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09月30日 21: 51: 57

    王立迈步走向孙飞,侍剑蹲身扶起孙飞,神情淡然,坚信孙飞不会就此逝去,见王立走近,侍剑轻声说道:“我主孙飞护道以致垂危,魂归大罗天,然使命未竟,恳请您向大罗天祈请,使主人还阳。”

    王立闻言叹了口气:“护道战死无惧,魂归大罗天堂,本是美事。”王立虽然如此说,但却一把抓起孙飞,沉声道:“大业未竟,生死无常,孙飞,还阳。”还阳二字刚一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孙飞身体,孙飞在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伤口也停止了流血。
    大洋彼岸的眼镜男长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的坐回椅子上,对欧德曼笑着说:“你看我就说这影像是假的吧,孙飞就这么活了?王立说话这么有用,还打打杀杀什么,一句话让我们化为尘埃多方便。”
    欧德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正确,还记得王立脱困后传出的那一串代码吗,那是给石器时代下达攻击命令的暗语,确定你们的位置无需三角定位,误差不会超过0.1微微米,别不信,再过不到一分钟你们就能感受到,身躯血液不会浪费,会变成能源,留给后人。”

    说完欧德曼把雪茄扔在桌上,匆匆把香气正浓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快步走向电梯口,进入电梯后把一枚黄金累丝小鸟放在了电梯数字键6上面,轻轻按动小鸟,鸟鸣声起,金光闪耀,欧德曼与小鸟在电梯里齐齐消失,不知所踪。

    眼镜男拿起欧德曼扔在桌上的雪茄,用力的吸了一口,平静的说:“石器时代是一艘战船,明朝时曾经出现过,传说其如果对全人类展开攻击,其威力可以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石器时代,如果石器时代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如此荒谬的言论,会议室里的人们连询问的兴趣都已失去,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们已经提不起兴趣再询问这次押运的事情了,如此光怪陆离,处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眼镜男继续道:“现在走恐怕晚了,否则欧德曼离开时也不会如此匆忙,愿我们安息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内充满了无数爆炸声,人们来不及嚎叫,瞬间高温,血液沸腾汽化,会议室内凭空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岩石,挤碎人们的身体,位于地下的会议室瞬间被岩石填满,大大小小的岩石逐渐融合,会议室成为了没有空隙的实心岩体。

    二锅头此时已经悬停在王立身侧,舱门打开,刘卫红高声喊道:“王立,晨练好了没,快上来吧。”

    王立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石器时代的拦截还是预定目标的改变,此时飞行中的核弹已经消失,王立在确认核弹消失后,朝刘卫红点点头,与孙飞、侍剑,一起进入二锅头内,舱门关闭,隐形的二锅头飞速驶离。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16年09月30日 21点

