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2月12日 17: 53: 00

      家族`兴盛  满清时期,山东张氏三兄弟,其中老三贪了官司,冤死在牢里,张氏两兄弟目不识丁,有理说不出,兄弟二人为躲避是非也为了保命,逃到东北。  从山东到东北何止千里,兄弟俩长途跋涉,恰遇一条大河拦路,兄弟二人沿河走了数里,仍寻不见渡口,实在走不下去了。张二绝望地跪下来,张大坐在地上,脱下鞋,磕了磕鞋里的沙子,对老二说,别哭了,咱家吃亏就吃亏在没有文化,以后一定要让孩子识文断字,面前的河如果我们今日能游过去,一切困难以后都不是困难。  兄弟二人脱下鞋帽衣服,包好行囊,开始渡水。河水格外湍急,张二虽奋力挣扎,仍被卷入漩涡不得出,眼见要沉底,张大发了狠,一把抓住张二的辫子,阻止张二下沉,并把张二的辫子缠在自己的脖子上,要生一起生,死便一起死。也许是此精神感动了河神吧,水流霎时缓和,张大张二最终得以平安渡河。  时光如水,张大张二成了当地的大地主,并出资修建了渡口,雇佣船夫,为过河的人免费摆渡,此渡口被称为张家渡口,张家出资修缮学堂,资助失学少年,广行善事,远近闻名。张大无疾而终,张二无子。张大留有一子张爱华,留学扶桑帝国大学,修经济科,抗战爆发后张爱华回乡抗日,救下了许多乡邻,并与北平师范大学才女李氏育有一子。张爱华独子十岁时,革命的序幕拉开,田被分,家被抄,张大张二修建的老宅因为气势恢弘被选定为临时衙门,从张家起获的黄金有一百五十箱,白银一千箱,珠宝首饰无数。张爱华的妻子李氏被毒打,最后精神失常。因张家是远近闻名的善人,看守的村民不忍张家后人如此结局,便悄悄的放出了张爱华,张爱华狂奔到渡口,求船家送其渡河,船家应允,送其到对岸。船家返回时,气势汹汹的乡干部们已经抄着家伙闻讯追来,命令船家载其到对岸抓捕张爱华。船家闻言大惊,对来人说道,此河自打张家修建渡口后就没翻过船,更没淹死过孩子,这是河神感念他们兄弟相亲,这河好人过得,坏人过不得,我送你们去断张家的后,也会不得好死的。乡干部们正着急抓捕张爱华,根本不在乎船夫的威胁,命令船夫启程,否则便把其与张爱华同罪论处,船家眼见不得脱,便叫来家人交代好了自己的后事。   众人登船,到达对岸,追上张爱华,乱棍打其半死,拖曳回程,船行驶到河中心,原本风平浪静的河面上狂风暴雨呼啸而至,船夫虔诚地跪下磕头,乡干部们正不知所措时,一个大浪打过来,船倾,众人落水,大雨下了足有一夜,登船追张爱华者无一人生还。打捞上的尸体独独不见张爱华。张爱华被人救起后逃到一个煤矿上,以挖煤为业,了此余生。  仇视张爱华的乡干部们在船难中悉数殒命,张爱华的儿子得以平安长大,后进入工厂当了技师。当年变故时张技师只有十岁,梳着小分头,穿着小皮鞋高筒袜,正打电话给厨房的佣人催餐,第二天便亲眼目睹母亲被毒打,逼疯,家财散尽。如无变故,张技师按家人安排本应去留洋学医科。现实中张技师只念了三年小学,配偶也目不识丁,张技师的儿子在恢复高考时以最高分考入了北平大学,如今资产富可敌国。  这篇故事的时间跨度有些长,让傻娃们能看的更远一些。一个家族的兴盛总有其内在的历史必然。  (为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对姓名等一些细节进行了微调)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12月17日 19点

    当年战事吃紧,南方军阀北上,北边扶桑图谋南下,南方军阀得到许诺,不计后果倾全力北上,扶桑罗刹则配合其调动军队,造成东北军未来要南北两线抵御进攻的态势,当时作为最高元首海陆军大元帅的张作霖匆匆从北平赶回奉天布防,途中遇袭,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死后,张的儿子,电告全国,俺们服了,东北易帜。张死后,东北的前途已经显而易见了,关外没有骄兵悍将能抵御扶桑与罗刹,关内的人欢呼雀跃,认为国家终于能统一了,却不晓得寒冬将至。



