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说

神启,光耀亿劫
  • 姑射山人2011  2021年09月26日 01: 56: 20

    男孩征战九天十地,只剩一个地方没被收复净化,那里是剧毒之地,普通生物听到地名就会毒发,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更别说征战了,皇后表示她不去,也劝战士们的妻子不要随军前往,男人带你去那地方绝对是不爱你......在全军动员时,男孩算出如果自己亲征虽会大胜,但会有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受伤流一滴血


  • 相关内容推荐



    姑射山人2011  2021年09月26日 02点

    男孩最终选择不去剧毒之地,也不让战士及家属们去,因为男孩发现皇后有孕了,腹中的孩子体内流着自己的血,自己的血脉如果降生在剧毒之地,就可以彻底净化拯救那里的生灵,也对应着男孩可能会流一滴血在剧毒之地的可能......就是说为了男孩能不流一滴血,需要皇后冒着母子双亡的危险去剧毒之地产子。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7月25日 14点

    眼睛不只是心灵的窗户,更是身体内外通道的开关。体虚有病之人喜欢闭眼睛躺着,特别难受时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因为只有身体平卧,眼睛闭上,血才会归肝,肝脏能更有效率的解毒。闭上眼睛体内的小环境会更有效率的运转,是养。睁开眼睛起床上班工作,是用。小伙伴们惊呆之时,不眨眼,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长时间不眨眼瞪着眼睛比剧烈运动更累,小伙伴们看恐怖片时,会本能闭眼,主动切断与外界的联系。用与养适度搭配才能得健康。婴儿吃了睡睡了吃,一天睡觉的时间很长,这是养,在成长。长期熬夜不闭眼,如同家用电脑夜以继日的不关机,速度变慢,各部件发热,新出厂质量好的可以继续用,年头久质量差的说不定哪天就罢工不开机了。



    姑射山人2011  2014年07月22日 19点

    古剑奇谭里高人们的造型挺有范儿的(虽然时不时的ji情四射). 高人们的鹤发童颜,雪白的头发,粉嫩的小脸,这个造型其实是有待商榷的,气血充盈的人头发是不会白的,更何况是剑仙.不过真要是黑头发配小白脸,估计气场就没了,没有区分度层次感,更没沧桑感,影响收视率,观众们也不一定喜欢. 满族人剃去前额的头发,辫子便会长得又粗又长,缠在脖子上,搏斗时可以保护颈部动脉,冬天可以保温. 把多余的头发剃去,辫子会长得更好...... 养发秘方: 天天剃头. 今人养发,可以把头发全部剃去,天天剃头,每天用剃须刀刮掉昨日新长出的毛发,小朋友只需一个暑期,三十岁的人需要半年,年龄再大的需要更长的时间.头发会焕发新生,男人们苦恼的脱发地中海都会缓解,女人们的效果更明显.只要不是病理性的问题,大部分脱发出油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无论男女发际线都会下移,如同年轻时的模样. 睡梦中不剃头(禁止给睡梦中的孩子剃头),饱餐后不剃头,临睡前不剃头. 注意防风防凉 注意防晒防烫 用洁净温水冲洗 水温高伤毛囊 可能需要的工具: 剪刀 剃须刀 毛巾 鸭舌帽 假发 大概可能的操作时间: 坐月子期间 寒暑假 失恋后的冲动期心灰意冷期, 折在条子手里后的群居时间 怀疑效果疑心重而又不得不剃头的女娃可以先拿老公or老爸做试验,笑. 护发素 往头皮上蹭姜片等等画蛇添足的手段可以省去,如有条件可以每天吃一点熟黑芝麻. 人的身体自愈能力是惊人的,不恰当的饮食和美发习惯导致了头发的枯萎,从青春期就开始离子烫拉直打卷染色,头发倍受摧残,中年后头发越来越少,头发越来越少的人却越爱留长发来遮掩,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要么头发凋零殆尽,要么发如雪. 不建议去小发廊剃头,担心刀具不洁净以致有外伤后感染疾病.年轻人可去理发店剪个寸头,回来后用温水毛巾热敷软化毛发后用新剃须刀操作,用肥皂水或者专业的剃须泡沫软化后再剃也可. 上班族学生党请认真评估光头对职业生涯 人际关系和学业的负面影响 年龄五十岁左右的气血不一定充足,头皮自愈过程会非常缓慢,需要两年左右. 剃发后头皮得以休养,有益于气血循环,面色变得红润,胆气增加,请控制好情绪和心态,不要亢奋. 这本是道家凉血排毒的秘法之一,不止对头发有益. 方法简单,施行起来却不易,特别是对于女娃. 希望对真心需要的人有所帮助,特传此法. 还俗后小尼姑的头发长得很好看,今日之世界,尼姑见不到几个,还俗的更难碰见,所以今人看不到那种秀发.有舍才有得,有断才有续,人间事,大抵如是.