    王立迈步走向孙飞,侍剑蹲身扶起孙飞,神情淡然,坚信孙飞不会就此逝去,见王立走近,侍剑轻声说道:“我主孙飞护道以致垂危,魂归大罗天,然使命未竟,恳请您向大罗天祈请,使主人还阳。”   王立闻言叹了口气:“护道战死无惧,魂归大罗天堂,本是美事。”王立虽然如此说,但却一把抓起孙飞,沉声道:“大业未竟,生死无常,孙飞,还阳。”还阳二字刚一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孙飞身体,孙飞在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伤口也停止了流血。 大洋彼岸的眼镜男长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的坐回椅子上,对欧德曼笑着说:“你看我就说这影像是假的吧,孙飞就这么活了?王立说话这么有用,还打打杀杀什么,一句话让我们化为尘埃多方便。” 欧德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正确,还记得王立脱困后传出的那一串代码吗,那是给石器时代下达攻击命令的暗语,确定你们的位置无需三角定位,误差不会超过0.1微微米,别不信,再过不到一分钟你们就能感受到,身躯血液不会浪费,会变成能源,留给后人。”   说完欧德曼把雪茄扔在桌上,匆匆把香气正浓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快步走向电梯口,进入电梯后把一枚黄金累丝小鸟放在了电梯数字键6上面,轻轻按动小鸟,鸟鸣声起,金光闪耀,欧德曼与小鸟在电梯里齐齐消失,不知所踪。   眼镜男拿起欧德曼扔在桌上的雪茄,用力的吸了一口,平静的说:“石器时代是一艘战船,明朝时曾经出现过,传说其如果对全人类展开攻击,其威力可以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石器时代,如果石器时代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如此荒谬的言论,会议室里的人们连询问的兴趣都已失去,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们已经提不起兴趣再询问这次押运的事情了,如此光怪陆离,处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眼镜男继续道:“现在走恐怕晚了,否则欧德曼离开时也不会如此匆忙,愿我们安息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内充满了无数爆炸声,人们来不及嚎叫,瞬间高温,血液沸腾汽化,会议室内凭空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岩石,挤碎人们的身体,位于地下的会议室瞬间被岩石填满,大大小小的岩石逐渐融合,会议室成为了没有空隙的实心岩体。   二锅头此时已经悬停在王立身侧,舱门打开,刘卫红高声喊道:“王立,晨练好了没,快上来吧。”   王立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石器时代的拦截还是预定目标的改变,此时飞行中的核弹已经消失,王立在确认核弹消失后,朝刘卫红点点头,与孙飞、侍剑,一起进入二锅头内,舱门关闭,隐形的二锅头飞速驶离。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眼镜男对押运人员下达着命令:“维奇,王立已死,把尸首带回来。”   车辆外,被称作维奇的白人男子显然是一个现场负责人,手持自动武器,身着防弹马甲,全副武装的模样,收到指令后,立即对现场的人员交代:“把王立尸首抬上车。”话刚说完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众人此时也发觉了现场的异样:王立的尸首不见了。   “不见了?”现场沉寂了几秒钟,维奇压低声音询问在场众人:“王立呢?去哪了?”     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显然也听到了通讯器材里维奇的话语,一时间大家安静了下来,气氛瞬间变得压抑,欧德曼缓慢的吸了一口雪茄,仿佛毫不在意王立尸首的去向。眼镜男继续说道:“回看一下画面,找到王立的去向,启用监控人体动态追踪,王立体内放射性物质追踪,马上找到王立!”。而身处现场的维奇却变得焦躁起来,多年杀戮经历培养出的直觉让其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但却又理不出头绪,维奇喊道:“狗熊,去车底看看,把孙飞拉出来,孙飞要是把尸首藏起来就杀了他。”   离车最近叫狗熊的男子俯身看了看,大声回应着维奇:“没有王立,只有孙飞。孙飞,出来!”   孙飞一滚身从车底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迅速的站了起来,冷冷的道:“吵什么,你们都死到临头了,联系下家人,报个死讯回家,免得家里人惦记着。”   狗熊训练有素,闻言并不为所动,用枪指着孙飞命令道:“谁让你站起来的,趴下,趴在原地。”   二锅头内,尼娜有些不解,目光中带着不解望向刘维鸿,刘维鸿面无表情的说道:“画面看不清,我估计应该没离开,很有可能在身后。”   尼娜一惊,转身后发现并没有人,大度的笑了笑,没有计较刘维鸿的戏耍,转而问丝瑞:“丝瑞,王立在哪?”   丝瑞悠悠的叹了口气:“确实是在身后”,说完便把车上的监控画面聚焦在狗熊持枪指着孙飞的场景上。 尼娜只好继续笑着观看,但眼神里已经逐渐流露出惊恐。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在场的人感觉是如此漫长,眼镜男低声怒吼道:“找到没有,在哪呢?”   通话器里传来了略带疑惑的回应:“长官,找到了,好像找到了,在…在狗熊背后。”   眼镜男并不明白,重复问道:“在哪?”   通话器里的声音有些颤抖:“就在狗熊背后,你们真的都看不到吗?”   欧德曼笑着补充道:“道门绝技,如影随形,把自己藏在对方的身后,随着对方的动作而动作,功夫练到王立的境界,怕是已经能如皮贴肉了。”  