    姑射山人2011  2016年09月30日 21点

    王立迈步走向孙飞,侍剑蹲身扶起孙飞,神情淡然,坚信孙飞不会就此逝去,见王立走近,侍剑轻声说道:“我主孙飞护道以致垂危,魂归大罗天,然使命未竟,恳请您向大罗天祈请,使主人还阳。”   王立闻言叹了口气:“护道战死无惧,魂归大罗天堂,本是美事。”王立虽然如此说,但却一把抓起孙飞,沉声道:“大业未竟,生死无常,孙飞,还阳。”还阳二字刚一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孙飞身体,孙飞在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伤口也停止了流血。 大洋彼岸的眼镜男长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的坐回椅子上,对欧德曼笑着说:“你看我就说这影像是假的吧,孙飞就这么活了?王立说话这么有用,还打打杀杀什么,一句话让我们化为尘埃多方便。” 欧德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正确,还记得王立脱困后传出的那一串代码吗,那是给石器时代下达攻击命令的暗语,确定你们的位置无需三角定位,误差不会超过0.1微微米,别不信,再过不到一分钟你们就能感受到,身躯血液不会浪费,会变成能源,留给后人。”   说完欧德曼把雪茄扔在桌上,匆匆把香气正浓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快步走向电梯口,进入电梯后把一枚黄金累丝小鸟放在了电梯数字键6上面,轻轻按动小鸟,鸟鸣声起,金光闪耀,欧德曼与小鸟在电梯里齐齐消失,不知所踪。   眼镜男拿起欧德曼扔在桌上的雪茄,用力的吸了一口,平静的说:“石器时代是一艘战船,明朝时曾经出现过,传说其如果对全人类展开攻击,其威力可以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石器时代,如果石器时代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如此荒谬的言论,会议室里的人们连询问的兴趣都已失去,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们已经提不起兴趣再询问这次押运的事情了,如此光怪陆离,处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眼镜男继续道:“现在走恐怕晚了,否则欧德曼离开时也不会如此匆忙,愿我们安息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内充满了无数爆炸声,人们来不及嚎叫,瞬间高温,血液沸腾汽化,会议室内凭空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岩石,挤碎人们的身体,位于地下的会议室瞬间被岩石填满,大大小小的岩石逐渐融合,会议室成为了没有空隙的实心岩体。   二锅头此时已经悬停在王立身侧,舱门打开,刘卫红高声喊道:“王立,晨练好了没,快上来吧。”   王立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石器时代的拦截还是预定目标的改变,此时飞行中的核弹已经消失,王立在确认核弹消失后,朝刘卫红点点头,与孙飞、侍剑,一起进入二锅头内,舱门关闭,隐形的二锅头飞速驶离。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9年02月17日 19点

    山人百家姓讲究,咋编的?
    答:成书于宋代,赵钱孙李,赵是国姓,排第一,钱是编者所在的浙江扛把子素有海龙王之称的钱家,钱塘江钱学森他们家,孙就更好理解了,苏皖那面以前有吴国,又叫孙吴,名人孙权孙策啥的,影视剧里常刷存在感,钱孙二姓治理江南,为代表,北方则是以陇西李氏为尊,大唐皇族李姓,墓志上也要强调自己来自陇西李氏,比皇族更有面子。所以百家姓,属于宋代及后世学童进入贵族圈的初级指导手册,否则和人聊天一张口就说老爸买的豪车是桑塔纳2000,小伙伴们不得笑喷,这以后就没法玩耍了,起码也得知道劳死累死裤衩宝驴四个圈,这才有得聊,百家姓就是起这个作用的,笑。



    姑射山人2011  2012年09月14日 22点

      睡觉前把衣服挂在衣帽间柜子里,不要放在椅子上。鞋子要一前一后并排放在鞋柜里,就是左鞋是鞋尖朝前,右脚的鞋子是鞋跟朝前摆放。遇到不干净的东西最好用念佛教道教的真言呵斥,自己要发怒,生发阳气。如果是虔诚的佛家居士,可以选择念佛号。如果没有特殊需要,自己的修为又不高,不要在宾馆里诵经。如果房间里有两张床,而旅客只睡其中一张,那就把另一张空床弄乱,堆点东西在上面,例如书籍充电器食品笔记本电脑箱包等等,弄乱那张床。如果有选择,不要选择靠近楼梯紧邻楼梯的那间房。尽量选择朝向为阳的屋子。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5月03日 22点

