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2月22日 19: 53: 59

    蛟与桥   唐朝火红954年,朝廷要在长江上建桥。建桥是方便百姓出行造福一方的好事,但是按照传统观念来说,桥不是那么容易建造的,有多种禁忌。在河上建桥,传统工匠们要考虑日后河流中走蛟的问题,蛟龙升天,洪水相送。古代匠人们为了防止走蛟时洪水泛滥危害百姓,会在桥上布下一些禁制,比较典型的就是请修行人在桥洞里悬上宝剑,或者刻上瑞兽,一旦蛟龙从桥下通过,就毙其性命。想要走蛟,除非雨水足够大,能淹没桥梁,或者蛟龙的力量足够大能拖垮桥身,否则蛟龙很难从桥上通过。 这回是建跨江桥,比跨河桥要难上百倍,要发水淹没一座跨江桥来走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小蛟们基本上都趴在江底玩连连看,江底有一条大蛟不甘日后长期被此桥所困,便赶在大桥修筑前开始呼风唤雨准备化龙。那时候江边的地域还是归中央直辖的,上涨的水位着实令不少领导头疼。走蛟的前一天,领导们和被领导们都急了,因为长江水位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天空中雷鸣闪电,白昼如夜,野外视物仅能借助于闪电的电光,那条大蛟隐匿在江水中顺势前行,庞大的身躯拖垮了沿江不计其数的房屋,当时一位受灾群众在江水中四处寻找可攀附之物时,眼见一颗直径特别大的树从远处飘来,便奋力游过去准备抓住逃生,恰巧闪电下来,借光亮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树呀,分明是一条蛟龙,眼睛比窗户还大,只见其眨了一下眼后,跃起飞天,直入天际,龙吟声不绝于耳。那位灾民被震的意识模糊,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事发地50米之外的屋顶上,随即获救。   走蛟过后,大桥逐步修筑,桥是钢结构的,修的很结实,记得当年铆钉规格尺寸要求很严格,误差超过2毫米算残次品,不能使用。那时候的施工标准和施工质量都是今人难以想象的,施工技术也是领先于时代的。   如果历史可以横向比较的话,当年唐朝仿制他国汽车时,高句丽连个手扶拖拉机都造不出来。如今年轻人开着H车遍地跑,手里拿着大屏three stars,还有底气蔑称其为棒子,这底气来自哪?我看多半还是来自于家中柜子里锁着祖上留下的two弹one star,笑。   蛟与桥,一个时代的记忆。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2月22日 19点

      蛟与桥  唐朝火红954年,朝廷要在长江上建桥。建桥是方便百姓出行造福一方的好事,但是按照传统观念来说,桥不是那么容易建造的,有多种禁忌。在河上建桥,传统工匠们要考虑日后河流中走蛟的问题,蛟龙升天,洪水相送。古代匠人们为了防止走蛟时洪水泛滥危害百姓,会在桥上布下一些禁制,比较典型的就是请修行人在桥洞里悬上宝剑,或者刻上瑞兽,一旦蛟龙从桥下通过,就毙其性命。想要走蛟,除非雨水足够大,能淹没桥梁,或者蛟龙的力量足够大能拖垮桥身,否则蛟龙很难从桥上通过。  这回是建跨江桥,比跨河桥要难上百倍,要发水淹没一座跨江桥来走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小蛟们基本上都趴在江底玩连连看,江底有一条大蛟不甘日后长期被此桥所困,便赶在大桥修筑前开始呼风唤雨准备化龙。那时候江边的地域还是归中央直辖的,上涨的水位着实令不少领导头疼。走蛟的前一天,领导们和被领导们都急了,因为长江水位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天空中雷鸣闪电,白昼如夜,野外视物仅能借助于闪电的电光,那条大蛟隐匿在江水中顺势前行,庞大的身躯拖垮了沿江不计其数的房屋,当时一位受灾群众在江水中四处寻找可攀附之物时,眼见一颗直径特别大的树从远处飘来,便奋力游过去准备抓住逃生,恰巧闪电下来,借光亮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树呀,分明是一条蛟龙,眼睛比窗户还大,只见其眨了一下眼后,跃起飞天,直入天际,龙吟声不绝于耳。那位灾民被震的意识模糊,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事发地50米之外的屋顶上,随即获救。  走蛟过后,大桥逐步修筑,桥是钢结构的,修的很结实,记得当年铆钉规格尺寸要求很严格,误差超过2毫米算残次品,不能使用。那时候的施工标准和施工质量都是今人难以想象的,施工技术也是领先于时代的。  如果历史可以横向比较的话,当年唐朝仿制他国汽车时,高句丽连个手扶拖拉机都造不出来。如今年轻人开着H车遍地跑,手里拿着大屏three stars,还有底气蔑称其为棒子,这底气来自哪?我看多半还是来自于家中柜子里锁着祖上留下的two弹one star,笑。  蛟与桥,一个时代的记忆。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2月22日 19点