    山人2011theone  2021年03月08日 21点

    孙飞在顶楼散步了很久,终于等到刚接到指示匆匆来上班的两个壮汉,壮汉把他架起扔了下去,由于楼层较高,所以能听到孙飞 啊∼pia 的声音,楼层矮的话就听不到啊,直接pia,拍在地上。孙飞着陆后被摔的汤汤水水的,早就感应到有危机的王立走了过来,看孙飞看得王立直皱眉,估计是自由落体时啊的那几声太假,王立犹豫再三后觉得孙飞死不了,在为孙飞叫了救护车后便匆匆离去。弥留状态的孙飞起身,顾不得看自己那鲜艳的肉身,立即下去为厉害姑娘解了冤亲债主,除了六害,那些挡在厉害姑娘身边的都被一一清除,排斥反应最终并没有发生,厉害姑娘得救了。孙飞被赶来的医护人员开了死亡证明,由于事先孙飞早已有过安排,最终还是没死成。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11月27日 16点

    孙飞把车厢内用来装衣物的大箱子移到王立面前,王立从中拿起一件道袍模样的长衫开始穿戴起来。   欧德曼漫不经意的道:“华夏古代士大夫喜欢穿道士模样的长袍作为日常服,以示出尘脱俗。”   会议桌旁的眼镜男有些不解 欧德曼继续道:“王立当年位高权重,朝野上下追随者都是实权派,这些人如今虽已退居二线,但是影响力还在,如今王立欲脱困,大家都关心王立下一步的打算,王立是道士出身,现在用更衣表明心迹,暗示他已经无心政事,同时也给追随者们一个信号,不让他们参与进来,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当然,王立摆出这种姿态,其国内的政敌也会因此对其减少几分敌视,不会对其下死手,否则王立的追随者们也不会答应。这就是东方的政治,一举一动都是有意义的。”   眼镜男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王立找了根绳子把长发扎起,又翻出刀片剔干净胡须。   孙飞笑道:“师傅果真好修为,返老还童,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   王立闻言没有作声,从箱子里取出在宾馆里被视为赝品的焦尾琴和九石弓,简单的看了看便放在车厢地面上,随后取出了那包被摔碎的茶壶碎片。 王立轻轻地打开手帕,从碎片中挑出一块小石头,郑重的对孙飞说道:“这石头来自月亮,名为月亮石。月亮石是开启文明的钥匙,没有月亮石,便没有文明,下一次开启时间是五千年后。”   王立抬头看了一眼车厢内的监控,继续对孙飞说道:“文明被窃取了,但是窃取者无法开启文明,便把其存放在大阪城的地下,留给五千年后的人类开启,这石头便交与你保存。”   孙飞小心翼翼的接过石头揣在怀里。   大洋彼岸的会议室内,一个白人从座位上站起:“王立满口胡言,文明这个词是新词,源自日语,才使用没有多久,怎么会与什么历史遗迹扯上关系。”   眼镜男没有作答,欧德曼吸了一口烟:“当年你在戴维营陪布希扔马蹄铁的时候应该听过那个电话吧,米哈伊尔向布希求救,说自己好像被精神控制了,做出很多愚蠢的决定。”   