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 57: 52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十九)》眼镜男闻言看了下画面,也看出狗熊的背影好像确实有些不对:“维奇,王立是不是在狗熊身后?”维奇闻言大惊,高声喊道:“狗熊,王立在你背后!”狗熊反应也是迅速,立刻回身,发现并没不死药(十九)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眼镜男闻言看了下画面,也看出狗熊的背影好像确实有些不对:“维奇,王立是不是在狗熊身后?”   维奇闻言大惊,高声喊道:“狗熊,王立在你背后!”狗熊反应也是迅速,立刻回身,发现并没有人,“我身后没人,已确认。”说完又转身拿枪逼着孙飞趴下,孙飞依旧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确实在你身后!”现场的人不断的叫道,并小心的朝狗熊围拢过去,狗熊闻言一惊,知道大家不会开这种玩笑,猛然转身,突然发现王立正与自己面对面的站着,站得那么近,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正冷冷的直视着自己,狗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汗毛根根立起,冷汗瞬间迸出,如坠冰窖。   欧德曼小声念叨着:“离得太近使不上力,可千万不要后退啊。”   身后站了个人自己居然浑然不知,也不知跟着自己多久了,想到此处狗熊已惊惧到了极点,下意识的后腿了半步。   “完了。”欧德曼兴奋的叹了口气。   王立蓄势良久,就在狗熊后退半步之时,一脚向前跺出半步,后脚紧跟,吐气开声,声音宛如平地炸雷,双拳中盘发力崩出,力透狗熊胸背。狗熊宛如与高速列车正面相撞般瞬间被王立拳头崩飞,像炮弹一样射向身后的押运车,押运车顿时被砸的一倾,侧板凹陷,发出沉闷的声响。狗熊当场气绝,耳鼻渗出血水。   “漂亮啊,这才是崩拳,半步崩拳自此拳打出后就成了绝响,也不知要再等几百年才有人能打出这种威力。”欧德曼神色复杂的赞叹道。   霎那间枪声四起,众人朝王立射击。王立矮了身形,如趟水般疾速前行来到众人近前,时而抬腿侧踹膝盖,时而鹰爪抠击面目,时而大力拍击对方头颅,一时间枪声、喊声、哀号声、金属撞击声不断,王立动作越来越快,不知何时已手握越王剑,不过并未大力挥砍,只拖着宝剑围着人群开始绕圈走转,所到之处,有人被剑刃划开腿部、颈部动脉,血流如注,有人被划开腰腹,肚破肠流……枪声越来越密集,王立的速度已经快到肉眼难以看清的地步,绝望的哀号声也越来越大。   欧德曼道:“这是霸王拖刀。古代骑兵对步兵,不是骑马冲上去对步兵乱砍,那是电影作品。骑兵如果高速冲砍,自己胳膊手腕就先得脱臼了,要一手握刀拖在身后,利用马匹的高速度,用刀刃划开步兵的胸腹和颈部动脉,让对方失血而亡。”说着欧德曼尝了一口即将醒好的美酒,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后继续说道:“张作霖曾围剿东洋合气道的祖师植芝盛平所在的部队,全歼了整个部队也没能打死植芝盛平,因为植芝可以躲过子弹,武功练到高处,对危险会有感知,被枪指着更会有感应,而且植芝的动作快到超过普通人视觉能捕捉的程度,而王立则更是高深莫测,故意被狙击子弹擦破皮肉,看样子现在已经能做到未卜先知了吧。”说完指着画面问眼镜男:“这三个模糊不清,时隐时现,不断接近王立的黑影,是你请来的东洋忍者吧?”   眼镜男冷笑道:“不止有忍者。王立是道士也罢,是能躲过子弹的神仙也罢,我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王立今天不会活着离开的,导弹早已变轨导向押运车辆,一分钟后,核爆的冲击波和高温辐射会消灭方圆1公里内的生物,王立在蘑菇云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与他敬爱的伟大领袖在天国重逢,这就是结局。”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眼镜男对押运人员下达着命令:“维奇,王立已死,把尸首带回来。”   车辆外,被称作维奇的白人男子显然是一个现场负责人,手持自动武器,身着防弹马甲,全副武装的模样,收到指令后,立即对现场的人员交代:“把王立尸首抬上车。”