    蛟与桥   唐朝火红954年,朝廷要在长江上建桥。建桥是方便百姓出行造福一方的好事,但是按照传统观念来说,桥不是那么容易建造的,有多种禁忌。在河上建桥,传统工匠们要考虑日后河流中走蛟的问题,蛟龙升天,洪水相送。古代匠人们为了防止走蛟时洪水泛滥危害百姓,会在桥上布下一些禁制,比较典型的就是请修行人在桥洞里悬上宝剑,或者刻上瑞兽,一旦蛟龙从桥下通过,就毙其性命。想要走蛟,除非雨水足够大,能淹没桥梁,或者蛟龙的力量足够大能拖垮桥身,否则蛟龙很难从桥上通过。 这回是建跨江桥,比跨河桥要难上百倍,要发水淹没一座跨江桥来走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小蛟们基本上都趴在江底玩连连看,江底有一条大蛟不甘日后长期被此桥所困,便赶在大桥修筑前开始呼风唤雨准备化龙。那时候江边的地域还是归中央直辖的,上涨的水位着实令不少领导头疼。走蛟的前一天,领导们和被领导们都急了,因为长江水位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天空中雷鸣闪电,白昼如夜,野外视物仅能借助于闪电的电光,那条大蛟隐匿在江水中顺势前行,庞大的身躯拖垮了沿江不计其数的房屋,当时一位受灾群众在江水中四处寻找可攀附之物时,眼见一颗直径特别大的树从远处飘来,便奋力游过去准备抓住逃生,恰巧闪电下来,借光亮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树呀,分明是一条蛟龙,眼睛比窗户还大,只见其眨了一下眼后,跃起飞天,直入天际,龙吟声不绝于耳。那位灾民被震的意识模糊,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事发地50米之外的屋顶上,随即获救。   走蛟过后,大桥逐步修筑,桥是钢结构的,修的很结实,记得当年铆钉规格尺寸要求很严格,误差超过2毫米算残次品,不能使用。那时候的施工标准和施工质量都是今人难以想象的,施工技术也是领先于时代的。   如果历史可以横向比较的话,当年唐朝仿制他国汽车时,高句丽连个手扶拖拉机都造不出来。如今年轻人开着H车遍地跑,手里拿着大屏three stars,还有底气蔑称其为棒子,这底气来自哪?我看多半还是来自于家中柜子里锁着祖上留下的two弹one star,笑。   蛟与桥,一个时代的记忆。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8月07日 10点

    六桥都是经行处 花落水流深院宇 。六桥是苏东坡在杭州做市长时修的,那时候西湖常闹水患,坊间传言湖底的白素贞是罪魁祸首,苏市长刚从朝廷空降下来,气还没顺,和老板打个招呼,便给西湖洗澡,调集近二十万人清淤,强拆了湖底的白公馆,拆下的淤泥太多,便做了堤坝和石桥,现在苏堤和六桥的雏形。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7月22日 19点

    古剑奇谭里高人们的造型挺有范儿的(虽然时不时的ji情四射). 高人们的鹤发童颜,雪白的头发,粉嫩的小脸,这个造型其实是有待商榷的,气血充盈的人头发是不会白的,更何况是剑仙.不过真要是黑头发配小白脸,估计气场就没了,没有区分度层次感,更没沧桑感,影响收视率,观众们也不一定喜欢. 满族人剃去前额的头发,辫子便会长得又粗又长,缠在脖子上,搏斗时可以保护颈部动脉,冬天可以保温. 把多余的头发剃去,辫子会长得更好...... 养发秘方: 天天剃头. 今人养发,可以把头发全部剃去,天天剃头,每天用剃须刀刮掉昨日新长出的毛发,小朋友只需一个暑期,三十岁的人需要半年,年龄再大的需要更长的时间.头发会焕发新生,男人们苦恼的脱发地中海都会缓解,女人们的效果更明显.只要不是病理性的问题,大部分脱发出油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无论男女发际线都会下移,如同年轻时的模样. 睡梦中不剃头(禁止给睡梦中的孩子剃头),饱餐后不剃头,临睡前不剃头. 注意防风防凉 注意防晒防烫 用洁净温水冲洗 水温高伤毛囊 可能需要的工具: 剪刀 剃须刀 毛巾 鸭舌帽 假发 大概可能的操作时间: 坐月子期间 寒暑假 失恋后的冲动期心灰意冷期, 折在条子手里后的群居时间 怀疑效果疑心重而又不得不剃头的女娃可以先拿老公or老爸做试验,笑. 护发素 往头皮上蹭姜片等等画蛇添足的手段可以省去,如有条件可以每天吃一点熟黑芝麻. 人的身体自愈能力是惊人的,不恰当的饮食和美发习惯导致了头发的枯萎,从青春期就开始离子烫拉直打卷染色,头发倍受摧残,中年后头发越来越少,头发越来越少的人却越爱留长发来遮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要么头发凋零殆尽,要么发如雪. 不建议去小发廊剃头,担心刀具不洁净以致有外伤后感染疾病.年轻人可去理发店剪个寸头,回来后用温水毛巾热敷软化毛发后用新剃须刀操作,用肥皂水或者专业的剃须泡沫软化后再剃也可. 上班族学生党请认真评估光头对职业生涯 人际关系和学业的负面影响 年龄五十岁左右的气血不一定充足,头皮自愈过程会非常缓慢,需要两年左右. 剃发后头皮得以休养,有益于气血循环,面色变得红润,胆气增加,请控制好情绪和心态,不要亢奋. 这本是道家凉血排毒的秘法之一,不止对头发有益. 方法简单,施行起来却不易,特别是对于女娃. 希望对真心需要的人有所帮助,特传此法. 还俗后小尼姑的头发长得很好看,今日之世界,尼姑见不到几个,还俗的更难碰见,所以今人看不到那种秀发.有舍才有得,有断才有续,人间事,大抵如是.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2月22日 22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二十二)》桥笔直的通向远方,看不到尽头,常人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浓郁的雾气笼罩,桥体粗看是岩石质地,不过却泛着金属的幽光,桥两侧是深渊,望不见底。钱德勒驾驶着武装突击车独自在桥上行驶不死药(二十二)