欧德曼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很多事情是你不懂的,特别是王立的事情。”   王立盘坐在地面上,把琴放在双腿上,双手抚弄着琴弦,开始弹奏起来,琴音空灵厚重,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大圣遗音,不时透出铮铮的金属音,苍劲有力。   众人不解,欧德曼笑着说:“一曲《广陵散》,能听到,我们今天即便死了也不枉此生。”琴音渐渐紧凑密集,欧德曼开始皱起眉头:“中间的那根琴弦怕是后装的,声音有些问题,太生硬太苍凉了。”随后欧德曼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神中开始透出兴奋的光华:“难道那根弦是琴心,还真有琴心这东西!”眼镜男正要张口询问,突然金属音越来越密集,嘣嘣两声,中间那根被欧德曼称之为琴心的琴弦突然从琴上崩飞,众人惊诧之间,王立已经手握九石弓,把琴心的一端挂在了弓的一头,用脚踩住弓的另一头,身体迅速挤压弓体使其圆满,双手抓弦,突然发力,把琴弦安装在了弓身上,与此同时嘣的一声,九石弓原有的弓弦因为缺少韧性不堪如此形变,已经被弓身扯断。   欧德曼笑道:“这才是九石弓,这上弓弦的方法怕是已经失传很久了。”   王立上完弓弦后没有停歇,一脚踏向地上的古琴,霎那间琴身碎裂,几支青身羽箭散落出来,同时,一道金光伴随着龙吟之声从琴身中闪出,射向车厢侧壁,洞穿车身钢板,王立眼疾手快,一把握住金光,猛力拽了回来,傲然道:“你的主人不过是南方的诸侯国主,所辖不过尺寸之地,我当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杀的诸侯不计其数,跟着我还委屈了你不成?陪我在这世上走一遭,日后自会放了你。” 说完金光龙吟之声逐渐减弱,金光暗淡后,王立手里显现出一柄宽大的古剑,上面花纹繁复,颇显古意,并刻有篆文。  孙飞兴奋地凑过来:“师傅,今儿真开眼了,这是宝剑吧,刚才那就是龙吟声吧,那剑上刻的篆书写的啥,徒儿也长长见识。”   王立平静的说道:“钺王邵滑,自乍用剑。” 孙飞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倒吸了口凉气:“越王剑!这还真是宝剑!”   倒吸凉气的不止孙飞一个,椭圆形会议厅几位上了年纪的人也惊诧不已,眼镜男显然不懂,站了起来,急促的询问欧德曼方才王立说了什么,是什么意思。听到询问,欧德曼抬起头,用戏谑的眼神望着眼镜男,良久没有做声,仿佛在嘲笑眼镜男,随后叹了口气小声说到:“你仔细看车厢壁,那柄剑不费力就把其刺穿,你自诩坚韧的什么金属车厢,在越王剑面前估计比鸡蛋硬不了多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啊。”   眼镜男慌乱了几秒后逐渐镇定下来:“既然王立不合作,我便杀了他。我们有最好的狙击手,可以从超过一英里近二千米之外狙杀王立,弓箭杀伤力不过五十米,最硬的弩也只能射到四百米,真能射到四百米也没有杀伤力,依然伤不到狙击手。况且我们的狙击手不止一位,王立逃不掉的。”     欧德曼笑了笑:“铁与血总是那么让人的期待”。