    刘维鸿走出食堂大门,掏出白色手帕,擦着手里残留的血迹,食堂门外青姑娘等候多时:“刘先生,我们才分别多久呀,我又要担心你的安危。”刘维鸿笑着说:“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美人救英雄,好像还来晚了,我要是不挣扎一下,这时候已经被枪毙十多次了。”   刘维鸿和青姑娘并肩走在校园内,青姑娘说道:“我刚才听同学说,燕大的园子,清大的汉,北外的姑娘,工学院的饭。燕大的校园环境在京城算是好的,适合散步。”   刘维鸿道:“这校园里的环境我看更适合搞对象。现在的孩子怎么不好好学习?”   青姑娘听到这里轻笑了起来:“你可真会说笑,刘大公子,我怎么听说当年你除了射击,其余门门课都是零分呀!” 刘维鸿嘿嘿地笑着:“当时比较调皮。”   青姑娘和刘维鸿走到湖边,找个阴凉处的椅子坐了下来。   青姑娘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刘大公子,万一你死在了蒙古,怎么办?”   刘维鸿笑道:“我是故事的主人公,主角是不会死的。你看西天取经的唐僧,前年后日本人只能等他死后入侵南京掘坟带回岛国。有些人是杀不死的,只能等他老死。” 刘维鸿见青姑娘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便又郑重地说道:“谁也无法杀死我,不用担心。” 青姑娘沉默良久,仿佛做了决定似的说:“那就好,一个法国人想让我引见你们认识,我怕会对你有危险,所以还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他,他听说我们要去探寻成吉思汗的宝藏,便专程从纽约赶过来了,你如果同意他参加,他的家族会协助我们这次的旅程。” 刘维鸿不解地问道:“上午咱俩才说到蒙古之行,下午他就由纽约到京城了,现在的交通这么发达了吗?” 青姑娘解释道:“他们家族有人喜欢花钱研究破铜烂铁,自己攒的飞机速度比一般的飞机快,他也想借此显示一下实力,以便打动你同意他入伙,所以就乘专机飞过来了,这会儿刚下了飞机乘汽车进京,正堵在杜家坎呢,一时半会怕是到不了,也让他体验一下中国式的堵车吧。”说着青姑娘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刘维鸿也附和着笑了一下,随后非常平静地问了一个问题:“法国人提了什么具体要求吗?他想得到什么?” 青姑娘收敛笑容,严肃地说道:“欧洲历次猎巫运动都没砍干净这个家族的人头,近代他们更是不断壮大,家族产业主要集中在武器制造方面,教会对其也无可奈何。” 刘维鸿听到这里笑道:“还说我不好好读书,连我都知道那时候发现巫婆是要烧死的,哪砍什么头!” 青姑娘仿佛没听到刘维鸿的嘲笑,一直盯着平静的湖水默不做声,刘维鸿笑着笑着也意识到有些不对,脸上表情有些凝固,接着说道:“被教会揪出来,那说明是异端。用砍头代替火烧,说明受刑人不怕火。一个不怕火烧的欧洲异端,通常会令人联想到欧洲传说中象征着邪恶的一种生物。” 默不做声的青姑娘这时开口道:“波切利家族的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从龙蛋中诞生的,是喷火巨龙的后代,族徽是合着翅膀呈蹲坐状的龙。” 话音刚落,只见远处几辆汽车朝湖畔有序驶来,青姑娘站起身来朝相反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他们来了,他们到底想从宝藏中得到什么,你们当面谈吧!”   在落日余辉中,刘维鸿缓缓走向来车。



    姑射山人2011  2022年02月18日 17点

    满清为啥被扶桑揍啊? 答:满清好歹是关外军事贵族,要脸啊,笑,明治时期扶桑以脱亚入欧为幌子,开始搞政教合一,把寺庙土地充公,连凭爱意就可以私有的富士山都变成国家的,国力提升后开始扩张,二战后政教分离,把富士山归还给私人,但是每年的登山费还被县财政截留,官司断断续续的打,扯皮不断。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9月01日 22点