话刚说完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众人此时也发觉了现场的异样:王立的尸首不见了。   “不见了?”现场沉寂了几秒钟,维奇压低声音询问在场众人:“王立呢?去哪了?”     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显然也听到了通讯器材里维奇的话语,一时间大家安静了下来,气氛瞬间变得压抑,欧德曼缓慢的吸了一口雪茄,仿佛毫不在意王立尸首的去向。眼镜男继续说道:“回看一下画面,找到王立的去向,启用监控人体动态追踪,王立体内放射性物质追踪,马上找到王立!”。而身处现场的维奇却变得焦躁起来,多年杀戮经历培养出的直觉让其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但却又理不出头绪,维奇喊道:“狗熊,去车底看看,把孙飞拉出来,孙飞要是把尸首藏起来就杀了他。”   离车最近叫狗熊的男子俯身看了看,大声回应着维奇:“没有王立,只有孙飞。孙飞,出来!”   孙飞一滚身从车底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迅速的站了起来,冷冷的道:“吵什么,你们都死到临头了,联系下家人,报个死讯回家,免得家里人惦记着。”   狗熊训练有素,闻言并不为所动,用枪指着孙飞命令道:“谁让你站起来的,趴下,趴在原地。”   二锅头内,尼娜有些不解,目光中带着不解望向刘维鸿,刘维鸿面无表情的说道:“画面看不清,我估计应该没离开,很有可能在身后。”   尼娜一惊,转身后发现并没有人,大度的笑了笑,没有计较刘维鸿的戏耍,转而问丝瑞:“丝瑞,王立在哪?”   丝瑞悠悠的叹了口气:“确实是在身后”,说完便把车上的监控画面聚焦在狗熊持枪指着孙飞的场景上。 尼娜只好继续笑着观看,但眼神里已经逐渐流露出惊恐。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在场的人感觉是如此漫长,眼镜男低声怒吼道:“找到没有,在哪呢?”   通话器里传来了略带疑惑的回应:“长官,找到了,好像找到了,在…在狗熊背后。”   眼镜男并不明白,重复问道:“在哪?”   通话器里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在狗熊背后,你们真的都看不到吗?”   欧德曼笑着补充道:“道门绝技,如影随形,把自己藏在对方的身后,随着对方的动作而动作,功夫练到王立的境界,怕是已经能如皮贴肉了。”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十八)》眼镜男对押运人员下达着命令:“维奇,王立已死,把尸首带回来。”车辆外,被称作维奇的白人男子显然是一个现场负责人,手持自动武器,身着防弹马甲,全副武装的模样,收到指令后,立即不死药(十八)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2月14日 11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十七)》车厢外手持武器的押运人员没有贸然靠近,只是远远地合围着,王立气定神闲的环顾四周。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眼镜男沉着的下达着命令:“先稳住,王立不动你们就不要开枪,尽量抓活的。”不死药(十七)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2月14日 11点

    车厢外手持武器的押运人员没有贸然靠近,只是远远地合围着,王立气定神闲的环顾四周。 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眼镜男沉着的下达着命令:“先稳住,王立不动你们就不要开枪,尽量抓活的。” 不过此时的局面仿佛不再受眼镜男的控制,一个手持小口径手枪的押运人员突然朝王立心脏部位开了两枪,同时二锅头内的投影里也清晰的捕获到狙击器材的声音,千米之外的狙击手开枪了,不过由于距离过远,押运现场的人们先看到王立头部中弹,后才隐约听到一丝枪响。王立胸部中弹脚步有些踉跄,随后便被狙击子弹打中后脑,身体轰然砸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眼镜男一时间也乱了方寸,通讯器里传来了反馈:“不是我们的狙击手,提前开枪的那位已被控制。”   