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1日 07:35:38

对耶路撒冷的争夺从未停止过,千年来战事不断,世俗中耶教与绿教的强弱对比,可以由耶路撒冷的控制权上看出,早一些的十字军东征,近来的犹太复国战争,成功失败一般都以耶路撒冷控制权的得失为标志。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1日 19:35:04

最早被阿拉伯人的信仰同化的是波斯人,早期波斯人用的是古波斯语,世人所熟知的楔形文字,早期古兰经的解读释义,用古波斯语的很多,现代的波斯语则源于阿拉伯语,多年同化下的结果。波斯语对吃货来说并不陌生,爱吃新疆菜的一般都说过,老板来个馕,馕就是地道的波斯语,巴基斯坦阿富汗包括阿三那里都是这个发音,饼很早就英特纳雄奈尔了,在帝都的通里弗尼亚,村民还保留做乎饼的习惯,把面摊薄放在灶上,上面撒一些菜,白佬一看就不淡定了,这就是匹萨嘛,还是脆皮的,下脆上软,咬一口汁香四溢,吃法也正宗,不能卷起来吃,要吃卷的,去鲁国,饼里卷根葱,天大的事也得等美美的吃完再说。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2日 21:41:31

阿三同样是人口大国,日以继夜赶超13亿呢,但奥运会奖牌榜上却难见其成绩。奥运会算是竞技体育,通俗来说快感成就感在于战胜碾压对手,阿三是以种姓制为基础的国家,高等姓氏不屑从事重体力高强度竞技活动,贵族平时瑜个伽谈个天喝个茶而已,至于赛道上立个栏比谁跨的快、几个人抢一个球往对方篮筐里投的运动,高等姓氏对其表示莫名其妙,社会上缺少运动氛围与群众基础,运动员也缺少经济上的支持。当然主要还是怪奥委会没把冥想摩托车花式超载等列入比赛项目,笑。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2日 22:48:02

大唐的绅士淑女除了喜爱打马球外,还玩一种叫做椎丸的运动,通俗玩法是用球杆把球击打进洞里,这是一项寂寞的运动,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椎打击球没有时间限制,用半个时辰去思考击球的角度与力量也没人催促,练习者要对身体的骨骼肌肉力量有精确的控制,更要有耐心,不能焦躁。大唐的椎丸已经是改良版的大众运动了,专业人士练习到高处是什么样呢,当年张良请大铁椎出山,大铁椎用非凡的椎击力量轰碎始皇座驾的防御,始皇的座驾重量是以吨计的,一个保护严密的移动堡垒,普通的刀斧都破不开,大铁椎这都不算是暗杀,是依仗绝对力量光天化日下的拦路截杀,挡者一律椎杀,始皇提前换了交通工具,要不也被椎成肉泥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2日 23:52:33

国内现代的椎丸运动也是坑壕的,特别是南方湿热地区的球场,能做到场地里连个虫蚁蚊蝇杂草都没有,还真以为是用了洪荒之力啊。很多是名为球场,实则低价囤地待涨,低成本的草坪维护,偶尔玩玩可以,在其附近买住宅就要慎重考虑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4日 11:39:41

一线城市的住宅交易主要以存量房为主,换手率高,一些凶宅凶了很多任房主,为了避免买到凶宅,除了通过正常渠道了解房产信息外,还可以带着年龄较小的孩子进房间里停留,小孩子进入到这种房子里,会哭闹不止,不愿意多待,体质敏感的成年女娃,在这种房间里待一会也会有反应,觉得阴气重,背后突然有冷风,汗毛乍立,会突然闻到恶臭血腥味等等。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4日 12:07:24

凶宅里比较凶的是楼内自杀的,如果房子的风水本身就适合聚阴,则后来的住户就比较危险了,屋里有明显管道的卫生间,有明显管线的楼梯间,都是自挂的多发地,不止是屋主,很多保洁生活不顺,一般也会选择上面有横管的楼梯间,自杀的怨气非常大,死后也会不断重复痛苦,不经超度处理,这种怨气会持续非常久。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4日 12:40:03

城市里灵异事件还算少,乡野地区就比较多了,在藏地的牧区,有一种皮肤白皙的长头发小孩子,长得十分俊俏可爱,会拉着牧民家的孩子奔跑嬉戏,牧民的孩子玩累了想要回家,却怎么也找不到家,还要被它拉着继续玩,直到死亡后才会被家长发现尸身。破解它造成的幻境的方法是让孩子趁其不备抓住它的长发,为了它最爱的长发,它会满足孩子回家的要求,不过小孩子哪懂抓头发提要求,除非有机缘被正在天上飞的荷花生一类的修行人看到,否则孩子遇到它之后就难逃一死了。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28日 22:50:24