    姑射山人2011  2022年12月28日 22点

    山大baba,大毛和大毛打得咋样了?最近没啥新闻了 答:大毛袭击了赫尔松的妇产医院,在医院被摧毁前,孙飞路过转移了建筑物中的产妇及婴儿,大流氓托人问孙飞能不能问王立要不要考虑参与斩首行动,孙飞问是斩一边还是全斩了,传话者吓得不再提此事,回复大流氓联系不到孙飞...笑。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2月14日 11点

    车厢里栅栏另一边的伊藤河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装置,放在了栅栏上,只听“吱”的一声,栅栏突然有规律的颤动断裂,形成了只够一人通过的空隙,伊藤河持刀来到了王立孙飞这边,抽出刀,郑重的说道:“愿领教王先生的剑法。”说完踏步举刀便砍,比伊藤河动作更快的是孙飞,向前单膝跪倒,一手扶地,另一手重重地拍击在了伊藤河的心脏上,伊藤河敏锐的感觉到孙飞这一掌把什么东西已经刺入自己的心脏,心脏开始无规律的乱颤失血,伊藤河明白,自己恐怕是完了,并且完的居然这么快,心有不甘,但却又无能为力。孙飞迅速起身,扶住瘫软的伊藤河,顺势让其平躺。孙飞掏出一小粒药丸放入伊藤河口中,平静的说道:“你的心脏被我戳了个洞,血液开始充满全身,给你喂食的药丸就是无间,看你的身体状况,给你服下的药量会让你觉得心如刀割的痛苦持续上百年那么久,一刻不得停。”伊藤河此时表情充满了狰狞,嘴唇紧闭,浑身不断颤抖,双目逐渐失去光彩,沉入那仿佛没有边际的痛苦之中。   孙飞摸着伊藤河的脉,细细观察了伊藤河的反应后,对王立说道:“师父,伊藤河心脏受损,本已无救,此药服下后伤口开始痊愈,虽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过看情况已成不死之躯,此药是徒儿尝试炼制不死药时的产物。”,说着孙飞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两粒药丸,一粒黑色,另一粒朱红,“黑色的是无间,红色的叫做极乐,效果与无间正好相反,能令人一直停留在喜乐的巅峰。两种药药性相冲,至今无法找到使两种药合和的方法,如果两药能相合,徒儿有九成把握合药之后便是真正的不死药。”   王立嗯了一声后,用越王剑在车厢壁划了一个圆,上前半步,一脚踹在圆心处,霎时间一声巨响,车厢被开了一个大洞,车外的冷风呼啸着灌了进来,车慢慢停了下来。   刘维鸿和尼娜来到了二锅头面前,尼娜说:“等一分钟,二锅头操作复杂,一个人开不了,驾驶组成员马上就赶到。”刘维鸿朝尼娜摆摆手:“丝瑞,开门!”,二锅头的门瞬间被打开,刘维鸿把尼娜拉了进去,门闭合,二锅头朝王立所在的方向迅速驶去。二锅头内空间宽敞,二人站在车内,丝毫不觉压抑,更感觉不到颠簸,尼娜一脸诧异,押运王立的实况被投影在二锅头前方玻璃上,刘维鸿目不转睛的盯着画面:“你先坐下吧,丝瑞把二锅头改造了一番,方便未来的旅程。”刘维鸿又补充道:“二锅头里很安全,上天入地,核爆也无法摧毁。”尼娜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车内布置,无奈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成吉思汗陵寝内想必危险重重,多一份保障也是好的。”话音未落,车厢内响起丝瑞的声音:“王立要出来了,已经有两个敌方的狙击手被我阻止了,还剩两个狙击手,会在十分钟后解决,王立此时出来生还率是零,你让王立十分钟后再出来吧。”刘维鸿摇摇头:“我们自己的狙击手先不要动,那两个狙击手让王立自己解决吧。”丝瑞的声音透着些许担忧:“那两位狙击手一远一近,无论是射手还是观察手都是身经百战的王牌,现在出来,王立没有生还的可能,再给我十分钟就可。”刘维鸿笑了笑:“你可真执着,王立命硬,哪那么容易就死了,你要那么在乎他,自己通知他吧。”   车厢内,王立回头问孙飞:“我下车了,你下不下?”孙飞却罕见的显露出迟疑:“师父,外面有狙击手,我怕出去后难以自保……” 此时车内通讯器响起了丝瑞的声音:“孙飞说的对,格斗技术好也避不开子弹,不如十分钟后再出去,我可以确保你们的安全。”王立闻言豪迈的笑道:“好意心领了,自己的地盘,活动下筋骨无妨。”说完便跳下了车,孙飞见此,一咬牙也做了决断:“师父,我也去。”说着也跟着跳下车,不过刚一落地,孙飞便打滚钻到车底藏了起来。



    姑射山人2011  2022年12月28日 22点

    山大baba,如果真的问王立的话,王立会怎么回答? 答:你给桌面喷消毒液时,会区分上面有没有对人体有益的益生菌吗,还是觉得脏了就喷一下全擦干净了...在把自己当细菌的人眼里,还是轻点折腾保持整洁的底线,所以问孙飞是聪明及幸运的,要是直接问到王立的话...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20年01月01日 00点

    鱼肠剑才至,“糟了”刘卫红暗叫不好,毫厘之差啊,不一定能来得及阻止他了,刘卫红正焦灼时,突然光华大盛,一路上异常安静的侍剑突然出手了,素手拔剑顺势轻甩,仿佛并没有用很大力气,只见剑气如一道彩虹刹那间把志愿者从腰到肩从下到上斜切成两段。

    王立此时身形暴涨,脊椎拉直噼啪作响,转身缩地成寸似的跨步迈入志愿者中,气势如山似岳,伸手一把捂住人群中正欲回答说“准备好了”的志愿者,捏其脸颊把他举离桥面。四目相对,志愿者看到的是王立如万古坚冰一样森寒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就要捏爆自己脸颊。众志愿者被王立散发的杀气震慑,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回答了。

    此时已经奔跃过去的刘卫红捡起鱼肠剑,严肃的表情不知何时已消失不见,满脸笑意的对侍剑说:“行啊小姑娘,反应够快的,比我还快,你怎么反应过来的啊。”