就这样死了?眼镜男心有不甘:“快过去看看,王立情况怎样?” 押运人员靠近,摸着王立的颈部动脉:“心区中弹,头部中弹,现在已无心跳。”   这情况出乎很多人意料,会议室内大家纷纷起身,脸上挂着失望和气愤,准备离场,只有欧德曼脸上挂着微笑,缓缓地在座位上吸着雪茄,并未起身,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押运现场,一位武装人员对车底喊话:“孙飞,出来!王立已经死了。”   孙飞闻言没有动,嘻嘻哈哈的说道:“别乱说,你才死了呢,我不出去,有本事你进来?”   二锅头内,丝瑞幽幽的说道:“王立心跳停止,怕是不行了。”   刘维鸿盯着投影依旧目不转睛:“丝瑞,车速开到最大,要快。”   京城环路上,一辆宝蓝色印着555标志的汽车在快速行驶着,车内副驾驶位置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手里不断比划着指引着行车方向,男孩大概有5、6岁的样子,驾驶席上的司机是位年轻男子,用日语对小男孩说道:“这是哪里?你不是说你家住在一环吗,我是第一次来京城,不认路,你到底记不记得回家的路?”小男孩闻言先嘿嘿嘿的笑,随即用带有浓厚关东腔调的日语说道:“你怎么开的那么慢,再快一些,你在这里开车要学会并线和鸣喇叭。你不是说一会儿要去东四十条那里吃早餐嘛,那儿离一环很近,我们刚刚经过了东三十九条,马上就到了。”说完小男孩又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8月06日 23点

    发表了博文 《不死药(十)》 - 窗外风吹柳树,王立走到床边,在床上静坐下来,丝瑞见王立不应声,也安静的离线了。 夜色已深,空中晦暗不明。 王立起身,关闭了房间的电源,缓缓走到书桌前,望着桌上 不死药(十)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09日 17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二十一)》王立扔下忍者,面无表情的拉开越野车门,驾驶员已经被气囊弹的迷迷糊糊,王立抬手,剑光一闪,越王剑如切豆腐般齐根切断了驾驶员双腿,王立伸手抓着驾驶员头发把其上半身从安全带里拔不死药(二十一)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9月01日 23点

    欧德曼的声音似有若无:“古代鞭是青铜与铁所制的短兵器,因为重量大,用法特殊,非常难练,不过练成之后在战场上那可是能以一敌百,而锤则是巨型兵器,使锤的随便找出来一个来都是虎将。中国有些拳法看似柔柔若弱,那是表面,古代读书人追求文雅,只推崇练剑。那些名称里有鞭有锤的拳法,实战当中都极其血腥,比剑法要凶狠的多。”   此时会议厅内已经到了近乎吵嚷的程度,很少有人在意欧德曼的解说,戴眼镜的白人男子不断给押运人员下达着指令,押运车队开始加速行驶。   刘维鸿沉着脸:“尼娜,王立动手了,我们过去吧,不能让王立肆意妄为。”   尼娜点了点头:“坐常规交通工具去见王立恐怕来不及了,也不安全,坐二锅头去吧。” 听到二锅头三个字,刘维鸿脸上挂了些许笑意。   王立站姿挺拔,剩下的两个壮汉训练有素,没有退却,其中一个一记冲拳袭来,王立伸手抓住,向后退了一步,胳膊左右抖了一下,卸去对方力道,紧接着上下一抖,壮汉肩臂关节脱臼,王立继续后退,把手里抓着的壮汉像摊大饼一样甩向地面,男子身体即将拍落地面时,王立进身上前,左腿蹬,右腿弓,做了一个标准的弓箭步,男子的下巴绝望的落在王立右腿膝盖上,颈椎瞬间错位断裂。   “漂亮!”欧德曼低声喝彩着。 众人此时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王立左脚继续上前半步,成弓步的右腿向前迈出去,前进时脚底与地面平行,如同趟水,更像滑冰,霎那间便滑至另一个壮汉身后,王立双手从对方腋下穿至前胸,紧紧箍住对方,双脚离地,箍住对方腰胯,至此王立如巨蟒般紧紧缠绕上对方。 欧德曼大口的吸了一下雪茄,难掩兴奋之色: “居然用了这招,那个要被勒死的可怜虫体重超过250磅吧?” 没人回答欧德曼的问题。 押运男子猛力的吸气,但是感觉怎么也吸不进来,王立全身逐渐收缩,男子呼出的气多,吸进来的气少。会议室里的扬声器里传来了塑料碎裂声和刺耳的高频音,欧德曼兴奋的说:“这是腰间的通话机被王立挤碎的声音。”