    姑射山人2011  2021年09月26日 21点

    皇后动身后,男孩传下法旨,皇后如遇不测,剧毒之地就不配被净化,当地所有生灵立即永世沉沦生不如死,男孩国度则全体为皇后殉葬,男孩会一念之间抹去九天十地所有生命,而男孩自己要永远带着这鲜活的回忆孤独的活着。男孩当时知道这些不会发生,但还是如此传旨,除皇后之外的生灵,都收到了这旨意。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6月06日 22点

    法治法制,不是舶来品。早在秦代,律法细致到连人们穿鞋的尺码都有规定,也许秦代距今太远,傻娃们很难再去考证了。宋朝,犯罪嫌疑人翻供,会有另一套系统的官员介入重新审度,称作移司别勘,宋代女子穿抹胸,裹着能暴露曲线的丝绸服饰,西洋政府也不过是在二战后才允许女性穿显露身体曲线“有伤风化”的裤装,谁更开放呢?笑。华夏古代法律细致到什么程度呢,例如宋明律法中,对于斗殴打掉牙齿都有细致的量刑,打掉对方一颗牙还是两颗牙,量刑是不同的,还有保辜制度,被打者伤情要观察十天二十天,要是伤情加重,打人者也要继续负责,如今打飞了牙齿,差人也就劝着双方签个调解协议而已。清朝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官司打到了御前,打了好多年,逐级审问,直到水落石出。刚需傻娃特感兴趣的房产税,也不是什么舶来品,唐朝叫做间架税,按宅子房间数收税,千年前就有了。 古代律法森严繁复,但也与人治相结合。例如古装剧里总喜欢强调当时的人治,导演一般都会给清官主角备着一把利器--尚方宝剑。追根溯源,尚方其实是个企业名称,是专门给老板生产奢侈品的加工厂,那里造的宝剑质量高,后世越来越出名,就和如今的哎呦喂 ,哭泣,乔治按摩你等外国品牌一样知名,青天们也以扛着妹得拜尚方扣奥珀瑞申的宝剑去基层切脑壳为骄傲。 言之总总,法律法制今人无需羡慕西洋,当年新青年们打着德先生赛先生的旗号,把华夏文化埋在故纸堆里一把火烧了,所以今人看什么都觉得稀奇,其实今人眼中的新闻,只不过是曾经发生过的历史罢了。 明日学子们就开始鲤鱼跃龙门了,学子们紧张的心情一如百千年前赶考的书生,历史总是以不同的方式重复着相同的内容。



    姑射山人2011  2021年09月26日 21点

    而男孩却始终都没有说,皇后到最后也只是猜测男孩希望她去,并没有听到男孩亲口确认。临别前,男孩对皇后说,我还没有做好你离开我生命的准备,你不会有事的。皇后却不是很关心自己的生死,装作是随口一问,问男孩,你爱我吗?男孩沉默以对,并没有回答。皇后生死离别之际关心的是男孩是否爱自己。