    这时会议厅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了一位身着燕尾服的亚裔中年男子,男子一手持雪茄,一手持着晶莹剔透美玉质感的中式大酒杯,很随意地说道:“来得有点晚,这葡萄酒年份高,需要多醒醒才能喝。”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对在场的人介绍道:“这位是汉学专家欧德曼先生,是此次行动的特别顾问,今天负责来为各位介绍王立等人的情况并做实况解说。”说完笑着跟欧德曼寒暄道:“这是什么年份的酒?不会是为了醒这酒才迟到的吧?” 欧德曼在靠近墙上投影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贞观十一年的酒。” 白人男子听不懂什么是贞观,不过既闻不到酒香,眼见之处酒的色泽又无甚出奇,想必也不是什么上等酒,就没有继续就酒的话题聊下去,把微型话筒放在欧德曼桌前后,便与大家一起看着墙上的投影,继续关注王立的一举一动。   押运车内,紧紧束缚着孙飞的金属环突然断裂,孙飞挣脱了束缚,双脚落地。事发突然,三个壮汉倒也训练有素,快速的靠了过来。孙飞冷冰冰地说道:“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正当押运人员迟疑时,车内突然咚的一声响,只见王立挣脱束缚落了下来,强壮的如铁塔般的身躯砸得车一颤。 “啊,王立挣脱了!”会议厅内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霎时间紧张起来,低声通过衣领上的通信设备对外下达着命令。   欧德曼用手指轻轻的揉着雪茄,对在场的众人解说道:“现在全球有上百台设备在通过各种渠道接收着押运王立的视频信号,很多人都关注着这件事。王立虽是修道之人,但是也不能长生不老。如按照当年的修为一以贯之,王立能活到180岁,无疾而终。”欧德曼顿了顿,加大了揉捏雪茄的力度,接着说道:“因为在某些关键问题上的意见相左,更因为王立在那场众所周知的群众运动中杀了太多的人,李四通过他们道家的手段,封住了王立的生机,自此王立和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押运前夕,王立突破了限制,恢复了体内的生机。”   押运车内伊藤河小心的站立起来,密切关注着栅栏另一侧王立。   王立环视四周,朗声说道:“刘卫红,出来聊聊吧。”   工业学院实验室里,刘维鸿对身旁的尼娜笑了笑:“王立挺有趣的,怎么突然叫我,咱们以静制动不理他。”   王立继续道:“你们家玉姑娘别来无恙吧,好久没见了。”   刘维鸿的笑容顿时成了苦笑:“得,我这心思怕是被王立揣摩得一清二楚,丝瑞,帮我接通王立吧,我和他聊聊。”   不一会,车内的通话装置突然响起刘维鸿的声音:“王同志,好久不见了。”   王立听到刘维鸿的声音后,变得有些激动,感慨道:“刘卫红,这都多少年了,峥嵘岁月还历历在目,但是岁月不饶人,双鬓已白,当年的少年郎已变成糟老头喽。”   刘维鸿只是呵呵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听到刘维鸿如此回应,王立突然大笑起来。   刘维鸿冷笑道:“王领导,这样说话比较累。”   会议室的白人们有些不解,欧德曼把雪茄放在鼻下轻嗅了一下,解释道:“王立感慨双鬓已白,没有引起刘维鸿的共鸣,王立由此确认了车厢内有摄像头,刘维鸿现在能看到自己的样子,也确认了刘维鸿在押运的事情上介入很深,而使其介入的原因最可能的就是玉如嫣,刘维鸿在玉如嫣的事情上有求于王立,所以王立几句话便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王立提高音量:“我王立答应在玉如嫣的事情上与你立场一致,条件是你帮我把如下信息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王立接下来便连贯的说出了多组数字。     丝瑞的声音响起:“刘,要按照王立的意思办吗?我在短时间内无法知晓那密码的含义。”   刘维鸿一时之间觉得脑子不够用,更搞不懂什么叫"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过了几十秒之后反应过来了,叹了口气:“王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能接收到王立音频信号的组织怕是不少,怕是这段密码现在已经被其他人发送出去了。”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望向欧德曼,欧德曼不知何时已经将雪茄剪开一个小口,正放在火柴火焰上轻轻烘烤着,欧德曼一边向雪茄上轻轻吹着气,一边说道:“我知道这里是无烟区,作为补偿,这只雪茄抽完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王立传了什么信息出去,不会很久,你们只需要一点点耐心而已。”   车厢内,王立弯下腰,单手支撑着全身重量,双脚朝上,倒立起来,有节奏的交替弯曲和伸直手臂,开始做单手倒立撑。   欧德曼轻吸了一口雪茄后缓缓吐出烟雾:“这是热身运动。”会议室里的人们开始觉得无趣,小声交谈起来。欧德曼皱了一下眉:“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你们的健美冠军也无法在运动中的车厢内做次数如此多的单手倒立撑,即便是斯巴达的精锐,也没有这么强壮的关节、韧带和肌肉,今天能见识到王立的身手,很多人都死而无憾了。”   会议室里开始变得安静,大家静静的观看着投影。   伊藤河仿佛感觉到是一头霸王龙在面前做俯卧撑,压力令人窒息,心情不知不觉地焦躁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失了耐心,“肉体再强壮也是无用,王立逃不出坚固的车厢,你们按住王立,限制他行动,问问他刚才发出去的信息是什么。”   车队开始减速刹车,头顶直升机就位传来了阵阵噪音,伊藤河接到指令后示意栅栏对侧的三名壮汉抓住王立,单手倒立的王立也动了起来,双手支地,腰部向反方向弯曲,双脚落地,身体成了拱桥形之后,双手离开地面悬空,脊柱平行于地面,全身重量全靠双脚支撑,做出了一个铁板桥的姿势,然后缓缓直立起身躯,此时一个壮汉已经冲到王立近前,刚直立起身躯的王立动作没有停止,顺势甩出左手,直接抽到了壮汉的脸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欧德曼吸了一口雪茄:“单鞭。” 只见壮汉来势立止,仰面向后倒去,王立左腿向前迈了一步,右腿单膝跪下,抬起右手,腰脊发力,翻掌向下,以掌代拳,猛击壮汉面部,只听车厢底部的钢板被砸出一声巨响,壮汉的头颅瞬时破裂,红黄白霎那间喷了一地。王立从铁板桥到直立起身子,再到甩出左手到半跪下砸,整串动作浑然一体,无丝毫拖沓,下砸时速度达到最快,仿佛慢镜头突然切换到现实中的正常速度,一锤定音。   “噢,我的上帝呀!” 会议室内观看王立视频的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叹。有些人已经开始呕吐,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面色恍白,不自觉地用手捂住了嘴,硬是压住了没有失态。   欧德曼很称职的继续解说:“上步俯身锤。”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12月11日 00点