这声音便如同催命的音符,随着力道的增加,男子的骨头被挤压的发出了咯咯声,口鼻开始渗出血来,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王立的缠绕。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冷冷地对欧德曼说道:“抱歉,想不到你这么兴奋,恐怕要打断你的欣赏了,我已下令开枪了”   伊藤河这边戴金链子的光头男颤抖的掏出手枪,对准王立,王立恰巧望了过来,哼了一声,金链子男一惊,感觉一阵眩晕,再也拿不住手枪,任其掉在地上。   大洋彼岸会议室里的眼镜男惊诧之余怒火攻心,失态地小声骂道:“你他妈又不是没上过战场,怎么会吓成这样。”   欧德曼眼睛紧盯着投影聚精会神地看着直播,没有理会眼镜男和其他人的反应,自顾自兴奋的说道:“中国功夫里早已失传的目击和声打,用眼神和声音配合环境震慑敌人。”   眼镜男已经吼了起来:“伊藤河,做点什么,我们的人要被勒死了,你做点什么,那不是有孙飞吗?过去捅他几刀,王立就会放手了。你要是如此袖手旁观,我不会放过你。” 戴上墨镜的孙飞一直靠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伊藤河沉声说道:“晚了,来不及了。王立杀死三人本不需这么复杂,他是在通过这些适应自己逐渐变得年轻的关节,在熟悉自己年轻的身体,说得简单点,睡醒后的热身运动而已。你不用威胁我,王立会走出车厢外的,你还是多增加些人手吧,今天死的人会很多”。“很多很多”伊藤河停顿一阵之后又着重强调到。   话音刚落,车厢内响起连续的骨裂之声,被缠男子终于在吐出几口黑血之后气绝身亡。王立整理下衣服,朝栅栏那边戴着金链子的光头男走了过去。 光头男颤抖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神仙,我没想开枪,你放过我吧,我还有家人,我真的不想死。”王立伸手到栅栏那侧,拍了拍光头男的头,当王立手碰到光头男时,光头男惊吓得小便失禁,“不想死那就不死,好好活着吧。”思考了一下之后,王立平静的说着,说完王立的手臂越过光头男,缓慢的摸向光头男身后那位身着冲锋衣的男子。冲锋衣早已被汗浸透,男子紧紧地靠在车厢侧壁,冲锋衣男子此时也不断地说:“我也不想死,您也放过我吧”,王立的手如同死神一般,冲锋衣男子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在自己的恐惧达到极限即将溃堤之时,王立的手停下了,没有继续前伸,中间的栅栏起了分隔的作用,王立的手臂不够长,伸展手指之后离冲锋衣男子也还有一步之远的距离。冲锋衣男子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哈哈大笑起来:“伊藤河,我们都不用怕他,他手臂不够长,即便他把手臂伸脱臼了也够不到咱们。”伊藤河认真地说道:“你那里有手雷,引爆它,我命令你现在引爆手雷,你听懂没有?”冲锋衣男子的神经早已不堪折磨,精神变得恍惚:“引爆什么,这个栅栏已经经过严密的计算,王立够不到我们,只要押运到终点,我们就完成任务了。” 伊藤河依旧说道:“我再次命令你引爆手雷。” 冲锋衣男子变得激动起来:“伊藤河,我受够你的命令了,我们很安全,我即便向前半步,王立还是够不到我,你难道不明白吗?”伊藤河依旧重复着:“引爆它,马上,否则我事后会亲手宰了你。” 冲锋衣男子向前半步,对王立歇斯底里地狂吼到:“左右都是死,老子不想活,你来杀我吧!” 王立闻言点了点头,伸出两支手指做剑指状,轻盈的朝冲锋衣男眉心点了过去,冲锋衣男闭上眼睛,半步也没有后退,剑指距离冲锋衣男子眉心三寸远便停了下来,王立的肩膀被栅栏卡住,无论如何用力,也无法再向前伸展半分,冲锋衣男子睁开双眼,不顾汗水流进眼内,扭头朝伊藤河狂笑:“看到没有,在这个距离我们是绝对安全的,王立不是神,看到了吗?王立不是神。”伊藤河也有些迟疑,没有重复命令。冲锋衣男子对着王立嘲笑道:“你倒是杀我呀,你不是很厉害吗?” 王立又点了点头道:“那好吧”,王立退了两步之后,猛踩地面大步向前冲去,速度奇快,剑指带着破风声朝冲锋衣男子眉间点去,王立大步前冲时踩得车底板颤动,剑指引起的破空声在车厢内狭小的空间听着尤为刺耳。如此声势浩大的一指,最终还是在离冲锋衣男子眉心三寸前停下了,栅栏毕竟是栅栏,伊藤河松了一口气,对冲锋衣男说道:“行了,栅栏确实管用,既然伸不过来,那就不用引爆手雷了,我们把王立押运到终点后我请你喝酒压惊。” “别在那站着了,你放松一下坐下,还要有一段时间才到终点。”