百货公司当赠品赠送的低价塑料水杯,材质中含bisphenol a ,水杯盛水温度超过60度时,便会对敏感人群的健康有负面作用,常见的是造成幼儿性早熟及青春期发育障碍,塑料的应用是进步,塑料水杯在设计之初不是用来给中国胃做热水杯用的,白佬不喝开水,所以常见的高中低档大牌潮牌山寨塑料杯,大部分都不适合盛装90度以上的热水。常温液体酒精果汁等用塑料制品盛放没有问题,但不能加热。喝开水什么杯子好,看领导开会用啥杯子,一般都是用亲民些的瓷器,讲究古典奢华的,大步乐颠那面喝low tea 还是遵循古制,用银壶煮茶。瓷器,虽然人们每天都在用,但对其却并不熟悉。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30日 14:09:28

紫陌春风细雨过 轻尘不动柳丝斜 如今的柳京已经见不到大片的延伸到天际的垂柳了,物是人非,物非人是。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8月30日 19:45:55

世界范围来看,所谓能吃饱还能吃好的国家的食品不是如想象的那样靠谱的,小黑国的扭腰,罗省这两个地方米其林星级饭馆众多,花上几千小黑元来一顿大餐,吃到嘴里能有一半确实是菜单上标明的鱼肉牛肉品种,就算是碰到厚道的店家了,三文鱼澳大利亚草饲牛神户和牛,大部分都是西贝货,很多人天天吃着马肉还以为是牛肉,去白佬社会下馆子,要么就先设定个小目标挑最贵的馆子吃,要么就挑便宜的连锁快餐,牛肉汉堡里夹的牛肉,虽然是各个部位的碎肉粘合在一起压缩成型冷冻存放好多年后拿出来卖的,但起码是牛肉,洁净程度也算说得过去。红朝工业化还未结束,有大量的农村农民,所以国内的中低收入人群目前还能吃到一些农业社会品质的肉蛋菜。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5日 21:58:02

临安城有种别样的美,元灭宋不过是史书上寥寥数笔之事,现实中元灭宋的战争持续了几十年,耗时半个世纪,临安城有着高大的城墙,蒙元攻城时动用了空军,城墙被毁,临安一片火海,崖山那场知名战役后,扶桑举国戴孝向西跪拜痛哭,悼念母国的凋零。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5日 22:57:36

一些游客来帝都会去后海南罗鼓巷逛逛,附近有音乐酒吧,文艺范儿,后海在元代时很大,从后海坐船一路向南,就能直达临安了,这就是今人所说的京杭大运河,后海乘船的码头叫做积水滩,后来面积减小,现在称之为积水潭。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8日 10:53:21

天安门的建成到今年正好六百年,六百年前,皇帝身患肿瘤,命不久矣,帝国风雨飘摇,那时知名的御医们大部分都随郑和在航母战斗群上服役,正在葡萄牙的里斯本港停靠补给,帝国即将因为皇帝的逝去而分崩离析,事有转折,夜里道人进入皇帝梦里,为皇帝治病,第二天皇帝痊愈,道人自称从大唐而来,皇帝病愈后命人仿大唐的建筑样式修建天安门以示纪念,命名为天安门更有皇帝代天牧守百姓,安康无恙之意,同时修建灵济宫,以后帝国所有进京向皇帝述职的官员,都需先去灵济宫祭拜,灵济宫是帝国道门的象征,也是君权神授,国运不衰的象征。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8日 11:27:00

多年后的新皇帝觉得祭拜活动无用,消耗银两,于是下令关闭废弃灵济宫,但是老百姓及官员还是去拜,新皇怒,为表决心,下令用黑布缠绕灵济宫神像的面部,百姓们去拜吧,拜也见不到神像面容。后来没过多久,这位皇帝披散头发遮挡面部,自挂于歪脖树,落得个无颜见人的下场。帝都地铁的灵镜胡同站,就是当年灵济宫的地界。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15日 19:57:27