    哈哈哈哈哈 师父 那婚姻为什么要带个昏字旁啊[笑cry][笑cry]
    答:以前一般称之为合婚,其实和爱情的关系不太大,与对神盟誓有关,与男方的氏有关,常见的婚是女方会冠以男方的氏,氏一般用来标定封地职业及贵贱,所以贵族男子以氏相称,比如孔丘,不姓孔,孔是氏,孔丘姓子,氏孔,女子没有职业封地,通常以姓相称,女子婚男子,承袭其氏,所以女氏日,合起来就是婚。汉代以后先秦文化逐渐消亡,模糊了姓氏的区别。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12月17日 19点

    张作霖在官方史料里是普通的东北军阀,其实张当年被称作北京第一执政,是民国的实际元首,一国之君的地位。后来校长不杀少帅,一定程度上是顾忌其身份,不敢放其出来,是因为少帅有能力让大部分的民国将领听其调遣。当年为防止华夏崛起,罗刹与扶桑竞相暗杀张作霖,皇姑屯炸张作霖的铁甲车,选在了关东军控制的铁路段,罗刹爆破组与扶桑敢死队合谋,不是在铁轨下埋炸药,是趁铁甲车从立交桥桥底穿过时,让挂在桥底的炸药,在张作霖铁甲车的上方起爆,用了近300斤炸药,炸不死也要震死,但求一击毙命。



    姑射山人2011  2016年07月16日 22点

    民国时期,世界上最快最豪华的铁路列车是东北的亚细亚号,亚细亚号以新京为中心,连接哈尔滨与大连。列车配有小黑国凯瑞尔公司的恒温空调系统,万国商事机器公司的机械计时器及票务系统,万国商事机器公司的英文缩写是IBM,上下班打卡,就是IBM在20世纪初推广的,打卡器是IBM当年的主营产品之一,东北汇聚了很多优秀人才,现在的码农辛苦,当年的东北漂也不容易,出生于扶桑的梁思成,也和林徽因一起做了东北漂,在东北大学教书,后来时局复杂,两口子感叹城里套路深,不如回农村,两口子便回二线城市北平老家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