伊藤河轻松的说着,但是冲锋衣男子没有坐下,而是如棍子一般,直挺挺地仰面倒去,眉心处一个红点格外醒目。伊藤河脸色瞬间变白,身体如坠冰窖,“剑指隔空戳三寸,怎么可能练到这种境界,那可是三寸远的距离呀,哪有人能练成这样。”伊藤河喃喃的说道。 伊藤河精神恍惚,思索一阵后突然朝王立吼道:“你到底到什么境界了?” 王立退步到边缘靠在车厢上,闭着眼睛没有做声,伊藤河依旧没有放弃,深吸一口气,很平静很诚恳地问道:“请您告诉我您到底到什么境界了,这样我死也甘心。” 王立睁开眼睛瞅了瞅伊藤河,淡然的说道:“不可说。”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11月27日 16点

    孙飞把车厢内用来装衣物的大箱子移到王立面前,王立从中拿起一件道袍模样的长衫开始穿戴起来。   欧德曼漫不经意的道:“华夏古代士大夫喜欢穿道士模样的长袍作为日常服,以示出尘脱俗。”   会议桌旁的眼镜男有些不解 欧德曼继续道:“王立当年位高权重,朝野上下追随者都是实权派,这些人如今虽已退居二线,但是影响力还在,如今王立欲脱困,大家都关心王立下一步的打算,王立是道士出身,现在用更衣表明心迹,暗示他已经无心政事,同时也给追随者们一个信号,不让他们参与进来,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当然,王立摆出这种姿态,其国内的政敌也会因此对其减少几分敌视,不会对其下死手,否则王立的追随者们也不会答应。这就是东方的政治,一举一动都是有意义的。”   眼镜男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王立找了根绳子把长发扎起,又翻出刀片剔干净胡须。   孙飞笑道:“师傅果真好修为,返老还童,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   王立闻言没有作声,从箱子里取出在宾馆里被视为赝品的焦尾琴和九石弓,简单的看了看便放在车厢地面上,随后取出了那包被摔碎的茶壶碎片。 王立轻轻地打开手帕,从碎片中挑出一块小石头,郑重的对孙飞说道:“这石头来自月亮,名为月亮石。月亮石是开启文明的钥匙,没有月亮石,便没有文明,下一次开启时间是五千年后。”   王立抬头看了一眼车厢内的监控,继续对孙飞说道:“文明被窃取了,但是窃取者无法开启文明,便把其存放在大阪城的地下,留给五千年后的人类开启,这石头便交与你保存。”   孙飞小心翼翼的接过石头揣在怀里。   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一个白人从座位上站起:“王立满口胡言,文明这个词是新词,源自日语,才使用没有多久,怎么会与什么历史遗迹扯上关系。”   眼镜男没有作答,欧德曼吸了一口烟:“当年你在戴维营陪布希扔马蹄铁的时候应该听过那个电话吧,米哈伊尔向布希求救,说自己好像被精神控制了,做出很多愚蠢的决定。”   欧德曼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很多事情是你不懂的,特别是王立的事情。”   王立盘坐在地面上,把琴放在双腿上,双手抚弄着琴弦,开始弹奏起来,琴音空灵厚重,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大圣遗音,不时透出铮铮的金属音,苍劲有力。   众人不解,欧德曼笑着说:“一曲《广陵散》,能听到,我们今天即便死了也不枉此生。”琴音渐渐紧凑密集,欧德曼开始皱起眉头:“中间的那根琴弦怕是后装的,声音有些问题,太生硬太苍凉了。”随后欧德曼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神中开始透出兴奋的光华:“难道那根弦是琴心,还真有琴心这东西!”眼镜男正要张口询问,突然金属音越来越密集,嘣嘣两声,中间那根被欧德曼称之为琴心的琴弦突然从琴上崩飞,众人惊诧之间,王立已经手握九石弓,把琴心的一端挂在了弓的一头,用脚踩住弓的另一头,身体迅速挤压弓体使其圆满,双手抓弦,突然发力,把琴弦安装在了弓身上,与此同时嘣的一声,九石弓原有的弓弦因为缺少韧性不堪如此形变,已经被弓身扯断。   欧德曼笑道:“这才是九石弓,这上弓弦的方法怕是已经失传很久了。”   王立上完弓弦后没有停歇,一脚踏向地上的古琴,霎那间琴身碎裂,几支青身羽箭散落出来,同时,一道金光伴随着龙吟之声从琴身中闪出,射向车厢侧壁,洞穿车身钢板,王立眼疾手快,一把握住金光,猛力拽了回来,傲然道:“你的主人不过是南方的诸侯国主,所辖不过尺寸之地,我当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杀的诸侯不计其数,跟着我还委屈了你不成?