    姑射山人2011  2022年07月09日 00点

    老师 在小说里 男孩是否只经历过出生那次被谋害呢 … 答:敌军十拿九稳要得到男婴,突围前夜,母后抱着男婴,圣战士们开始手刃自己妻儿,不让其成为突围中的累赘也防被俘后入魔,自杀是重罪,妻子们含泪向丈夫道歉,因不能自杀,要麻烦丈夫亲手了结自己所爱...男婴睁开眼,记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姑射山人2011  2021年09月26日 02点

    大军停发,待问清原因后,皇后沉默了,原来大家都不用去,自己母子去就能解决一切,而自己还劝别的女人不去,敢情这回自己去,还没男孩陪着。男孩安慰说太危险了你不要去,大军休整再出发,皇后说,自己会去,你心里不就是想让我去吗,我为你死无怨无悔,但你就不能亲口说一句你其实就是想让我去吗。



    姑射山人2011  2015年04月02日 21点

    眼镜男闻言看了下画面,也看出狗熊的背影好像确实有些不对:“维奇,王立是不是在狗熊身后?”   维奇闻言大惊,高声喊道:“狗熊,王立在你背后!”狗熊反应也是迅速,立刻回身,发现并没有人,“我身后没人,已确认。”说完又转身拿枪逼着孙飞趴下,孙飞依旧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确实在你身后!”现场的人不断的叫道,并小心的朝狗熊围拢过去,狗熊闻言一惊,知道大家不会开这种玩笑,猛然转身,突然发现王立正与自己面对面的站着,站得那么近,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正冷冷的直视着自己,狗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汗毛根根立起,冷汗瞬间迸出,如坠冰窖。   欧德曼小声念叨着:“离得太近使不上力,可千万不要后退啊。”   身后站了个人自己居然浑然不知,也不知跟着自己多久了,想到此处狗熊已惊惧到了极点,下意识的后腿了半步。   “完了。”欧德曼兴奋的叹了口气。   王立蓄势良久,就在狗熊后退半步之时,一脚向前跺出半步,后脚紧跟,吐气开声,声音宛如平地炸雷,双拳中盘发力崩出,力透狗熊胸背。狗熊宛如与高速列车正面相撞般瞬间被王立拳头崩飞,像炮弹一样射向身后的押运车,押运车顿时被砸的一倾,侧板凹陷,发出沉闷的声响。狗熊当场气绝,耳鼻渗出血水。   “漂亮啊,这才是崩拳,半步崩拳自此拳打出后就成了绝响,也不知要再等几百年才有人能打出这种威力。”欧德曼神色复杂的赞叹道。   霎那间枪声四起,众人朝王立射击。王立矮了身形,如趟水般疾速前行来到众人近前,时而抬腿侧踹膝盖,时而鹰爪抠击面目,时而大力拍击对方头颅,一时间枪声、喊声、哀号声、金属撞击声不断,王立动作越来越快,不知何时已手握越王剑,不过并未大力挥砍,只拖着宝剑围着人群开始绕圈走转,所到之处,有人被剑刃划开腿部、颈部动脉,血流如注,有人被划开腰腹,肚破肠流……枪声越来越密集,王立的速度已经快到肉眼难以看清的地步,绝望的哀号声也越来越大。   欧德曼道:“这是霸王拖刀。古代骑兵对步兵,不是骑马冲上去对步兵乱砍,那是电影作品。骑兵如果高速冲砍,自己胳膊手腕就先得脱臼了,要一手握刀拖在身后,利用马匹的高速度,用刀刃划开步兵的胸腹和颈部动脉,让对方失血而亡。”说着欧德曼尝了一口即将醒好的美酒,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后继续说道:“张作霖曾围剿东洋合气道的祖师植芝盛平所在的部队,全歼了整个部队也没能打死植芝盛平,因为植芝可以躲过子弹,武功练到高处,对危险会有感知,被枪指着更会有感应,而且植芝的动作快到超过普通人视觉能捕捉的程度,而王立则更是高深莫测,故意被狙击子弹擦破皮肉,看样子现在已经能做到未卜先知了吧。”说完指着画面问眼镜男:“这三个模糊不清,时隐时现,不断接近王立的黑影,是你请来的东洋忍者吧?”   眼镜男冷笑道:“不止有忍者。王立是道士也罢,是能躲过子弹的神仙也罢,我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王立今天不会活着离开的,导弹早已变轨导向押运车辆,一分钟后,核爆的冲击波和高温辐射会消灭方圆1公里内的生物,王立在蘑菇云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与他敬爱的伟大领袖在天国重逢,这就是结局。”