胶济铁路是由德国地理师李昊芬设计的路线,当年胶济铁路轨道下方垫的不是枕木而是条石,条石上面罩着铁皮,铁皮上再铺设轨道,轨道经常被进步青年拆下,由老百姓赶车拉着去卖钱,条石上罩着的铁皮虽然不如铁轨值钱,但也是值得买买买的强货,因为把铁皮翻过来,形状是个槽子,喂猪的神器,娶亲时要能扛个德系猪槽过去,丈母娘一家能乐的不要不要的。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18日 20:51:25

扶桑侵华,在关内扫荡村子时,喜欢把村里的壮年男子集中到本村的墓地用刺刀挑破肚皮,让人活活疼死,战争难免死人,但扶桑喜欢虐杀平民。那时候村子里都有村墙,小孩子是可以在墙上奔跑的,乡村版的城墙,扶桑人会把人头挂在出入村墙的大门上。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21日 13:06:56

热门城市的房价过快上涨,本质上反映了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有钱人觉得房价还有上涨空间,没钱人觉得房价已经在天上了,穷与富的差别越来越明显。确立谁是贵族阶层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分化也渐趋明朗。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28日 07:27:13

王立当年在黑龙江江面上钓鱼,大雪纷飞天,把冰面锤个洞,开始下钩,鱼线用5号铁丝,挂的是铜钩,钓鲤鱼要用铜钩,下钩要用滚钩,在铁丝上挂上密密麻麻的铜钩,铁丝放得长一些,冰面下水深处江水流动,带动鱼钩不断翻滚,鲤鱼专咬滚钩,后来王立想钓龙,问年幼的孙飞愿不愿意当饵,小孙飞也是狠人,在零下三十多度漫天风雪的日子里跳下冰窟当饵,与王立一起钓龙。



姑射山人2011theone  2016年9月30日 21:51:57

王立迈步走向孙飞,侍剑蹲身扶起孙飞,神情淡然,坚信孙飞不会就此逝去,见王立走近,侍剑轻声说道:“我主孙飞护道以致垂危,魂归大罗天,然使命未竟,恳请您向大罗天祈请,使主人还阳。”

王立闻言叹了口气:“护道战死无惧,魂归大罗天堂,本是美事。”王立虽然如此说,但却一把抓起孙飞,沉声道:“大业未竟,生死无常,孙飞,还阳。”还阳二字刚一出口,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孙飞身体,孙飞在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后,缓缓睁开双眼,身体伤口也停止了流血。
大洋彼岸的眼镜男长出了一口气,全身瘫软的坐回椅子上,对欧德曼笑着说:“你看我就说这影像是假的吧,孙飞就这么活了?王立说话这么有用,还打打杀杀什么,一句话让我们化为尘埃多方便。”
欧德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正确,还记得王立脱困后传出的那一串代码吗,那是给石器时代下达攻击命令的暗语,确定你们的位置无需三角定位,误差不会超过0.1微微米,别不信,再过不到一分钟你们就能感受到,身躯血液不会浪费,会变成能源,留给后人。”

说完欧德曼把雪茄扔在桌上,匆匆把香气正浓的美酒一饮而尽,起身快步走向电梯口,进入电梯后把一枚黄金累丝小鸟放在了电梯数字键6上面,轻轻按动小鸟,鸟鸣声起,金光闪耀,欧德曼与小鸟在电梯里齐齐消失,不知所踪。

眼镜男拿起欧德曼扔在桌上的雪茄,用力的吸了一口,平静的说:“石器时代是一艘战船,明朝时曾经出现过,传说其如果对全人类展开攻击,其威力可以让人类文明倒退回石器时代,如果石器时代对我们发起了攻击,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如此荒谬的言论,会议室里的人们连询问的兴趣都已失去,纷纷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们已经提不起兴趣再询问这次押运的事情了,如此光怪陆离,处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眼镜男继续道:“现在走恐怕晚了,否则欧德曼离开时也不会如此匆忙,愿我们安息吧。”

话音未落,会议室内充满了无数爆炸声,人们来不及嚎叫,瞬间高温,血液沸腾汽化,会议室内凭空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岩石,挤碎人们的身体,位于地下的会议室瞬间被岩石填满,大大小小的岩石逐渐融合,会议室成为了没有空隙的实心岩体。

二锅头此时已经悬停在王立身侧,舱门打开,刘卫红高声喊道:“王立,晨练好了没,快上来吧。”

王立抬头望着天空,不知是石器时代的拦截还是预定目标的改变,此时飞行中的核弹已经消失,王立在确认核弹消失后,朝刘卫红点点头,与孙飞、侍剑,一起进入二锅头内,舱门关闭,隐形的二锅头飞速驶离。