    姑射山人2011  2016年07月08日 23点

    赵州桥历经千年不倒,梁思成当年无法搞懂到底如何设计修建这种拱桥,别人问,梁院士,这桥真神这么多年怎么都没事,当时梁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必须要从科学角度来解释,只能解释到估计是桥的地基十分深厚,后来关注的人多了,梁思成也觉得不能只靠估计,于是组织人手来挖,挖后发现赵州桥的地基很浅,按现代建筑学的理论根本无法历经千年的战火地震洪水而不倒,梁思成懵了,桥不倒之谜只能含糊解释说这地方没地震,后来66年那地方7.5级的地震,赵州桥还是啥事没有,梁思成彻底懵圈了,笑,自此就不研究这些东西了,后来建筑老八校的徒子徒孙们也不研究赵州桥了,当地的仆人脑子活,研究这些干啥,圈起来收门票多好,于是赵州桥现在成了为地方创收的一处景点,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8年12月10日 16点

    师父历史该怎么看,有什么规律性吗,有多少偶然性是我们普通人不了解的?
    答:如果没有保福四桥车祸,现在就是令一番景象。历史啥时候对普通人展现过本来面貌,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9年10月11日 22点

    师父 无锡的桥能看出啥问题呀?
    答:这种混凝土箱梁连续桥梁,无法应对超载车辆的偏心荷载受力,极限情况下支座脱离,桥墩横向受力致使垮塌的情况就会出现,所以古代工匠不修建这种看似性价比高的桥梁来通过重型机械......九年义务教育水平能看懂的说,相当于剁饺子馅时在菜板下面垫个水杯,手起刀落,菜板和杯子没被压坏,但一侧受力过大,菜板倾斜,肉馅一地。至于车辆为啥要超载,为啥这一路上都没被仆人们拦下,最终解释权一般归有关部门,笑。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1月16日 00点

    外力导致的骨伤,二流西医治的糊里糊涂,通常就称其为坏死,省会城市都有知名的骨伤科中医。再不行可来京城,好的骨伤科大夫这里很多,满清时期蒙医跌打有戳班。建国后,京城有双桥老太,踹过酒仙夫人,治人只踹一脚,人已去但手艺还剩下点,北上广传统医学是优势,香港东京现代医学发达。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12月22日 22点