    姑射山人2011  2013年09月01日 13点

    “你和尼娜费了那么多心思,布置了好些人手,明天会死很多人的,你觉得值得吗?为了一个青春已逝,却大部分时间和你并没有过交集的女人,值得吗?”青姑娘很认真的问道。 刘维鸿望着天空,仿佛回忆起往昔,面带温柔的回应道:“你难道不相信爱情吗?” 青姑娘没料到刘维鸿会如此问,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用手捋着额前一缕秀发,沉默之中,只见翠色手镯在星光下流波闪烁,半晌,青姑娘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人性。” 刘维鸿笑道:“社会变了,爱情对于如今的人来说,是开放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之花。对于我这种人,爱情是一种很难定义的感情,我只想和玉如嫣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青姑娘:“也许我没有凡人的感情吧,这就是我。”   刘维鸿大笑道:“青姑娘当然不是凡人,这夜空虽美,对于寿元悠长的青姑娘来说恐怕是司空见惯了,来找我恐怕也不是谈感情的吧?以青姑娘的阅历,恐怕和我师傅李四聊聊感情聊聊人生才相匹配,青姑娘你说是不是?”   青姑娘闻言后神色变的妖娆妩媚,柔声笑道:“你这人好坏,惫懒惯了也无妨,怎么还没大没小了,连你师傅的玩笑都开。不过要是能和你师傅谈谈感情也真的不错呢!”说着青姑娘花枝招展的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夜空里,越发衬托出四周的宁静。   这时屋顶远处,一位手持禅杖的疤面和尚突然现身,大步朝青姑娘走来,边走边说:“你这妖女,贫僧这次不会放过你,你我今夜斗了两个时辰,量你也没什么力气了,居然跑到这里,让我好找!”   刘维鸿回头望向青姑娘,对其露出一副“我早已经猜到你今晚找我没什么好事”的表情。   青姑娘暧昧的娇嗔道:“大师,你我今夜折腾了两个时辰了,望请保重身体,现在天色已晚,大师难道还想梅开二度不成,青儿身子骨柔弱,且饶了奴家好不好?”   疤面和尚闻言瞬间血往上涌:“你胡说些什么,我严守戒律,岂容你言语不清。虽然现在你我功力都消耗殆尽,但我自幼习武,凭体力今晚也能把你击毙杖下,没人救得下你,你说那些疯话拖延时间也没用!”说着加快了脚步提起禅杖准备朝青姑娘挥来。   青姑娘也知道到了紧要关头,忙向刘维鸿求救:“卫红救我,他是时间的走狗,杀了他时间就会出现,杀了他我现在就告诉你清宫宝藏的入口,你不是想救玉如嫣吗?”   青姑娘用最快的语速说完信息量如此之大的话后,反应敏捷的刘维鸿当机立断,低头对着裤兜里还未来得及掏出的手机说道:“丝瑞,革了这和尚的命!”   和尚虽已经被青姑娘的话弄得乱了心神火气上涌,但终究不是莽夫,听闻刘维鸿的话后,知道今天虽然斗来斗去,虽目前显得略胜一筹,但最终恐怕还是被青姑娘算计了,便果断收势,准备转向先从楼顶先跳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丝瑞早就遥控打开了刘维鸿手机的话筒,在偷听其和青姑娘的对话,听闻刘维鸿下令,丝瑞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对尼娜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下达了狙杀和尚的命令。   和尚已经奔到楼檐处,不过还是没能躲过杀身之祸。埋伏在周围的狙击手已经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和尚脑袋瞬间炸裂,奔跑中的无头尸身瞬间从楼顶栽落,不过还没有完结,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下坠中的尸身再次中弹,尸身大腿根部被击中,子弹巨大的爆炸力把和尚的大腿从身体上撕裂出去,接下来又是几声枪响,等到和尚落地时,已经是七零八落,尼娜车队里的人此时也已迅速出动,清理尸身,整个过程没有丝毫拖沓,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似的,连饱经沧桑的青姑娘也惊讶的嘴唇微张。   