陪我在这世上走一遭,日后自会放了你。” 说完金光龙吟之声逐渐减弱,金光暗淡后,王立手里显现出一柄宽大的古剑,上面花纹繁复,颇显古意,并刻有篆文。  孙飞兴奋地凑过来:“师傅,今儿真开眼了,这是宝剑吧,刚才那就是龙吟声吧,那剑上刻的篆书写的啥,徒儿也长长见识。”   王立平静的说道:“钺王邵滑,自乍用剑。” 孙飞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倒吸了口凉气:“越王剑!这还真是宝剑!”   倒吸凉气的不止孙飞一个,椭圆形会议厅几位上了年纪的人也惊诧不已,眼镜男显然不懂,站了起来,急促的询问欧德曼方才王立说了什么,是什么意思。听到询问,欧德曼抬起头,用戏谑的眼神望着眼镜男,良久没有做声,仿佛在嘲笑眼镜男,随后叹了口气小声说到:“你仔细看车厢壁,那柄剑不费力就把其刺穿,你自诩坚韧的什么金属车厢,在越王剑面前估计比鸡蛋硬不了多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啊。”   眼镜男慌乱了几秒后逐渐镇定下来:“既然王立不合作,我便杀了他。我们有最好的狙击手,可以从超过一英里近二千米之外狙杀王立,弓箭杀伤力不过五十米,最硬的弩也只能射到四百米,真能射到四百米也没有杀伤力,依然伤不到狙击手。况且我们的狙击手不止一位,王立逃不掉的。”     欧德曼笑了笑:“铁与血总是那么让人的期待”。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9月01日 22点

    这时会议厅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了一位身着燕尾服的亚裔中年男子,男子一手持雪茄,一手持着晶莹剔透美玉质感的中式大酒杯,很随意地说道:“来得有点晚,这葡萄酒年份高,需要多醒醒才能喝。”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对在场的人介绍道:“这位是汉学专家欧德曼先生,是此次行动的特别顾问,今天负责来为各位介绍王立等人的情况并做实况解说。”说完笑着跟欧德曼寒暄道:“这是什么年份的酒?不会是为了醒这酒才迟到的吧?” 欧德曼在靠近墙上投影最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贞观十一年的酒。” 白人男子听不懂什么是贞观,不过既闻不到酒香,眼见之处酒的色泽又无甚出奇,想必也不是什么上等酒,就没有继续就酒的话题聊下去,把微型话筒放在欧德曼桌前后,便与大家一起看着墙上的投影,继续关注王立的一举一动。   押运车内,紧紧束缚着孙飞的金属环突然断裂,孙飞挣脱了束缚,双脚落地。事发突然,三个壮汉倒也训练有素,快速的靠了过来。孙飞冷冰冰地说道:“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正当押运人员迟疑时,车内突然咚的一声响,只见王立挣脱束缚落了下来,强壮的如铁塔般的身躯砸得车一颤。 “啊,王立挣脱了!”会议厅内人们纷纷议论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霎时间紧张起来,低声通过衣领上的通信设备对外下达着命令。   欧德曼用手指轻轻的揉着雪茄,对在场的众人解说道:“现在全球有上百台设备在通过各种渠道接收着押运王立的视频信号,很多人都关注着这件事。王立虽是修道之人,但是也不能长生不老。如按照当年的修为一以贯之,王立能活到180岁,无疾而终。”欧德曼顿了顿,加大了揉捏雪茄的力度,接着说道:“因为在某些关键问题上的意见相左,更因为王立在那场众所周知的群众运动中杀了太多的人,李四通过他们道家的手段,封住了王立的生机,自此王立和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押运前夕,王立突破了限制,恢复了体内的生机。”   押运车内伊藤河小心的站立起来,密切关注着栅栏另一侧王立。   王立环视四周,朗声说道:“刘卫红,出来聊聊吧。”   工业学院实验室里,刘维鸿对身旁的尼娜笑了笑:“王立挺有趣的,怎么突然叫我,咱们以静制动不理他。”   王立继续道:“你们家玉姑娘别来无恙吧,好久没见了。”   