    桥笔直的通向远方,看不到尽头,常人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浓郁的雾气笼罩,桥体粗看是岩石质地,不过却泛着金属的幽光,桥两侧是深渊,望不见底。 钱德勒驾驶着武装突击车独自在桥上行驶,对着通讯器说到:“伍德,这桥通往悬浮的宫殿,桥底的深渊埋葬了无数闯关失败的智者和勇士,这些智者和勇士如果集中起来,足以征服全人类了,可惜啊,我今天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对讲机里传来了伍德冰冷的话语:“我这边技术人员已经就位了,不要悲观,虽然武器和电子设备近前都会失灵,但我自有解决的方法,桥是直的,你的车不要挪动方向,我们可以计算出你的轨迹,当你见到什么黄巾力士和道士时,请在心里告诉我他们距离你几步远还有大致坐标,我在桥的这边已经布置了激光武器,我们的攻击至少持续两分钟,请记得,当我让你趴下时,要立即趴下,免得被误伤。”              钱德勒面部显出了嘲讽的表情,不过伍德显然是看不到的,钱德勒小声嘀咕着:“如果靠武器强攻有用,那事情就简单多了。”,钱德勒虽然心里鄙夷着伍德的决策,不过并未出言反对。   钱德勒的武装车慢慢停了下来,钱德勒推开车顶盖,从里面钻了出来,徒步走向前方。雾气越发浓重,但是桥身散发的金属光泽也愈加明亮,隐约中钱德勒看到远处闭目坐着一位黄巾力士,钱德勒抬头仰望,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见到力士时,钱德勒的内心依旧震撼异常,黄巾力士太高大了,如梦似幻,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虽然呈现坐像,但也需要抬头仰望,黄巾力士面部被雾气笼罩,看不清眉眼。钱德勒早有预料,缓缓的俯身趴下,集中精神在心里对伍德说:“伍德,我的通讯器已经不能用了,现在我到了第一个守桥的黄巾力士面前,它坐在了桥的正中央,距离我有五十步的距离,我现在趴在地上,头顶正对着它,现在我朝右侧移动四英尺,你们攻击时不要误伤到我。”说完钱德勒屏住呼吸,眼神紧盯着力士,缓缓地朝右侧移动着身躯。“伍德,你能听到吗?”“伍德!你那狗屁激光武器呢?”                “放松,现在开始攻击了”。钱德勒脑中响起了伍德的声音,钱德勒一脸惊诧,没想到,伍德真的能用脑波传递信息。 在钱德勒琢磨着脑中伍德声音之时,无数透明激光束越过他的头顶向远处黄金力士照射过去,霎那间黄金力士周身光华大耀,近处的钱德勒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观察着黄金力士是否被摧毁,伍德显然没有全部寄希望于激光武器,炮弹破空声也随之大作,伍德又朝黄金力士倾泻着常规弹药,钱德勒嘴角扬起了微笑,在心里对伍德说道:“我还在桥上,你想连我一起炸死吗?”炮弹没有打到近前,便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横向变轨,落入到桥底的深渊,连个响声都没发出来,黄金力士有了动作,只缓缓抬起右手,指向激光和炮弹射来的方向,钱德勒也好奇的沿着指向回头望去,只见远处突然爆发出火光,几秒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朝黄金力士倾泻弹药的据点淹没在爆炸里。钱德勒在心里对伍德说:“伍德长老,你们是不是全军覆没了,长老们都死了,留下我独自执掌大权,我会非常寂寞的,你们怎么没耐心听我说,黄金力士会反击的,强攻不行的,所以我策划让王立刘卫红他们来,现在核弹是不是已经被王立解决掉了?”说完钱德勒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突然间,钱德勒脑中传来伍德的声音:“王立他们什么时间能到?”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过黄金力士的攻击。”钱德勒一脸诧异。“我就在你后面,你研究古墓这么多年,跟着你才是最安全的。” 钱德勒半信半疑的向后望去,远处一个黑点正朝自己移动过来,不久,便看清是伍德匍匐着爬到近前。“我把进攻部队和其他长老留在桥那边,你把他们变成了炮灰,你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是不是?”伍德严肃的问道。钱德勒一时语塞,良久,也反问道:“这个结局你也知道吧,所以故意把其他长老留在那里等死。”   伍德也没有回答,只是把目光转向了远处的黄金力士:“王立什么时间能到,我没有他们的讯息,他们真能躲过核爆吗?”   钱德勒对伍德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如果用核弹就能解决王立,当年地球最强的红俄也不会顷刻间分崩离析。想必王立自有解决的方法。” 伍德好像捕捉到钱德勒话语中的透露出来的重要信息:“你是说,对米哈伊尔进行远距离脑部攻击的是王立?果然啊,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太,太令人惊讶了……”伍德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钱德勒察觉到自己的失言,便不再张口,转身爬向武装突击车,伍德从回忆里惊醒过来,连忙紧跟在钱德勒身后,在这个未知的地下世界,跟紧钱德勒才是平安的保证,钱德勒从桥侧拉出一根拇指粗细的线缆,接入突击车。“这里无法用电子设备,我们研究多年的抗干扰成像技术两天前有了突破,一家科技公司提供了技术支持,公司的拥有人我们只追踪到好像叫做丝瑞,你听说过吗?” 伍德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钱德勒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我们在桥头架设了一根数据传输线缆,可以与武装突击车里的设备连接,这是我们尝试过距离黄巾力士最近的安全距离,再近的话通过物理连接,也收不到讯息的,这就是这个地方的诡异之处,仿佛是另一个文明。”钱德勒把线缆接入车里的设备,“这个可以把卫星讯息转化为可视性更佳的立体投影,现在让我们看看王立刘卫红他们是怎么处理核弹的。”说着钱德勒按动开关,突击车内出现了缩小比例的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