青姑娘拍拍胸口,妩媚的朝刘维鸿道谢:“不愧是李四的高徒,这和尚追了我几十年不依不饶的,如今多亏刘公子相助,得以铲除此等恶人。” 刘维鸿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青姑娘:“青姑娘,好心计呀!” 青姑娘也有些尴尬,解释道:“他是时间的得力助手,我即使有能力除掉,也担心时间的报复,杀了他时间自然会现身,我想普天下间只有李四和其传人才敢触其霉头。” 青姑娘怕解释的晚了刘维鸿心生罅隙,忙继续说道:“清宫宝藏的入口未知,但是其中的一个通道,应该贯通了白石桥下面,白石桥修于元朝,后经整修,桥面宽五十二米,桥下是河水,这河水能通到漪荷园,这是清廷皇帝乘船往返于紫晶城和漪荷园的必经水路,我的队伍在地下九米深的地方以勘探之名做业,发现更深处有人为修凿的痕迹。八旗入关前后劫掠的财宝规模庞大,根据这条地下通道的走向逆推,整个清朝的宝藏应该埋藏于漪荷园昆明湖水系之下,英法联军找不到,八国联军也找不到,要不是我以修地下铁之名勘探,恐怕百年内也不会有人找到,你见到王立后告诉他这些情况,他懂堪舆,肯定能知晓如何进入其中。” 刘维鸿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对青姑娘说道:“这些神枪手本是为王立准备的,他要是不知轻重敢在城里造杀孽,明天便请他尝尝枪子。” 青姑娘微微皱眉:“杀几个人当不得什么大事,宝藏的入口还要依仗王立。” 刘维鸿沉声道:“我不是担心王立杀个把人,我是担心他杀得起性把见到的人都杀了。”   程明光抓起话筒:“报告首长,工学院附近传来枪声,王立还在宾馆没有离开,等待首长进一步指示。” 程明光听到话筒里首长的指示后,神情疑惑,回答了几个是之后,挂断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爸,明天王立要转移,首长说已经和您通了气,刚才那个方向传来枪声,不是我们的枪,首长让我多听听你的意见。”   电话那端传来程东苍老的声音:“按既定的方针办。王立千万不能碰,碰了就没命,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程明光半信半疑的挂断电话,嘴里嘟囔着:“不碰就不碰,我本也没打算碰。怎么年纪越大胆子越小,有什么可怕的,我手里的兵又不是吃素的。”   青姑娘已经离去,刘维鸿的手机里传来丝瑞的声音:“我觉得王立是好人,你和尼娜在沿途布置了十二名狙击手,王立明天没有生还的可能。能不能不杀王立呢?” 刘维鸿闻言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戏笑道:“你还挺有人情味的,担心起王立来了。” 睡梦中的孙飞被狙击手射杀和尚的枪声惊醒,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朝王立房间的方向说道:“师傅,明天有点悬,这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声音,这枪离近了能把人打成碎肉,往远了打能打一公里,这种距离明天师傅您用硬弓也射不到狙击手。枪声来自不同方向,狙击手观察手至少有三组,明天能搞的定吗?”良久也不见王立回应,孙飞便又说道: “师傅,那我睡了,你明天小心这些打冷枪的。”等了片刻,见王立依旧没有回应,便躺下身,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却心事重重的再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