    侍剑望着孙飞,轻声道:“无需思考,主人让谁死,谁就得立即死,份内事而已。”
    听侍剑把杀人说的这么淡然,钱德勒等人饶是杀人如麻,也都感觉寒气阵阵,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刘卫红对这回答仿佛没有任何意外,哈哈大笑,对着惊魂未定的孙飞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最后一道提问,如回答正确,你们便可进入下一区域,准备好便可开始答题,请问你们准备好了吗?”提问声再次响起
    刘卫红看了看众人,郑重的回答道: “今天的天气应该是很好的。”
    “回答正确,尊者归来,请进。”
    说着一片更广大的空间在众人面前显现,金光闪烁,众人发现脚下路面是黄金铺造,仿佛进入了黄金城。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眼镜男闻言看了下画面,也看出狗熊的背影好像确实有些不对:“维奇,王立是不是在狗熊身后?”   维奇闻言大惊,高声喊道:“狗熊,王立在你背后!”狗熊反应也是迅速,立刻回身,发现并没有人,“我身后没人,已确认。”说完又转身拿枪逼着孙飞趴下,孙飞依旧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确实在你身后!”现场的人不断的叫道,并小心的朝狗熊围拢过去,狗熊闻言一惊,知道大家不会开这种玩笑,猛然转身,突然发现王立正与自己面对面的站着,站得那么近,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正冷冷的直视着自己,狗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汗毛根根立起,冷汗瞬间迸出,如坠冰窖。   欧德曼小声念叨着:“离得太近使不上力,可千万不要后退啊。”   身后站了个人自己居然浑然不知,也不知跟着自己多久了,想到此处狗熊已惊惧到了极点,下意识的后腿了半步。   “完了。”欧德曼兴奋的叹了口气。   王立蓄势良久,就在狗熊后退半步之时,一脚向前跺出半步,后脚紧跟,吐气开声,声音宛如平地炸雷,双拳中盘发力崩出,力透狗熊胸背。狗熊宛如与高速列车正面相撞般瞬间被王立拳头崩飞,像炮弹一样射向身后的押运车,押运车顿时被砸的一倾,侧板凹陷,发出沉闷的声响。狗熊当场气绝,耳鼻渗出血水。   “漂亮啊,这才是崩拳,半步崩拳自此拳打出后就成了绝响,也不知要再等几百年才有人能打出这种威力。”欧德曼神色复杂的赞叹道。   霎那间枪声四起,众人朝王立射击。王立矮了身形,如趟水般疾速前行来到众人近前,时而抬腿侧踹膝盖,时而鹰爪抠击面目,时而大力拍击对方头颅,一时间枪声、喊声、哀号声、金属撞击声不断,王立动作越来越快,不知何时已手握越王剑,不过并未大力挥砍,只拖着宝剑围着人群开始绕圈走转,所到之处,有人被剑刃划开腿部、颈部动脉,血流如注,有人被划开腰腹,肚破肠流……枪声越来越密集,王立的速度已经快到肉眼难以看清的地步,绝望的哀号声也越来越大。   欧德曼道:“这是霸王拖刀。古代骑兵对步兵,不是骑马冲上去对步兵乱砍,那是电影作品。骑兵如果高速冲砍,自己胳膊手腕就先得脱臼了,要一手握刀拖在身后,利用马匹的高速度,用刀刃划开步兵的胸腹和颈部动脉,让对方失血而亡。”说着欧德曼尝了一口即将醒好的美酒,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后继续说道:“张作霖曾围剿东洋合气道的祖师植芝盛平所在的部队,全歼了整个部队也没能打死植芝盛平,因为植芝可以躲过子弹,武功练到高处,对危险会有感知,被枪指着更会有感应,而且植芝的动作快到超过普通人视觉能捕捉的程度,而王立则更是高深莫测,故意被狙击子弹擦破皮肉,看样子现在已经能做到未卜先知了吧。”说完指着画面问眼镜男:“这三个模糊不清,时隐时现,不断接近王立的黑影,是你请来的东洋忍者吧?”   眼镜男冷笑道:“不止有忍者。王立是道士也罢,是能躲过子弹的神仙也罢,我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王立今天不会活着离开的,导弹早已变轨导向押运车辆,一分钟后,核爆的冲击波和高温辐射会消灭方圆1公里内的生物,王立在蘑菇云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与他敬爱的伟大领袖在天国重逢,这就是结局。”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7月09日 15点

    发表了博文《不死药(二十)》孙飞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王立杀人,不一会便觉察到有数个忍者在远方出现,悄悄的向自己和王立方向靠近,忍者与环境化为一体,肉眼极难看清,孙飞摘下墨镜,每个人的气息便一清二楚,在孙飞不死药(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