”话音刚落,在场的人纷纷小声笑了起来。   见双方事情沟通的差不多了,刘维鸿和青姑娘便缓步离开地下停车场,向楼上的实验室走去,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尼娜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汇报着情况,最后,尼娜问父亲:“青姑娘讲刘维鸿草包的往事有什么所指吗?” 电话那端的安德烈思考几秒后反问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呢?” 尼娜笑着答道:“我觉得可以理解为是对我们委婉的警告。” 安德烈:“不错,确实是警告。”   刘维鸿和青姑娘并肩而行。 刘维鸿:“青姑娘不够意思啊,当着那么多人揭我的草包老底,不给我留面子呀!” 青姑娘:“你这人呀,揣着明白却偏偏喜欢装糊涂,要不,丝瑞在吗,你来解释一下?”  刘维鸿一手挠头,另一手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模样的装置:“丝瑞,青姑娘想知道你的智力发展到何种程度了,给她瞧瞧吧。”   通话装置里响起了丝瑞的声音:“刘维鸿当年敢给主席写信,证明其关系亲近且胆大包天肆意妄为,主席教员出身,刘维鸿巧妙的利用这点用错字连篇吸引注意力,把自己扮成可雕的朽木,激起了教员出身的主席雕刻欲望。刘维鸿那时年纪尚小,小计谋被主席识破也不觉他太过聪明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主席也会认为这是阳谋。综上,这是在委婉警告尼娜,刘不是省油的灯,警告对方不要在合作中耍手段,刘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显露出了政客的基本嘴脸。”   刘维鸿听到这里苦笑着说:“丝瑞,我怎么觉得你把那句已经显露出了政客的基本嘴脸换成已经具备了政治家的基本素质更妥当呢。” 丝瑞:“我还是觉得嘴脸更恰当,当年玉姑娘那么单纯看不出你的心计,还真以为你是草包,后来情窦初开时被你骗得耽误终身,傻傻的等你。” 刘听见丝瑞提及玉如嫣,便失了轻松,沉默不语。  青姑娘这时掩口笑道:“真有趣,丝瑞还会有情绪,她有了人类的感情。好了,实验室到了,我们看看王立到哪了。”说着青姑娘推开了实验室的门,里面几位学生面孔的青年在忙碌着,墙壁上十几台屏幕显示着路况,最大的屏幕上赫然是王立押运车的内部影像。  押运车车厢内的空间被一道栅栏分割为两部分,栅栏一侧,孙飞和王立被穿上如蚕茧般的束缚衣,全身上下一共三道金属箍把二人牢牢固定在车厢内壁上。在二人身旁站着三个壮汉时刻监视着二人的状况。栅栏另一侧,盘膝坐着手持千夫斩的伊藤河,身旁是戴着金链子的光头男,光头男身侧一个身着冲锋衣的男子开口对王立和孙飞说道:“我们在栅栏的另一侧,我们这里有热兵器,即便你们能挣脱束缚,也冲不到我们身边,我们这边只需扣动扳机,你们就会成为死人,而且我们准备了手雷,在这种密闭空间里引爆,不会有幸存者,所以也不要期望有人营救,请二位谨慎行事。” 孙飞并没有理会男子的话语,小声对王立说道:“师傅,那个伊藤河交给我吧,我好久没杀人了,现在紧张的手都有些抖了。”  王立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孙飞见王立默许,便微笑着对伊藤河说:“我刚研究了一种药,没忍心做动物试验,这种药可以使大脑放缓对时间的感知,简单的说就是感觉时间变得漫长,你想想,我在你身体划一个口子,正常情况下你感受到剧烈痛苦的时间不过一个小时,但服药后你的时间感知会变得非常缓慢,这一个小时的痛苦感知会变成十年,你会连续不断的痛苦十年,没有一秒中的间歇,这药我取名‘无间’,一会你试试后告诉我感受,怎么样?”说完孙飞依旧微笑的看着伊藤河,而伊藤河依旧盘膝而坐,并没有为之动容。    大洋彼岸椭圆会议桌前,戴眼镜的白人男子拿着手头刚收到的文件对大家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孙飞用化名及假身份,在美洲、欧洲乃至非洲共取得了10个博士学位,其中5个研究方向与药剂学相关。”话音刚落,会议室内便出现嘈杂之声,大家都在交头接耳,随后慢慢变得安静,仿佛都在期待孙飞的下一步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