刘维鸿的笑容顿时成了苦笑:“得,我这心思怕是被王立揣摩得一清二楚,丝瑞,帮我接通王立吧,我和他聊聊。”   不一会,车内的通话装置突然响起刘维鸿的声音:“王同志,好久不见了。”   王立听到刘维鸿的声音后,变得有些激动,感慨道:“刘卫红,这都多少年了,峥嵘岁月还历历在目,但是岁月不饶人,双鬓已白,当年的少年郎已变成糟老头喽。”   刘维鸿只是呵呵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听到刘维鸿如此回应,王立突然大笑起来。   刘维鸿冷笑道:“王领导,这样说话比较累。”   会议室的白人们有些不解,欧德曼把雪茄放在鼻下轻嗅了一下,解释道:“王立感慨双鬓已白,没有引起刘维鸿的共鸣,王立由此确认了车厢内有摄像头,刘维鸿现在能看到自己的样子,也确认了刘维鸿在押运的事情上介入很深,而使其介入的原因最可能的就是玉如嫣,刘维鸿在玉如嫣的事情上有求于王立,所以王立几句话便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王立提高音量:“我王立答应在玉如嫣的事情上与你立场一致,条件是你帮我把如下信息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王立接下来便连贯的说出了多组数字。     丝瑞的声音响起:“刘,要按照王立的意思办吗?我在短时间内无法知晓那密码的含义。”   刘维鸿一时之间觉得脑子不够用,更搞不懂什么叫"在这个频率上播放三次",过了几十秒之后反应过来了,叹了口气:“王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能接收到王立音频信号的组织怕是不少,怕是这段密码现在已经被其他人发送出去了。”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望向欧德曼,欧德曼不知何时已经将雪茄剪开一个小口,正放在火柴火焰上轻轻烘烤着,欧德曼一边向雪茄上轻轻吹着气,一边说道:“我知道这里是无烟区,作为补偿,这只雪茄抽完之后,我会告诉你们王立传了什么信息出去,不会很久,你们只需要一点点耐心而已。”   车厢内,王立弯下腰,单手支撑着全身重量,双脚朝上,倒立起来,有节奏的交替弯曲和伸直手臂,开始做单手倒立撑。   欧德曼轻吸了一口雪茄后缓缓吐出烟雾:“这是热身运动。”会议室里的人们开始觉得无趣,小声交谈起来。欧德曼皱了一下眉:“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你们的健美冠军也无法在运动中的车厢内做次数如此多的单手倒立撑,即便是斯巴达的精锐,也没有这么强壮的关节、韧带和肌肉,今天能见识到王立的身手,很多人都死而无憾了。”   会议室里开始变得安静,大家静静的观看着投影。   伊藤河仿佛感觉到是一头霸王龙在面前做俯卧撑,压力令人窒息,心情不知不觉地焦躁起来。   戴眼镜的白人男子失了耐心,“肉体再强壮也是无用,王立逃不出坚固的车厢,你们按住王立,限制他行动,问问他刚才发出去的信息是什么。”   车队开始减速刹车,头顶直升机就位传来了阵阵噪音,伊藤河接到指令后示意栅栏对侧的三名壮汉抓住王立,单手倒立的王立也动了起来,双手支地,腰部向反方向弯曲,双脚落地,身体成了拱桥形之后,双手离开地面悬空,脊柱平行于地面,全身重量全靠双脚支撑,做出了一个铁板桥的姿势,然后缓缓直立起身躯,此时一个壮汉已经冲到王立近前,刚直立起身躯的王立动作没有停止,顺势甩出左手,直接抽到了壮汉的脸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欧德曼吸了一口雪茄:“单鞭。” 只见壮汉来势立止,仰面向后倒去,王立左腿向前迈了一步,右腿单膝跪下,抬起右手,腰脊发力,翻掌向下,以掌代拳,猛击壮汉面部,只听车厢底部的钢板被砸出一声巨响,壮汉的头颅瞬时破裂,红黄白霎那间喷了一地。王立从铁板桥到直立起身子,再到甩出左手到半跪下砸,整串动作浑然一体,无丝毫拖沓,下砸时速度达到最快,仿佛慢镜头突然切换到现实中的正常速度,一锤定音。   “噢,我的上帝呀!” 会议室内观看王立视频的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叹。有些人已经开始呕吐,戴眼镜的白人男子面色恍白,不自觉地用手捂住了嘴,硬是压住了没有失态。   欧德曼很称职的继续解说:“上步俯身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